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谁是朋友谁是敌人

第十八章 谁是朋友谁是敌人

        拜亚姆,海神教会内部。

        举行完弥撒的阿尔杰.威尔逊刚回到房间,就看见窗户旁边浮现出一道身影。

        那是戴礼帽穿风衣的格尔曼.斯帕罗。

        不等阿尔杰开口,克莱恩前行两步,庄严说道:

        “我遵‘愚者’先生的命令而来。”

        他习惯性地扮演着“诡秘侍者”的身份。

        阿尔杰当即低头,以右手按左胸道:

        “赞美‘愚者’先生。”

        克莱恩微微点头,抬手从“源堡”的杂物堆里取出了一件物品。

        阿尔杰的眼眸内顿时映照出了一根白骨制成的短杖。

        它的杖头镶嵌着一颗颗细小的青蓝色宝石,少量染着幽黑,少量蒙着晨曦;它的周围,环绕着数不清的纯净光点,虚幻飘渺的祈祷声由此传出,层层叠加,尽显神圣。

        阿尔杰的瞳孔骤然放大,难以遏制地流露出了些许贪婪。

        作为“水手”途径的序列4半神,他无比确定眼前的白骨权杖就是“海神”身份、位格、力量的象征。

        他一边忍受着祈祷声带来的少许眩晕,一边将目光投向了“世界”格尔曼.斯帕罗,等待这位神灵的侍者开口。

        克莱恩单手举起“海神权杖”,神情肃穆地说道:

        “这是‘愚者’先生的恩赐和信任,也是对你保护住大量信徒的嘉奖。

        “无论将来发生了什么,希望你能一直谨遵‘愚者’先生的吩咐,竭尽全力地完成祂给予的任务。”

        ……阿尔杰敏锐地听出了一些潜藏的意思。

        他怀疑“愚者”先生之后会遭遇一些事情,以至于出现损伤,跌落低谷。

        想到自己已脱离风暴教会,再没有退路,阿尔杰用右手按住左胸,高声回应道:

        “唯追随‘愚者’先生!”

        克莱恩见状,暗自点了下头,然后才将对“正义”小姐和“审判”小姐的说辞重复了一遍。

        这反倒让阿尔杰松了口气,毕竟知道了将来可能会出现什么状况比什么都不清楚要好。

        他毫不犹豫地异常郑重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语。

        克莱恩随即将海神权杖递给了他:

        “你先适应这件封印物和海神的日常,等到消化完‘灾难主祭’魔药,再用它调配魔药。这提前的扮演能让晋升的难度降低不少。”

        其实,克莱恩现在已经可以解除“嫁接”,将指向自己和“源堡”的海神概念转移给阿尔杰,让他直接成为半个海神,更好地适应这个身份,更好地提前扮演。

        但考虑到接下来容纳“愚者”唯一性后,需要足够的锚来平衡“天尊”进一步复苏的意志,海神的信徒们不可或缺,克莱恩决定等自己的状态真正稳定了,再彻底地转移海神相关。

        如今的阿尔杰更接近于代掌权柄的侍者,帮助神灵聆听祈祷,回应祈祷,却不享有对应的锚和身份——那根海神权杖的“主人”依旧是克莱恩,依旧指向他,这是“嫁接”的妙用。

        阿尔杰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和欣喜,诚恳地回应了格尔曼.斯帕罗,接过了海神权杖。

        然后,他斟酌着问道:

        “这件封印物有哪些负面效果?”

        “‘愚者’先生已经做了一定的封印,海神权杖的负面效果大幅度降低了。”克莱恩简单说道,“它现在只会让持有者变得更暴躁一点,让灵处于一定的混乱中,另外,它每隔一个月会抽干周围生物的血液一次,你可以提前飞行去海上或无人的岛屿。”

        还好……阿尔杰暗自松了口气,转而询问起手中权杖有哪些非凡能力。

        克莱恩大致描述了一遍后,消失在了原地。

        …………

        灰雾之上,古老宫殿内。

        完成额外的准备后,克莱恩坐到了“愚者”那张座椅上,具现出一张羊皮纸和一支暗红圆腹钢笔,分析起前往霍纳奇斯山脉主峰,面对安提哥努斯家族先祖的可能发展:

        “如果一切顺利,进入了容纳‘愚者’唯一性的最后阶段,女神必然会解除隐秘,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那片区域和现实交互,才能让命运互通,达到愚弄的效果。

        “从‘门’先生的成神仪式看,容纳唯一性的动静肯定也不会太小,一旦没有了隐秘,此事必然会被其余神灵察觉,而且,关心此事的存在们最近肯定都注视着霍纳奇斯山脉主峰,那里一有什么变化,祂们第一时间就能知道。

