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万象天劫在线阅读 - 第285章 第三层

第285章 第三层

        而牧天一已经缓缓起身,露出淡淡的笑意,“原来如此!”

        从魂戒之中取出一个卷轴之后,魂戒终于恢复了平静,而羊脸怪物却是一脸的恐惧,不断后退。

        “不要过来,我让你出去!不仅如此,我还可以告诉你,在这塔中隐藏着的秘宝在哪里!”羊脸怪物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竭尽所能的开始讨好牧天一。

        “你先告诉我这卷轴究竟是什么?你为什么怕这卷轴?”

        原来,这竟是牧天一从雷火镇无意间得到的那羊皮卷轴,他曾经亲眼见到卷轴记录了魔晶的所在,以及自己出现在卷轴上的身影,却始终不知道,这卷轴究竟是什么。

        “你不知道?”羊脸怪物侧着头,似乎在聆听着什么,片刻之后,它开口道:“看样子你确实不知道,那就不必知道了!”

        它面目狰狞,魔气翻滚,将牧天一团团围住,一只巨大的爪子轰然落下,砸向牧天一握着卷轴的那只手。

        牧天一没想到,这羊脸怪物说翻脸就翻脸,之前的惧怕莫非都是装的?然而他体内灵力根本不足以抵挡,羊脸怪物那狂暴的魔气。

        就在这时,那卷轴闪出耀眼白光,飞掠出去,那白光犹如太阳光般刺的人睁不开眼睛,牧天一抬起一只手,遮住眼前,眯着双眼,只见白光一闪即逝,而羊脸怪物却是消失了踪影。

        紧接着,光线突然由黑转白,镇魂铃的声音再次想起,而牧天一已经再次出现在祭台之上,脱离了盒中世界,而他甚至没反应过来,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宽敞的祭台之上,已经空无一人,姚叶已经离开,应该是趁着羊脸怪物与牧天一在盒中激战之时,进入了空间裂缝。

        其实,姚叶若是没走,定然会看到牧天一手中拿着的羊皮卷轴,也定然会大吃一惊,但很多时候没有若是。

        当姚叶看到从盒子中散发的光影越来越淡,最终全然黯淡的时候,他已经断定牧天一是必死无疑了!

        确实,那时候正是牧天一被羊脸怪物禁锢,灵力又无法施展的时候,任谁看到盒子之中毫无动静,都会认为牧天一已经完了。

        自然也就不会继续留下,等着那羊脸怪物出来,把他一起收拾了。

        不过,牧天一也并不奇怪姚叶会独自一人走掉,毕竟这姚叶与其他阴魂不同,看起来总是神神秘秘的。

        这时,再看向盒子,仍然静静地放在祭坛之上,盒盖紧紧盖住,牧天一犹豫着,要不要再打开看看,不过转念一想,还是不要把精力浪费在这里比较好。

        看了看手中握着的卷轴,牧天一有些好奇,不知道那白光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由于太过刺眼,他什么都没看到。

        打开卷轴,他发现卷轴之上,竟然出现了一个新的地点,正是这塔所在的位置,而上面一个羊脸怪物若隐若现,表情恐惧,好像在看着他。

        牧天一吓了一跳,差点没把卷轴给扔了!对于这个卷轴,牧天一心中充满了疑问,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封魔用的?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看到羊皮卷轴上的虚影,牧天一知道,自己暂时是安全了,魔神之耳要修炼凝聚出一个化形,至少也要千年时间,失去了化形魔体,就算他是魔神之耳,也不具备任何攻击能力。

        只不过是一个毁不掉的魔神残躯而已!

        不过他可不打算带走这东西,毕竟是魔神之耳,邪的很,一不小心被控制了,成了傀儡,那可就麻烦了!

        没有过多的纠缠,他收起羊皮卷轴,这次,他直接将羊皮卷轴放进怀中,并未放进魂戒,若是这里真的每层都封印着魔物,那也许他会有机会知道,这羊皮卷轴究竟是什么东西!

        快步走进空间裂缝,来到第三层塔楼,与之前一样的环境与布局,但若有若无的魔气从走道尽头传来,走道两侧挂满了镇魂铃,一道道符文加持的锁链一直延伸到尽头,锁链之上好似还有暗红色的血迹。

        一种恐怖的气氛在塔中弥漫,似乎会有魔物突然从两侧冒出来一般,小心翼翼的来到尽头,魔气四溢,竟是从空间裂缝之中渗透出来的,可见这空间裂缝之中的魔气极强。

        思虑片刻,牧天一决定先恢复灵力,再进入空间裂缝。

        盘膝而坐,连续吞服了三颗魔龙果,运转功法,开始闭目凝神,由于这里灵气稀薄,恢复很慢,只能靠吞噬灵草丹药来恢复,足足用了一个星期,才算彻底将之前亏损的灵气补充回来。

