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一章 宝藏一样的男人

第四百六十一章 宝藏一样的男人

        柳公公是不会介绍二皇子的,心里却想着,真让皇上猜准了,第一个见到的是二皇子,柳公公头更低了,这才是皇上的可怕之处,皇上知道几位皇子一定会见周大人,所以猜谁第一个见周大人。

        没走几步,柳公公停住了,飞快的看了一眼四皇子,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皇上又说对了,“四皇子。”

        四皇子,笑眯眯的,“柳公公,我一直听闻周大人,我很是好奇,所以特意等着,耽误你了。”

        柳公公低着头,几位皇子,他该说皇上厉害?所以几位皇子都厉害的很,他是不敢和四皇子对视的,四皇子喜欢笑,那是不想让人看他的眼睛,当然,这些都是皇上说的。

        所以还是皇上最厉害了。

        周书仁也笑眯眯的见礼,“四皇子。”

        四皇子笑容更深了,“果然名不虚传。”

        周书仁心里翻白眼,一个照面看,四皇子的心机更深啊,他为什么坑人的时候笑,因为会眯着眼睛啊,别人就看不穿他眼里的想法,四皇子和他的想法一样啊。

        周书仁收了笑容,睁开眼睛,直视着四皇子,“臣不敢当。”

        四皇子背着的手动了下,“周大人很好。”

        敢和他对视,他未从周大人眼睛里看不出什么,能说真不愧是父皇的心腹。

        柳公公余光看着周大人,心里对周大人又敬重了一些,“四皇子,我们先行一步。”

        四皇子,“好。”

        周书仁跟在柳公公身后,还能感觉到四皇子在看他,心里撇撇嘴,他身在局中,这个时候再不亮亮刀,那就等着被算计吧,不好意思啊,想从他眼睛里看出东西,除非比他道行深。

        四皇子练的还不到家,自己不敢漏眼睛,就是最好的证明。

        周书仁以为还会看到三皇子,结果没有,看来不是组团来的,真是遗憾,他挺好奇三皇子的。

        柳公公越走后背有了汗,皇上都算对了,人人都羡慕他是皇上近臣,呸,他才是最提心吊胆的,有的时候,他都恨不得耳朵聋了,嘴巴哑了。

        到了政殿,柳公公道:“大人稍等下。”

        “是。”

        周书仁把玩着手里的账册,勾着嘴角,他还挺兴奋的,又和皇上见面了。

        柳公公出来就看到周大人嘴边的笑容,忍着嘴角的抽搐,他真不知道周大人高兴什么,“大人,里面请。”

        要知道,他真看多了被皇上召见的大臣跟死了爹似的,丧气的很。

        周书仁谢过柳公公,目不斜视的进了大殿,见到皇上膝盖疼,又要跪了,真是好心情都没了,“津州知府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上,“.......周爱卿免礼。”

        太子看着地上的瓷砖,他感觉到了父皇语气顿了下,不过,换了是他也会顿,他也好奇周大人你高兴个什么!

        周书仁跪下的时候就看到身边的靴子了,太子也在啊,有意思。

        周书仁献上了账册,“这是核对后的总账册上卷。”

        皇上眯着眼睛,他不用看都知道里面写了什么,他手上有抄录好的一份,他看了账册就知道是给外人看的,所以才宣周书仁进京,果然有惊喜,“下卷呢?”

        周书仁道:“在微臣的脑子里。”

        皇上勾着嘴角,果然是最安全的地方,“柳公公,拿纸笔。”

        柳公公,“是。”

        很快纸笔就拿了过来,皇上指着外面的桌子,“爱卿就在此处写吧。”

        周书仁,“遵旨。”

        皇上没动地方,喝着茶都懒得翻账册,这本账册发现的问题没多少,很多都是不疼不痒的,不过,皇上勾着嘴角,他和周书仁还真默契,他的确没想动太多人,上面不能说刚刚好,也大致对了一些。

        周书仁要知道皇上怎么想的,一定呵呵了,他猜了不少,不敢写啊,都猜对了会要命的。

        太子余光看着父皇,他能感觉到父皇的心情很好。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皇上皱着眉头,这都两刻钟了,还没写完,不是应该写重点吗?

        又等了一会,皇上站起身走了过去,看到写的内容眯着眼睛,然后皇上站着也不动了。

        太子好奇得很,又觉得自己最苦,一直跟罚站似的站着。

        又过了一刻钟多,周书仁终于落了笔,累死他的,又感慨,自己的记性是真的好啊。

        皇上拿起长长的账册,“......爱卿的记性是真不错。”

        周书仁,“当不起皇上的夸奖。”

        心里却道,三年高考了解下,其实背这些真不算什么,想当初,只会背的比这个多,加上他有自己的记忆办法,记这些数字,不难。

        皇上却觉得,周大人真是宝啊。

        太子的心痒痒了,只可惜没有父皇的话,他不敢动啊,依旧跟罚站似的,他真的想看看周大人写了什么,心里叹气,想知道也白费,父皇不会给他看的。

        今个能留下和父皇一起见周大人,已经是父皇对他的信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