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兰心淡染芳华在线阅读 - 85:自作孽,不可活

85:自作孽,不可活

        晨起,苏荷坐在梳妆台前,冬梅正为她梳妆打扮,苏荷摸着自己素颜的脸,不禁问道:“本宫的仙女粉送来了吗?”

        “小姐,昨日就送来了。”

        嗯,苏荷打开梳妆台的抽屉,拿出了新送来的仙女粉,打开盖子闻了闻,微微皱了皱眉,“怎么这次的仙女粉味道和以往的不太一样?”

        冬梅道:“奴婢问过了,他们说这是最新的配方,比以往的还要好呢!”

        苏荷沾了一些抹在手上,触手生凉,柔滑细致,“果然比以往的还要好。”

        片刻后,苏荷望着镜子里自己那副精致的容颜觉得很满意,冬梅替苏荷梳妆完毕后转身就出了门,刚下最后一节台阶,就听见一声惊惧的尖叫,竟是从苏荷的房里传来的。

        冬梅急忙转身回去,推开房门一看,苏荷坐在地上,满脸鲜血,神情痛苦至极,不断的哀嚎着,身上还趴着一条好像已经死了的蛇。

        冬梅吓得魂不附体,急忙上前道:“小姐?小姐?”接着又向门外喊道:“快来人啊,快来人啊……”

        “怎么样?被蛇咬的感觉很不错吧?”

        就在这个时候,沈澜心出现了,她的身后跟着高煦和太子!沈澜心看着苏荷那张已经被蛇咬的血肉模糊的脸和那几条已经死了的蛇。

        她冷冷的望着这一幕,她知道苏荷喜欢用仙女粉,所以她投其所好将夜来香粉掺进之前自己买的仙女粉里,然后让踏雪买通前来送仙女粉的小厮,将自己做了手脚的仙女粉让小厮送去给了苏荷。

        当然她绝对不会让苏荷就这么痛快的死,所以她在仙女粉里加了点有毒的粉末,令那些蛇在咬了她一口之后便会中毒死去,而苏荷就会慢慢承受着被毒蛇咬的痛苦,一点一点的去死,她就是要她也尝一尝,当时元黎承受的是如何痛苦!

        不过她绝对不会想到她的这张脸这条命竟会毁在她最喜欢用的仙女粉上。

        是沈澜心?她听出了声音,苏荷脸上被蛇咬的鲜血淋漓,肿的就像一只皮球一样,娇美的容颜早已被彻底毁掉,眼睛只眯着一条缝隙,模样异常可怖。

        她忍着痛楚,她用力的睁开眼皮,“是你,是你这个贱人,你居然用如此毒辣的手段对付我?”

        沈澜心露出一丝冷笑,“我只不过再向你效仿,我这么做无非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说到狠毒,我哪里能比得上你,你不仅杀了的秦敏,连元黎也要杀,更拿秦敏的孩子来冒充皇室血脉,以假乱真,你的这些所作所为我真的是望尘莫及。”

        苏荷的表情骤然一变:“你胡说八道,承鸿是我的儿子。”

        沈澜心轻声道:“你的儿子?”她不由的冷笑,“你的儿子怕是已经小产了吧!”

        苏荷不禁心头一跳,面色怔然。

        这时,高骞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目光如炬的盯着苏荷,恨不得将眼前的贱人千刀万剐。

        苏荷望着高骞的目光,脸上尽是惶恐,狰狞不堪。

        她连连摇摇头,“殿下,我没有,承鸿他是你的儿子,你相信我。”

        高骞面色如霜,言语冰冷道:“你要我如何相信你?滴血认亲吗?”

        苏荷愕然。

        她突然指着沈澜心,对着高骞喊道:“都是她,是这个贱人陷害我,殿下,我是冤枉的,我是你的妻子啊。”

        这话让高骞勃然大怒,青筋暴起,抽出长剑指着她:“闭嘴,事到如今你还嘴硬。”

        苏荷吓得抽一口冷气,顿时房间内鸦雀无声。突然间,冬梅冲到了高骞的面前,跪了下来喊道:“王爷,一切不关小姐的事,所有的事情其实都是奴婢一人所为,她实在是不知情啊?”