        调整了心神,牧天一呼出一口气,眼神坚定,脚步沉稳,一步踏出,朝着空间裂缝再次走去。

        景物变换,眼前不再是古朴的塔楼走道,而是一处狭长的洞穴,洞内魔气比之前更强,让牧天一感到浑身发毛,而一抹淡淡的蓝光,透过漆黑的魔气,若隐若现。

        与之前那一层不同,这里异常的安静,既没有遍地尸骨,也看不到腐尸遍地走,更没有飞在天上的骷髅。

        四下望去,两侧石壁被人用一种奇特的黑色颜料涂满,使得整个空间变得极其诡异,压抑。

        黑色石壁之上每隔不远,就能看到栩栩如生的壁画,长的似人似妖,充满凶煞之气。笔画四周写满了古老的符文,还挂着镇魔铃,牧天一开启灵眼,想要将前方看的清楚一些,却发现完全看不透前方的道路。仿佛是走进了漆黑的深夜。

        靠着石壁,摸索着不断前进,就在他完全没入黑暗的山洞之后,镇魔铃突然哗啦哗啦的响了起来,同时周围亮起微弱的红光,看起来有些诡异。

        这时,牧天一发现,亮起的红光是从石洞顶部散发出来,抬头望去,在山洞顶部,镶嵌着许多如珍珠大小的玉石,猩红如血,在感受到牧天一的气息之后,散发出红光。

        而诡异的是,石壁上那些凶神恶煞般的人或者妖,好似变换了姿势,牧天一揉了揉双眼,定睛望去,发现那些壁画还保持着原样,轻呼了口气,但心脏还是砰砰跳个不停。

        原本,他认为靠着墙根往前探行是最安全的,但现在却有些不敢确定,脚步轻移,他慢慢挪到靠中间的地方。

        突然,他感觉到脚下好似被什么东西缠住,低头看去,竟是一缕青丝,这青丝漆黑柔顺,似乎还带着女人特有的发香,一直延伸到石壁边。

        由于发丝漆黑如墨,又无声无息,好像原本就在他脚上,所以,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何时被缠上的。

        不过,应该就是刚刚的事情,因为在那之前,他还特意看了看四周,没有异动,才轻移脚步走到中间。

        现在,他已经看的十分清楚,这缕青丝竟是出自石壁之上,一个长发无脸的女人。

        锵!

        抽出金阳剑,对着缠住他脚踝的发丝斩去,那发丝应声而断,却发出好似金属交鸣之音,可见那发丝的坚韧程度。

        断发在斩断的瞬间,便化作一团黑烟消散,然而,那发丝却并未退去,反而如瀑布一般倾泄过来。

        好似无数黑色小蛇,蜿蜒盘旋,然后便如飞剑一般再次朝牧天一双脚缠去,与此同时,又有两缕青丝,分别朝着他的咽喉和胳膊缠去。

        牧天一眼神一冷,剑气如虹,直接扫向石壁那长发无脸的女人,就在这时,那壁画竟陡然消失在石壁之上,其他人或妖的壁画也全都消失不见。

        眨眼间,牧天一被一群恶鬼凶煞团团围住,在头顶红光的照射下,这些人的脸上都泛着红光,有些凶煞的眼睛也在泛着红光。

        这些凶煞仿佛傀儡一般,目光呆滞,朝牧天一猛地杀了过去,牧天一全身灵力暴涨,剑气交织,形成密集的大网,将凶煞与自己隔绝开来。

        而那些凶煞显然也有些惧怕金阳剑的剑气,但刚刚朝后退了两步,却是突然又朝着牧天一掠去。

        牧天一手腕一抖,挽出一个剑花,接着金阳剑一挥,一道金色光华飞射而出,散做满天星辰,向四周凶煞刺去。

        金光一现,山洞顿时为之一晃,四周镇魂铃突然连续摇晃,发出震天铃音,随着铃音越来越强,那些凶煞仿佛发了疯一般,怒吼之声充斥着整个山洞。

        就在这时,从山洞深处射出一道诡异的蓝光,那光芒瞬间四散,将整个山洞笼罩其中,而那些凶煞在蓝光之下,都变得安静下来,然而身上的戾气却是比之前更加强大。

        数十只凶煞在魔气之中发出震天吼声,但这吼声却与之前不同,声音之中带着无法形容的肃杀之气,好似还遵循着某种韵律,吼声越来越快,竟在山洞之中卷起一股狂风。

        而牧天一体内气血翻腾,被这刺耳但吼声喊的仿佛五脏六腑都异位,一种晕眩,恶心涌上心头。

        那扰人的噪音,让他心境瞬间出现了裂痕。之前以剑气编制的剑网,也被这股力量冲破了一个大洞。

        心中顿觉不妙,牧天一挥出金阳剑,金色光芒流转,数不清的剑气四散而出,瞬间将四周凶煞逼退,而他则盘膝而坐,开始稳定心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