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高调王在线阅读 - 九十二章 寻踪突进

九十二章 寻踪突进

        朝晖据点附近的清水河全长300多里,源头是一座高耸如云的峻峭山峰半山腰的,一条巨大的瀑布。

        那瀑布水飞流直下,落入一汪碧绿的水潭,於出形成溪流。

        流淌到山脚下,混入一股地下涌出的清泉,冲击出河道,连绵不绝的延伸出数百里远,化为了清水河床。

        千百年来这条长河滋养了两岸无数生灵。

        现在其中的一段却被一群新迁来的恶霸占领,成了它们繁衍生息的巢穴。

        以乔灵秀、黄桥蒐、李苍松为首的一众魔兽猎人,好不容易制定出兵分两路,一路佯做强攻,一路侧击突破的超简单战术。

        浩浩荡荡来到清水河畔,等佯攻一路靠近水猴子、河童混居的兽巢,发现早已被猴子们察觉了行踪。

        猿猴说起来是与人类最为相近的动物,尤其水猴子、河童这种有智慧的魔兽,营造的巢穴应名是兽巢,其实和古代人族居住的村落极为相似。

        其中水猴子居住的是木屋。

        是用树木为原料,搭建屋架。

        然后把用鲜血混合黄土制成的粘稠血泥,厚厚的抹在木架子四面做成墙壁。

        再在屋顶铺上晒干的杂草制成。

        距离河道稍远,面积也小一些。

        而河童的巢穴则是紧挨着河道,掘地而成的巨大地窝。

        外面镶嵌着一层在鲜血里浸透了的鹅卵石,作为装饰恐怖无比。

        兽巢四周没有木墙、石围之类的防护。

        但数以百计的血红色木屋、地窝散发出的,催人欲吐的血腥味道却是无形的威慑。

        一群被高额悬赏冲昏了头脑,又感觉人多势众,气势汹汹的冲到水猴子的兽巢想要惩凶罚恶的魔兽猎人,真在兽巢外与成群结队的凶残魔兽对峙。

        嗅着无比浓重的血腥,近距离望见水猴子岩石般硬挺的巨大身躯,狰狞的嘴脸,和河童背着龟壳佝偻成一团,召唤出一股股河水化为利箭,悬浮于空中,冷酷注视的样子。

        勇气颇为迅速的开始消散,只是此时的局面已经骑虎难下。

        但凡事都有例外,作为头领之一的乔灵秀,临战前却显得兴奋无比。

        大呼小叫的骂阵道:“你们这群长得歪七扭八,该被剁脑袋的猴子,竟然敢在我们人族的聚居点撒野,真是活腻味了。

        还不给我死来!”

        骂着骂着突然一个冲锋,身上披的重甲上玄奥的符文闪现,将风阻化为乌有。

        迅猛至极又悄无声息的跨越几十米的距离,硬生生用身体冲破了站在兽群最前端的,1只河童布下的悬空水箭阵,近身挥戟一削,将河童的脑袋斩了下来。

        偷袭完了,乔灵秀还得意的猖狂笑道:“说猴子脑袋不灵光就是不灵光,玩法术的还站在阵前,真是找死。

        你们也给我死来!”

        挥戟朝一旁愤怒围过来的水猴子披去,瞬间就被一群暴怒的魔兽给团团围住。

        望见这一幕,早已蓄势待发的李苍松怒吼一声,“还说我智商低,我看你才是无脑!”

        驱使着胯下巨狼直冲敌阵。

        与一只挥舞着粗大树干的巨猿接战前一个矮身,轻若枯叶的蹿离了狼鞍,紧贴着对手大腿溜到背后,反手一个背刺,瞬间了结了巨猿的性命。

        同一时间,黄桥蒐手掐法诀,召唤来无数股旋风,将兽群里河童施展的水箭阵吹散大半,咆哮一阵,“还不冲锋!”

        周围的乌合之众,方才在隶属乔灵秀、李苍松、黄桥蒐麾下的民间武团精英的带动下,如梦初醒,呐喊着朝兽群冲去。

        一场大战或者说混战,就此拉开序幕。

        按照总体实力来看,人类民间武装和魔兽之间可以说是旗鼓相当。

        但问题他们一个是为赏金而来,一个是为生命以及种群存续而战。

        随着时间的推移,战况变得越来越惨烈,越来越多的伤亡出现后,鏖战中的两方在战斗意志、士气、勇力等诸多方面,开始出现明显的差异。

        水猴子和河童一方即便断肢残体,仍然浴血奋战,宁死不退。

        人类一方却已经有人且站且退,明显是打算寻找机会,留下旁人殿后,溜之大吉了。

        俗语有云,人老精,树老灵。

        在零区混了几十年的黄桥蒐最了解那些跑单帮的魔兽猎人、探险者是什么德行。

        察觉到战局的微妙变化,毫不犹豫的腾空而起,从怀中掏出一支响箭甩了出去。

        脱手的响箭发出异常尖锐的鸣叫,在高空炸开,化为一朵巨大的红色烟花。

        烟火还未熄灭,早已埋伏在兽巢西面茂密的草丛中间,负责侧面突进的魔兽猎人已一窝蜂的呼啸而出,朝兽群涌去。

        有了这支生力军的加盟,战局顿时逆转,开始向人类一方倾斜。

        而看到本来的苦战变成了顺风仗,那些本来打算逃的魔兽猎人也变得勇猛起来。

        不断用实际行动告诉证明着,‘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谚语的正确性。

        而这也是人心的微妙之处,是死战还是溃逃,决定的准则其实只在于‘可能性’而已。

        九死一生的战斗只有勇士才能奋战到底,一场胜算超过一半的战争,却能有大半人坚持到最后

        而此时随着侧面突击的魔兽猎人呐喊着冲进战场的张角,就混在这群‘勇敢’的人儿中,表现武勇的朝兽巢中心慢慢靠近。

        因为种群面临倾覆之险,魔兽已经倾巢而出,里外战况的激烈程度已经相差无几,所以他的行动并未遭遇到特别的阻拦。

        就这样看起来拳势威猛,实际都是配合着旁人展开进攻,沾点便宜就走的绕了几圈,张角终于发现了一丝异常之处。

        一个面积四分之一拱进河床的不起眼地窝里,似有似无的飘出一股淡淡的烟气。

        他心中一动,小心翼翼的贴近地窝又仔细观察了一会,心中下了决断。

        张角咬紧牙根,刻意撩拨一只重伤的水猴子出手,硬生生吃了一拳,吐着血扑倒在地,滚进了地窝中。

        正以为得计却仰面看到,一个身上穿着树筋编制的及地长袍,脸用骨针纹着九道血痕的苍老河童,正冷漠的俯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