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绝对一番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九章 蜜月

第二百七十九章 蜜月

        宁子是识货的,很喜欢这首《鹊桥仙》,隔天真细心装裱了起来,顺便把千原凛人写给美千子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也裱了——这个她就不怎么在意了,自己男友的字也就那样,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只能说字如其人,力沉而大气,圆润之余隐露锋锐,很有性格,但从艺术角度来看,不值一提。

        但字不怎么样,词却好。

        诗词之美,在于凝练浓缩,短短几十字,却能传递许多感性的东西,让人或可感怀伤情,或可心生喜悦,难以释手。这首《鹊桥仙》就是如此,她装裱后足足看了半天,默读了几十次,感觉字字珠玑,就像一杯醇醇的美酒,每次读完不但唇齿留香,还能让人有熏熏然之意。

        宁子正细细品味诗词,美千子推门伸进了一个小脑袋,乖巧问道:“宁子姐姐,已经裱好了吗?”

        她这是放学回来了,而宁子回头向她温婉一笑,拿起另一个卷轴递给了她,“裱好了,这是你的。”

        美千子走进了画室,伸出小手接过了卷轴,展开又看了一次“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八个大字,接着斜眼瞧着宁子摊在桌子上的,心情郁郁——她虽然分不出诗词好坏,但字多字少还是能分清的,那边几十个字,自己才八个,谁轻谁重简直一目了然。

        徒弟在女朋友面前,不堪一击吗?太令人郁闷了!

        宁子也不管她,这是昨天千原凛人拗不过美千子胡乱写的,要怪也怪不到她头上,只是又转身继续看那首《鹊桥仙》。

        美千子则把属于她的卷轴好好卷了起来,哪怕不喜欢毕竟也是师父送给她的,还是应该好好挂起来。接着她奇怪的看着宁子,好奇怪问道:“宁子姐姐,你怎么还在看?”

        昨天她师父写完字就跑了,带队出远门要准备的事情很多,没法在东京久留,但从那时起宁子就在看这首词,好像看不够一样,这实在让人有点难以理解。

        “只是有些奇怪。”宁子也没隐瞒,微微歪了头,表情若有所思:“不像是你师父能写出来的词。”

        她不信这是千原凛人作的词,他那种实际的人不会多喜欢诗词,更和浪漫不沾边,很怀疑他是不知道从哪里抄来的,毕竟自己这男友在当笔友时就有抄诗前科,这次极有可能也是一样,但美千子更奇怪了,也凑过头去看,问道:“不是他写的是谁写的?”

        “不知道,只是有些怀疑,可惜查不到出处。”宁子顺路去过都立图书馆,还问过别人,但都一无所获,喃喃道:“这首词应该流传非常广才对。”

        她怎么想都奇怪,这首词绝对应该是传世之作,不该默默无闻的,或者真是男友的即兴之作,只是对自己感情的具像化?

        美千子来了兴趣,马上道:“我上网查一查!你知道吗,宁子姐姐,网上什么资料都有。”

        她马马虎虎也能算第一代网民,对互联网非常有信心,带着宁子就去了她的房间,打开电脑在网上开始搜索,片刻后确定了,没有,直接道:“就是师父作的词,连类似的都没有。”

        宁子点了点头,不过神情还是有些古怪,而美千子看着她的表情心中一动,直接伸出小手抓向卷轴,嘴上甜甜道:“宁子姐姐要是不喜欢,我和你换好了。”

        她和宁子相处久了,倒不反对她和千原凛人在一起了,甚至感觉有宁子这里更像一个家——她从小就想要个温暖的家庭,爸爸宠爱她,妈妈很温柔,但她还是想要那张字多的。

        而宁子马上把手往后一缩,温婉笑道:“不。”

        查来查去查不到,她有些相信这是千原凛人写给她的了,这首词细细品起来,有点像在说他们两个人的感情经历,而且就算这是千原凛人抄来的,但能把这首词写给她,她还是很高兴——金风雨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哪怕她不是多感性的女孩子,品味起来都能感觉到其中浓浓的情意。

        能知道男朋友很喜欢自己,没哪个女孩子会不开心。

        …………

        龟田有花这位东京放送TEB的前文员就是同样心情,很开心,因为老公很喜欢自己,这正是一个曰本女性最大的追求——她正在蜜月旅行中,因为结婚而辞职,顺便从足立有花改名为龟田有花了,等蜜月度完就正式转职成为家庭主妇。

