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诗剑飘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章:怪人很多(二)

第一百三十章:怪人很多(二)

        李清感觉自己还是吃着阳春面最好。

        这样不但可以低着头,也可以堵上自己的嘴,有面食在自己嘴里的时候,人的嘴巴绝不做别的事。

        人的眼睛也只能看着碗里的面,若是不看着碗,一定会吃到鼻子里。

        可惜自己现在没有吃着面,自己的手中拿着剑。

        这样的表情,只能告诉别人,自己想离开这个地方。

        女人就是女人,何况眼前来的是一个比狐狸还妖艳的女人。

        李清的眼睛只能看着这个不一般的女人。

        女人的脚步用不着等很久,人已经到了李清的眼前。

        李清很庆幸现在还有张桌子,还有一张凳子,若没有这些挡着,这个女人一定会钻到自己怀里来说话。

        现在一张脸已经靠的很近,李清已经感觉到了她的呼吸声,就是很妖艳,她也有一种与乌鸦身上很相似的味道。

        “李少主,这是急着要走?”苏琴挤弄着她的眼睛道。

        “好像我应该离开这里,”李清苦笑一声道。

        “这么美好的夜晚,李少主不寂寞?”苏琴的眼神没有看小蝶。

        她似乎不在乎现在李清的身边有一个姑娘,而且这个姑娘还是一个漂亮的姑娘。

        “寂寞的夜晚?”李清咳嗽了一声。

        这个夜晚他没有感到一点寂寞,这个夜晚他倒是希望自己能寂寞一次,现在寂寞也成为了自己的一种奢求。

        “如此看来,李少主很生我的气,”苏琴道。

        这个女人居然提起了下午时的故事,李清想起了死去的冷风,这是一个最傻的男人。

        “我好像没有冷风那么傻,”这是一个不愉快的故事,李清退了退自己的身子。

        李清不想距离这个女人这么近,李清感觉自己吐出的气,这个女人立刻就能吸进她的鼻子中。

        “哎!都说英俊的李少主最心疼女人,我居然还相信这是一个事实,”苏琴的这张嘴,李清认为该去说评书。

        从认识她的一刻,这张嘴李清发现就没有说过一句好话,这是李清见过最能变化自己的女人,她也会造谣生事。

        苏琴的神情此刻突然变了,变得有点忧愁,道:“我是一个弱女子,我这能这样保护自己。”

        “需要保护的人,居然这么晚了也出来?”李清不相信。

        “我现在好像已经没有地方可去,我是一个可怜的女人,”苏琴道。

        这个女人拉长了自己的声音,这是哭声。

        流泪的女人最可怕,眼泪就是女人的一种武器。

        李清显得有点慌乱,遇到这样的女人,是个男人就心慌。

        因为男人有一种天性,喜欢怜香惜玉。李清是个男人,他肯定有这个天性,他此刻有点发呆。

        他呆呆地怔在那里,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也不知道到底该说些什么,这个女人似乎需要着安慰。

        李清不会安慰这样的女人,他看了一眼小蝶。

        都说女人的心海底的针,怎么也猜不透。

        李清现在就猜不透这两个女人的心,他看到小蝶现在笑的也很温柔。

        坚强的人不止是男人,也有女人,但温柔绝对是女人独特的魅力。

        她们的心或许就是一块豆腐,豆腐很软,遇到这样的女人,女人最心疼女人,小蝶就是个女人。

        心软是女人的本性,坐着的小蝶站起了身子,来到了苏琴的身边,她的小手牵住了苏琴的手。

        轻声道:“这样的姐姐我们心疼她,她是一个女子,我们应该保护她。”

        “对!很对!我是一个弱女子,应该受到你们的保护,”苏琴话接的很快,她的手紧紧抓住了小蝶的手。

        这一刻本来很温馨,可李清在她们牵手的一刻,听到了两个女人同时的叫声,这个叫声很大:“你居然用毒针?”

        她们的叫声让小贩摊的掌柜老两口都停住了手。

        李清看到这两个女人同时一个起身,在空中一个翻落,站在了桌子旁的空地上。

        两个女人的脸现在都是张红,眼睛也是涨红,涨红的脸上小嘴都吐着热气,这两个女人现在若是两只公鸡。

        一定是战斗中的大公鸡。

        “你。。你敢下黑手?”苏琴道。

        “你也不简单,”小蝶喘着气道。

        “小丫头,心黑的女人不太好,”苏琴的手在抖。

        “老女人,你也是女人,”小蝶道。

        李清看着这两个女人,现在实践已经证明了一个道理,女人总喜欢刁难女人,这是两个互不愿意相让的女人。

        看来女人就是很头疼,李清摇了摇头,他觉得此刻这两个女人一点都不可爱,可爱的女人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夜似乎已很深,又似乎还在等待这个发生的故事。

        常有人喜欢说:“时间可以改变一切。”

