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 - 穿越全能网红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八十八章 清醒过来

第九百八十八章 清醒过来

        喻湛抵达纽约后,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很遗憾,他购买的全价头等舱,也无法满足有wifi的最基本需求。飞机还没停稳,他急不可耐的打开手机。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酝酿,各大信息平台的首页新闻都与此有关。

        刘嫚撞蛋糕那幕更是被媒体截图下来,作为新闻封面,夺人眼球。而对于关心刘嫚的人来说,这样的图片简直是视觉和心理上的双重折磨。喻湛自认身体素质极好,在这一刻,竟有了血压急速攀升的感觉,直到中国空姐通知他可以下飞机了,他恍恍惚惚的起身,拔腿冲出飞机,差点忘记自己的手提行李。

        喻湛很少使用特权,但这次他全程走特殊通道,快速完成刘嫚当时花一个小时才搞完的入关,当然,这也跟他拥有美国绿卡有关。

        刘嫚和何路深始终处在失联状态,被媒体记者紧迫盯人也不全是坏事,至少喻湛可以立马知道刘嫚在哪家医院,他心急如焚,直奔目的地而去。在车上,他先跟其他朋友联系,告知他们自己平安无事,否则孙玮炜、陶之遥她们还得操心满世界找他。他也给张佩打了电话,一听他已经在美国了,张佩更加安心,因为她知道喻湛比自己更在乎刘嫚。

        喻湛还不停的刷新消息,大致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做完这些,他差不多也到达医院。他没想到jason还在这里,脸色比他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的人还疲惫,他只穿了一件灰色衬衣,衬衣的颜色深浅不一,有些地方被奶油染了色。至于另一个女人,喻湛已经从网络上得知她的身份,maria    miller,与网络上光彩照人、自信昂扬的照片不同,此刻的她不比jason强多少,绿色的裙子皱巴巴的,妆容也花了。

        见到喻湛,jason感到很惭愧,刘嫚是在他眼皮子底下受伤的,他这一晚总是想起刘嫚乐呵呵的跟他说要参加生日party,眼神里充满了对这场party的期待,他越想越内疚,如果自己早点到,刘嫚肯定能避开这场无妄之灾,他觉得自己没有尽到一个朋友的责任。

        “刘嫚还没醒,医生说她可能有点脑震荡......”jason把刘嫚的情况告诉了喻湛,他知道喻湛现在一定只想听这些,废话的寒暄,他们还是都省了吧。

        maria打量着眼前这清俊高冷的剪影,他拥有最优秀的外表,最疏离的气质,像是从油画上走下来的贵公子,天然高贵。但给她的感觉,和昨晚打架的亚裔男人,截然不同。

        同样表露愤怒和忧虑,她看出喻湛是在克制,极力让自己冷静,然而他紧握的拳头,紧蹙的眉心,还是泄露了他焦灼的内心。maria觉得他做事一定很理智,很少在外人面前情绪外露,不会像那个中国男人,奋不顾身的去跟richard打架,爱憎分明,如同一团燃烧的火,灼伤了她的眼睛。

        “谢谢你送她来医院,”喻湛对jason说完,转头又对maria说,“也谢谢你。”

        maria摇摇头,“我不值得你的道谢,是我害她受伤的,我愿意承担所有的后果,”她拿出处理问题的担当和态度,比如她自觉包揽了刘嫚的治疗费和护理费——清理奶油不是医院的职责,没有钱,谁愿意做?

        所以喻湛才对她说谢谢,如果在来的路上,他还对这个美国富家女有所迁怒,见到她本人,得知她的所作所为后,他的气也消了。

        ......

        刘嫚再次清醒——是被尿憋醒的,她最后的意识里,她还跟jason说了一句,“对不起,你的衣服被我弄脏了。”之后就彻底晕了过去。

        她努力睁开眼睛,望着白色方块灯,眨了眨酸胀的眼睛,她鼻腔里有奶油、酒精混合消毒水的复杂味道,还一缕淡淡的她不能再熟悉的香水味......

        她迟疑,是幻觉吗?

        “阿湛?”

        喻湛的脸真出现在她眼前,

        “你怎么在美国?还是我回了中国?”

        刘嫚的模样呆呆的,傻乎乎的,望着她,喻湛所有的牵挂,一下子就融化在心疼里,他想笑,又痛惜得不得了,他摸了摸她的额头,“是我来美国了。”

        “天,我睡了多久?”从首都到纽约,她坐了13个钟头的飞机啊!还不算前后杂七杂八的时间。

        “不久不久,我有先见之明,在你出事之前我已经上了飞机。”

        诶?

        刘嫚还没反应过来,喻湛是又无奈又有气,“傻丫头,你当时就不能先看看我回复你的信息吗?只知道跟那群千金小姐在一起混!你能和她们比?她们身经百战,豪放张狂,半瓶威士忌也不在话下。”

        刘嫚抓住了重点,惊愣道,“我喝的是威士忌?”

        “是的,威士忌是烈酒,后劲很大,需要我给你科普吗?”

        “不用了,”刘嫚的眼珠子难为情的一转,“那个...可能是酒水消化了,我想如厕。”

        喻湛:“......”

        刘嫚憋不住了,试图自己坐起来,牵动到伤口,疼得她龇牙咧嘴,她不是只摔了一跤了吗?怎么全身都是疼的,头也好痛。

        “你先别乱动!”喻湛一声斥责,刘嫚立马不动了,委屈巴巴的望着他。

        喻湛叹息,他真的不忍心对她说一句重话,又放柔了声音,“你身上有两个很深的伤口,包扎过,你再乱动,伤口会崩开的,你后脑也受了伤,待会儿我陪你做后续检查。”

        “这么严重?!”刘嫚还没有自己已经成为病人的自觉,她伸手想摸摸自己的后脑勺,忽然整个人被喻湛从床上抱起来,她惊道,“你干什么?”

        “你不是要尿尿么?我帮你解决。”

        刘嫚:“......”

        “我腿又没有断,我会走路。”

        刘嫚的抗议没有任何意义,她被喻湛强行抱进卫生间,脱下裤子,坐在马桶上,喻湛站在旁边看着她,一脸正经,倒是她的脸涨红,还想硬憋,最后抵挡不住本能,一阵窸窸窣窣、不可描述的声音后,她捂住自己的脸,“我在你面前,一点隐私都没有了。”

        喻湛终于露出了一丝浅笑,“应该是早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