        她老公龟田贯太也是一脸的志得意满,毕竟结婚是人生三大喜之一,不高兴不可能,而且更重要的是,结婚实在太折腾人了,从准备到真正举行婚礼,前后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以后终于能消停过日子了。

        当然,现在还不算是完全结束,等度完了蜜月才算。

        他们度蜜月选的地方是中部曰本北方一线,也就是关西靠海的那一侧,这一点是受《奥陆第一美姬》的影响,当时龟田有花觉得可以到这边来玩,然后他们就真来了,毕竟刚结婚,手头积蓄不多,真说去夏威夷之类的地方度蜜月,这放在十年前也许能行,但放在现在这种经济环境下,压力就有些大了。

        好在这边也不错,和东京那种繁花的大城市比起来,别有一番风味,他们也算玩的尽兴,但都准备回去了,从报纸上看到千原凛人来了——奥陆地区旅游推广部门没放过这个宣传良机,为千原凛人举行了一个盛大的欢迎仪式。

        看到了这条新闻,龟田有花猛然来了兴趣,希望老公能带自己去拍摄现场看看,而龟田贯太感觉应该进不去,但平时没少和老婆吹牛,说自己在业内人脉多广,这时候自打嘴巴子实在有点难堪,只能租了一辆车拉上老婆就去了,不过在车内赶紧给自己消灾:“有花酱,人家是在工作,封闭拍摄要求也比较严格,咱们在外面看看就好了,我也不好意思多给人添麻烦。”

        龟田有花以前也和圈子沾点边,虽然是文员,但知道摄影棚之类的地方要求有多严格,马上温顺道:“我明白,在远处看看拍摄就好。”

        那就没问题了,龟田贯太放了心,开车看着地图就去了,但等拐上了一条偏僻小路没走多远,就被人拦了下来:“不好意思,这位先生,前方是封闭区域,请您退回去吧!”

        龟田贯太探出头来问道:“因为拍摄的原因?”

        “是,给您添麻烦了,请退回去吧!”工作人员再说重申要求,早上才三个多小时,他已经堵回去五六十号人了。

        工作人员说的很客气,但龟田贯太往前望了望,连建筑物都看不到,不由暗暗咂舌——奥陆地区也够下本钱的,封了好大一片地方当拍摄用地。

        龟田有花则在车内四处张望,发现连剧组在哪都看不到,有些失望,不由轻叫道:“老公,怎么办?”

        龟田贯太拿出了工作证开始努力:“我是《东商报》的专栏剧评人,想在拍摄现场外围看看进行取材,不会打扰拍摄,能不能行个方便?”

        “哦?”那工作人员接过了工作证件看了看,有点拿不定主意了,转头和另外几个同伴开始商量——他们不是剧组的人,是奥陆地区雇佣的本地人,感觉剧评人好像和记者差不多,好像不能轻易得罪,有点怀疑直接赶走会不会让上头生气。

        龟田贯太看出了他们的迟疑,又补了一句:“我和千原老师也见过,只是不方便因为这种小事打扰他才没有通知要过来……我们只远远看看,不会影响到拍摄的。”

        这毕竟不是军事管制,没那么严格,其实真说起来,这些工作人员只能劝游客回去,游客硬要进去他们也没权利采用强制措施,顶破天报警让警察再来处理,那工作人员有些动摇了,感觉让他们过去好像也没什么,真妨碍到拍摄,拍摄现场那边的人也能处理。

        工作人员有点被说动了,但这时一辆敞篷吉普开了过来,那工作人员精神一振,笑道:“真巧,千原老师回来了,您和他打声招呼好了。”

        龟田贯太愣了,他认识千原凛人,千原凛人不认识他,这打什么招呼?

        他一时麻了爪,还没想好该怎么办,那吉普车已经开到了跟前,而那位工作人员连忙招手拦住了车,对着车内说了几句,又往这边指了指。

        龟田贯太感觉要丢大脸了,神经都紧张起来,但马上发现吉普车上跳下一个人往这边走来,定晴一看还真是千原凛人,顿时头上的汗都下来了——这怎么办,会不会当着老婆的面被骂一顿?

        他赶紧下了车,快步迎了上去,想提前解释两句,但没想到千原凛人先开口了,语气还相当温和:“是龟田桑吗?久仰大名了。”

        龟田贯太愣了一下:“千原老师知道我?”

        “当然,看过您写的不少文章。”千原凛人说的是大实话,这龟田贯太的剧评他真看过不少次,是自己这方的铁杆支持者,处在白名单上——要不是铁杆支持者,他就让工作人员公事公办了,不会下来说话。

        而他又看了看刚下车的龟田有花,询问道:“您这次专程过来是报社的任务吗?”