        这句话在这里显得十分的正确,等待虽然漫长,可等待总能发生自己料想不到的事情。

        小蝶涨红的小脸,慢慢平静了下来,她的表情从吃惊回到了冷漠,冰冷已经再次回到了这张小脸上。

        李清忍住了自己的好奇,这是女人与女人的事,他不想过问女人间的争斗,女人的战斗中吃亏的总是男人。

        所以李清不愿意。

        或许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女人的话题不喜欢离开男人,离开了男人她们好像就没有了话题,李清听到了关于自己的一个话题。

        “他难道是你的男人?”苏琴的眼睛翻了个白光。

        “‘姑奶奶’的男人你也敢抢?”这是李清听到第二个自称‘姑奶奶’的姑娘。

        可惜这个姑爷一点都不好当,李清明白。

        “这是你的男人?”苏琴一愣,这个胆子大的姑娘说的话谁都不相信。

        李清变得有点无奈,这个聪明的姑娘已经把自己拉进了这趟浑水中。

        “你的男人好像很风流?”苏琴的话更阴险。

        “我就是喜欢风流的男人,”小蝶的话让苏琴皱起了眉头,脸上也露出了奇异的表情。

        苏琴‘哼了一声,走前了一步,咬着嘴唇道:“送上你的解药,我走。”’

        “没有!”小蝶回答的干脆利落。

        “你难道不怕死?”苏琴的目光变得开始凶狠。

        “本来好怕怕,可现在我忽然又改变了主意,”小蝶道。

        “你还有个馊主意?”苏琴道。

        “我这么漂亮的姑娘,身边有一个心疼我的男人,他肯定舍不得我死,”小蝶道。        李清瞧着小蝶,这句话就是没有错误,没有一个男人会让自己的女人去死,况且这个女人的确长的很漂亮。

        女人的争斗不光是嘴,她们也有武器,女人肯定不喜欢用大刀,她们喜欢灵巧的武器。

        苏琴是个女人,她的武器就很灵巧,一把细巧的短剑,立刻到了她的手中,李清居然没有看到这把短剑藏在哪里?

        苏琴发出了一声冷笑,这声冷笑李清认为就是黑夜中的猫叫,这个声音很森人,就像是猫在呻吟。

        她的声音冷笑停止的一刻,突然旋身。

        只听到一个‘哼’字,剑已经出手。

        短剑的剑鞘是黑的,但剑刃却是光亮的,在夜晚中寒光一闪,直刺面前的小蝶。

        小蝶的身法李清见过,她应该可以避开这一剑。

        李清却看到小蝶动都没有动,杀气已经到了她的眉间。

        “好快!”没有动的小蝶道。

        这个姑娘胆子就是大,胆子大的姑娘说出的话,口气也很大。

        剑离眉间只有一寸,停了下来,人也止住了冲出去的脚步。

        “你真的不怕死?”苏琴吃惊中收住了剑。

        “你果真敢杀我?”小蝶道。

        “现在我的剑只有一步,”苏琴威胁道。

        “这一步你永远也不敢刺不出来,”小蝶冷冷的道。

        “你凭你?”苏琴道。

        “若是你现在没有感觉到自己中的毒不一般,你就是个傻子,”小蝶道。

        “我中的毒?”苏琴一愣,但她的短剑并没有收回来。

        “江湖的人都知道,中了蝴蝶的毒,只有万蝶山谷的人有解药,这个道理你都不知道?”    小蝶道。

        “你是万蝶山谷的什么人?”苏琴道。

        “我的名字叫小蝶,恰好有个‘蝶’字,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人?”小蝶冷静的道。

        “你真是。。。”苏琴的话并没有说完,她涨大的瞳孔告诉每个人,这个小蝶就是不一般。

        女人的眼睛看着女人,时间停留在了眼睛中。

        “你难道不怕我的毒针?”苏琴道,这个女人沉默了一刻。

        “如果说还有毒针会比蝴蝶的毒针厉害,这个我却不相信,”小蝶道。

        李清见到过醉酒的蝴蝶,今天再次见到了一只有毒的蝴蝶,他看着眼前的这两个女人。

        世界就是奇妙。

        “你能解我的毒针?”苏琴的声音提高了一倍。

        “我能解去你的毒,你却解不了我的毒,这个我倒很相信,”小蝶的声音开始放慢,她慢悠悠言道。

        女人的剑慢慢放了下来,这句话的压力很大,苏琴的脸色开始变白,苍白的脸,现在是花容尽失。

        “我不杀你,你只要给我解药,”苏琴道。

        “这句话说给鬼,鬼都不相信,”小蝶道。

        这是一句最挑衅的话,只要是个正常人都无法接受,李清有点不忍心,他担心这个女人的剑再次刺出。

        可短剑并没有再次刺出,李清见到了一个最下贱的人,这个女人贱的李清都有一点吃惊。

        李清看到这个女人不但放下了手中的短剑,人已经跪在了地上,女人的声音现在几乎就是祈求。

        “小蝶姑娘,我错了,请你给我解药,”苏琴的声音开始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