        “这种情况下,毫无疑问会有干扰,有破坏,有帮助,有支持,弄清楚谁是敌人谁是朋友很重要,否则没法做有针对性的准备。

        “女神肯定是站在我这边的,祂要是敌人,我早就被隐秘无数次了,根本没可能成长到现在这个层次,简单来说,祂要想卖我,之前就有很多的机会,并且能卖到很好的价钱,并且,对祂来说,支持谁成为‘诡秘之主’,对祂本身都不会有实质的妨碍,可以仅凭喜好决断——亚当到目前为止都没法绕过封印,拿到‘永暗之河’。

        “最不希望阿蒙成为‘诡秘之主’的是‘永恒烈阳’、‘风暴之主’和‘知识与智慧之神’,一旦有谁试图破坏我容纳‘愚者’唯一性的仪式,祂们毫无疑问会帮我,直接提供援助。

        “除了这四位真神,剩下的序列0里面:

        ‘空想家’亚当和‘真实造物主’是阿蒙的父亲,帮祂的概率肯定高过只做旁观;‘大地母神’有通过埃姆林下注我,但不是必然会在关键时刻帮我,于祂而言,没利益牵扯的情况下,耐心等待结果可能是最好的选择;‘原初魔女’状态奇怪,做出什么选择都有可能;‘蒸汽与机械之神’态度暧昧,中立或者和阿蒙、亚当私下做一笔交易的可能更大,我没有能够打动祂的筹码。

        “这些真神之外,不太常见的序列0或接近序列0的有意识存在里:

        “‘深渊之主’,也就是‘宇宙暗面’,疑似被‘欲望母树’侵蚀,只偶尔会回应拜血教的祈祷,已很久没再对现实世界施加影响,同样的,‘被缚之神’的处境也类似。

        “祂们会怎么做,只取决于‘欲望母树’的想法,而对外神们来说,推迟‘诡秘之主’的诞生应该是共识。这样的前提下,阻挠我容纳‘愚者’唯一性,只会导致我在和阿蒙的竞争里处于绝对劣势,让比赛很快分出胜负。

        “‘欲望母树’最可能的策略是默许,甚至帮我容纳‘愚者’唯一性,让我和阿蒙间的天平不再倾斜,之后,则一次次破坏我们聚合的趋向和尝试,将‘诡秘之主’的诞生拖延到末日降临时。

        “‘红天使’恶灵绝对还没恢复到可以掺合这种事情的层次;‘隐匿贤者’很神秘,难以猜测祂的想法,但祂应该知道我对祂抱有敌意……”

        分析到这里,克莱恩做了个归总:

        “友方:‘黑夜女神’、‘风暴之主’、‘永恒烈阳’、‘知识与智慧之神’;

        “敌人:‘空想家’亚当、‘真实造物主’、‘错误’先生阿蒙;

        “中立里偏向我这边的:‘大地母神’、‘宇宙暗面’、‘被缚之神’;

        “中立里偏向阿蒙的:‘隐匿贤者’;

        “中立里态度模糊的:‘原初魔女’、‘蒸汽与机械之神’。”

        “嗯,先不管亚当和‘真实造物主’的融合到了哪一步,就按最坏的状况算,将祂们视作远古太阳神,视作双途径序列0真神……女神有‘黄昏巨人’和‘死神’的唯一性,虽然没有容纳,但依靠那个鸟型黄金饰品做媒介,应该已经能初步掌控,即使还比不了远古太阳神,也绝对可以拖住对方……

        “阿蒙也按双途径序列0真神算,‘风暴之主’祂们三位里面至少得分出两位才有希望挡住祂……从表面的情况看,我这边还是占有一定优势的……”克莱恩看着纸上列出的内容,边专注思考边无声自语道。

        不过,这样的优势是没计算中立者的。

        克莱恩轻敲了下斑驳长桌的边缘,考虑起可能是最坏的那个局面:

        “原初魔女”、“隐匿贤者”、“蒸汽与机械之神”都基于各自台面下的交易或本身的好恶,选择帮助阿蒙。

        这样一来,即使“大地母神”参战,克莱恩这边也会处于劣势:“蒸汽与机械之神”与全知全能五途径里剩下的那位抵消,“原初魔女”拖住刚拿回“月亮”唯一性不久的“大地母神”,“隐匿贤者”面对受到“欲望母树”侵蚀的“宇宙暗面”和“被缚之神”——外神们能渗透进来的力量非常有限,“隐匿贤者”取得优势的可能极大。

        而且,这样的抵消是一种理想型的计算。实际场景中,那种混乱的局面下,执掌“错误”的阿蒙能玩出很多花样,有可能一下就找到薄弱处,直接绕过阻挡,让克莱恩的仪式失效,当场失控。另外,表面支持克莱恩的某些神灵说不定会基于他现在无从知晓的理由转而帮助阿蒙。

        至于那些能够改变神灵间力量对比的封印物,克莱恩了解不多,没法分析。

        “呵,没想到还有薅‘欲望母树’羊毛的一天,嗯,我得为这最差的局面再做些准备,预防事情真的往这个方向发展。”克莱恩散去面前的纸张和钢笔,将目光投向了某个被特殊标记的祈祷光点。

        他的身影随即消失在了“源堡”内部,出现在了贝尔纳黛的“黎明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