        龟田贯太不好意思起来:“听说您在这边拍摄,忍不住过来看看,不是公事,这个……我妻子是您的剧迷,当然,我也是……我们刚结婚,正在结婚旅行……”

        千原凛人秒懂,原来不是来取材,是来看热闹的,我就说剧评人好好的跑到拍摄现场来干什么,但马上笑道:“原来是这样,恭喜了。”

        “哪里哪里,同喜同喜。”龟田贯太虽然是剧评人,但他年纪和千原凛人差不多,而且双方名气更不是一个级别的,真有点受宠若惊了,语言一时有点混乱,而这时龟田有花也走了过来,有些忐忑的望着千原凛人。

        她虽然以前在东京放送TEB当文员,某种层面上是千原凛人的前同事,但她还真没和千原凛人打过交道——那时千原凛人远远没有现在有名气,她第一次真正“认识”千原凛人是通过局内的八卦,毕竟一路骂着大街离开电视台不是人人能办出来的事儿,特别是放在曰本职场更是罕见,当时局内相当轰动。

        此时再见,双方已经完全不是一个等级了,千原凛人是社会名人,国民教师,地位非同一般,她见了难免有些心情不安,等走进了,见千原凛人笑容明朗,气质温润内敛,站在那里腰背挺直但却又自然大方,这才微微放了心。

        千原凛人则对她完全没有任何印象,很客气的一点头:“龟田太太,恭喜,您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

        他这是在说客气话,但龟田立花没听出来,反而有些惊喜道:“您和贯太真的认识?”

        “当然。”千原凛人看了龟田贯太一眼,笑眯眯道:“认真好久了,龟田桑是位非常优秀的剧评人,工作很出色,在我们这行业里很有名。”

        对支持者,他不介意帮点小忙,顺手捧一捧,也算对龟田贯太长期支持他的一种回报,而这些话让龟田立花更高兴了,有些仰幕的看了老公一眼——没想到你以前说的都是真的啊,自然果然没嫁错人。

        龟田贯太被老婆娇俏的一眼差点看酥了,松了一口气之余对千原凛人好感顿时加倍。以前他就欣赏千原凛人的才华,现在更觉得他人真是无敌好,马上认真说道:“还是托了您的福,是您一直在拍好作品,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工作。”

        龟田立花也马上说道:“我非常喜欢您拍的《奥陆第一美姬》,能……能和您握手吗?”

        她有粉丝化的倾向,曰本不流行握手礼,除了商务场合外,握手大多表示一种“喜爱”或“憧憬”之意,而千原凛人自然不会拒绝,微笑道:“当然,我是我的荣幸,合影都没问题。”

        “真是太感谢了!”龟田立花马上双手握住千原凛人的手,一张小脸都涨红了,感觉千原凛人的手都和别人长的不一样,手指修长,掌心温暖,感觉非常有力量,然后她还真和千原凛人合了影,单独合了一张,又叫上老公照了一张“全家福”——千原凛人还是他们媒人呢!

        千原凛人没有半点不耐烦,笑眯眯的很配合,而等合影完了,看了看龟田贯太,犹豫了一瞬间,直接向龟田立花问道:“听说你们打算去拍摄现场看看?”

        “是的,可以吗?”龟田立花这小少妇期待感十足,能拿到合影就不虚此行了——她准备把和千原凛人的合影放大了挂在墙上,而要是能再进去转一圈,她甚至会觉得这是她蜜月中最棒的经历

        “当然可以,要是别人可能不行,但龟田桑的话,没问题。”千原凛人很给龟田贯太面子,笑道:“请不要客气,就当是我送你们的新婚礼物好了。”

        龟田贯太以前没收过他一円钱,但一直替他在报纸上鼓吹加说话,他都记着呢,遇到这种不用花钱的人情当然要做一做,反正巩固一下和支持者的关系没坏处,而且也不麻烦,到时就让他俩在剧组里转转好了,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他们又龟田夫妇说了两句客气话,便回了吉普车上。他也是刚到这里,才查看完了地形回来——他让龟田贯太开车在后面跟着,顺路就带他们往剧组驻扎地开去。

        龟田立花受到这种接待,有种如梦如幻的感觉,上车就给了老公龟田贯太一个香吻,兴奋道:“老公,你好厉害!”

        龟田贯太干咳了一声,感觉脸上非常有光,但还是谦虚道:“主要是千原老师性格比较好。”

        他这话说的真心实意,千原老师真是个大好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