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嫡妃惊华:一品毒医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此人非她

第八十一章 此人非她

        四周的混乱渐渐平息,夏浅薇只是淡淡的冲着冷玉寒笑了笑,一副轻松悠闲的样子驱着马来到了孙思悟的面前。

        她居高临下的望着那面上满是复杂神色的男子,随后意味深长的开了口,“孙少爷,献丑了,这场比试胜负已分。”

        她唤自己……孙少爷?!

        只见孙思悟浑身一震,竟忍不住后退了几步,那眼底夹杂着难以置信的质疑和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恨意。

        不会错的!

        方才她那复杂的驯马招式跟当年那个人一模一样!甚至连此刻她看自己的眼神,还有那种令人讨厌的从容不迫……是的,这世间也只有她才能让自己心底升起这种不愿承认的挫败感!

        孙思悟不由得握起了双手,臂上暴起的青筋仿佛在倾泻着他此刻内心汹涌骇然的情绪,这些年他无时无刻都记着自己为何会流落他乡,全拜那个人所赐!

        可她明明已经死了,如今眼前却出现了一个容貌声音跟她截然不同,可举止气质却如出一辙的女子?

        “不、不知夏小姐的闺名……如何书写?”

        是巧合?或者……

        孙思悟也觉得自己此刻的想法有些荒唐了,难道他还会信那等怪力乱神之说?

        “孙大人这般毫无顾忌的打听初次见面的女子芳名,未免有失体统?”

        此刻冷玉寒心中满是不悦,他只觉得这名男子看夏浅薇的眼神十分危险,索性愤愤的望向那还一脸无所畏惧的夏浅薇,“胡闹够了?午后马会便要开始了,莫要再给孙大人徒增麻烦,耽误旁人休整。”

        夏浅薇轻盈的翻身下马,对着那好像想要说些什么的孙思悟盈盈行了一礼,又是一副礼数周全端庄得体的模样。

        她越发肯定了自己心中所想,这孙思悟正是当年云国爆发马瘟的马场场主之子!

        此人极其自负,对马匹十分熟悉,还记得那时为了争夺马场的继承权,他不惜陷害手足,在马瘟爆发以后又隐瞒实情,最终导致瘟疫失控造成无法挽回的伤亡!

        说起来,他们之间还真有不共戴天之仇,当年拆穿他阴谋逼得他走投无路的人正是夏浅薇!

        本以为他早已葬身火海,如今看来,是卫玄麒给了他一条生路,指使他将瘟马献给辰国太子,恐怕这背后,还在酝酿着什么阴谋诡计!

        可兜兜转转,老天爷还是把人送到了她的跟前!

        这一次,她可不会像多年前那般手下留情了。

        此时冷玉寒只想着快点将她带离孙思悟的视线,便吩咐士兵照看好他受了伤的幼马,也顾不得旁人的想法紧紧地拉起夏浅薇的手腕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望着那里去的背影,孙思悟久久无法言语,直到不远处几名男子靠了过来。

        “孙大人,您怎么在这儿,让我们好生难找!”

        却不想,孙思悟却没有理会他们,几人的脸色瞬间有些难看,只觉得这家伙未免太过狂妄了,就靠着几匹臭马就获得了四殿下的器重,然而为了出头之日,他们也只能忍下这口气巴结这个莽夫。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这几名男子便露出了了然的笑容,“那位是夏三小姐,乃镇国府冷大少爷的未婚妻子,孙大人就莫要肖想了!”

        真没想到这莽夫胆大包天,居然敢盯着夏浅薇看!

        “她的马术……是何人所教?”孙思悟难得开了口,这几名男子讨好的争先为他解惑。

        “想必是怀化将军教的,但说来也怪,这夏浅薇从前只知道追着冷大少爷跑,没想到还有这等本事。”他们可是听说了苏绮然在镇国府大出洋相之事,夏浅薇善于骑射的消息也不胫而走,只是依旧有不少人觉得夸大其词。

        “还记得她之前那满脸脂粉的庸俗模样,我曾远远见过一面,还接连做了几场噩梦,真是……”

        他们仿佛打开了话匣子,你一言我一语的数落着夏浅薇过去的种种。

        一旁的孙思悟听得一阵无语,原本的猜疑也开始动摇,他们口中所说的那荒唐无理嚣张跋扈的夏三小姐,跟自己脑海中的那个人简直天差地别!

        难道真的只是巧合?

        “不过真没想到,这夏三小姐长得竟是这般秀色清妍,也难怪冷大少爷开始对她上了心,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她要早些改邪归正迷途知返,也不会……孙大人,您这是要去哪里?!”

        孙思悟只觉得自己一颗心烦躁无比,懒得再理会这些人,只是沉默的牵着那匹元气大伤的骏马缓缓离开了那几名男子的视线。

        ……

        而另一头。

        “为何要豁出性命去激怒孙思悟,难道你不知道自己方才的行为有多么危险?”无人的院子里,冷玉寒已然刹住了脚步沉声训斥着眼前的少女。

        她的驯马方式如此疯狂,只要其中一步稍有差池,就算是有武艺在身的男子也难以全身而退,更何况是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极有可能会葬身在那混乱的状况之中!

        却不想夏浅薇好似若有所思的样子,许久之后才回过神来。

        “熟能生巧,当你经历过无数次相似的场景之后,任何的可能性都会落入掌控之中,就无危险可言了。”

        无数次?她的意思是……她无数次的跟那种疯马较量过?这又是在说什么大话……

        可冷玉寒不得不承认,自己根本不了解她,越是接触,他越发有种不真实感,若不是身边的流言蜚语还未消失,他几乎都要忘记过去的夏浅薇是个什么样子!

        “那么,你这一番挑衅究竟探出了什么?”他总觉得夏浅薇还有许多事情瞒着自己!

        “说出来,只怕冷大少爷又要觉得我任性妄为了……此人,留不得!”

        冷玉寒微微一愣,还未品味出她话中真假,一名镇国府的侍卫却匆忙寻到了他,在耳边低声汇报着什么。

        只见这名男子脸色大变,随后凝重的看向自己身旁的夏浅薇,犹豫了片刻才开了口,“太子在后山的猎场受了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