        沈澜心眼中浮现一丝轻蔑,冷哼道:“你倒是很忠心啊,你说她不知情?难道假孕也不知情吗?”

        冬梅胆战心惊道:“其实一切都是奴婢的主意,是奴婢在背后怂恿小姐的,王爷,你就饶了小姐吧。”

        沈澜心这时眼中闪过一丝寒芒,面色冰冷道:“你以为你替你苏荷顶罪,她就会没事了吗?你们二人狼狈为奸,一个都跑不了。”

        这时,苏荷冷笑连连,道:“高骞,你宁愿相信她也不愿意相信我是吗?”

        高骞漠然道:“证据确凿,你如此蛇蝎心肠,让如何相信你!”

        “蛇蝎心肠?”苏荷笑了出来,笑里充满凄凉,“我这么做无非都是为了你。”

        “为了我?”高骞冷笑一声,觉得讽刺,“为了我,你不惜一切爬到本王的床上,为了我,你不惜杀害澜心,为了我竟然从外面抱个与本王毫无血缘的孩子,这一切你当真是为了本王?”

        苏荷眼里流下了泪水,脸上的血水不断地滴在了衣襟上,她的眼里充满凄凄之色,冷冷道:“你若心里有我,我又何必这么做。”

        高骞淡淡道:“天作孽,尤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苏荷听到这里,面色不禁大变,而他的冷漠更让她心如冰窖。

        “高骞,你当真好狠的心,你的心是冰做的吗?我对你全心全意,到最后连一点同情心都换不到,我真是痴心错付,瞎了眼才会看上你。”说完她吐了一口黑血,蛇毒已经在发作。

        沈澜心冷眼旁观道:“你做了这么坏事,如今落到这个下场,都是你咎由自取,与人无尤……”

        “你闭嘴。”苏荷突然指着她,目眦尽裂像一头可怕的怪物。

        “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落到这个下场。你也不照照镜子你浑身上下哪一点比我强,凭什么所有的人都围着转!”

        沈澜心眼中划过一丝悲悯:“就为了嫉妒你就要杀我?我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苏荷冷冷道:“那又怎么样?没有人能够和我争!”

        沈澜心轻叹道:“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和你争什么?所有的一切,包括高骞!”

        苏荷冷笑一声,“你虽然没有和我争,可是你已经在无形当中夺走了我的一切,只要你不死,他的心就一直在你身上,完全看不到我,我岂能让我的夫君心里装着别的女人!”最后一句她几乎是喊出来的。

        她抓狂,“我好恨,我真的好恨,为什么连老天都眷顾你?”苏荷的嘴里不断地流出血来。

        沈澜心淡淡道:“是你自己太贪心,有些东西它不属于你,可是你却用尽手段去争抢,到最后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苏荷,这都是你自找的,怨不得别人。”

        苏荷痛苦的捂着胸口,怒吼道:“你闭嘴,要不是你,我何必会落到如此下场,这全都要怪你。”

        沈澜心见她死到临头也没有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一丝的忏悔,便失望的摇摇头,“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你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实在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苏荷面目狰狞,咬牙切齿道:“该死的应该是你才对,我恨不得拆你的骨头,喝你血。”

        高煦拳头紧攥,沉凝着脸道:“死到临头,还大言不惭。”

        沈澜心看着她痛苦挣扎的样子,不禁幻想起当晚元黎被她一下又一下……想到这,心里不由的一阵抽痛,道:“很难过是不是?你不是很喜欢放蛇咬人吗?那我也要让你尝尝这被咬的滋味,哦,对了这蛇可是有毒的。”

        苏荷一听满腔怒火道:“沈澜心我要杀了你。”如果可以,她一定会将她碎尸万段,可此刻,她连坐在地上的力气都没有了。

        沈澜心冷笑道:“杀我?你已经杀了我一次了,怕你再没有这个机会了。”

        突然间,苏荷扑向她想要与她同归于尽,高煦急忙将沈澜心挡在身后,生怕苏荷伤害到她,可苏荷并没有扑过来,而是倒在了中间,抽搐不止,嘴里不断涌出黑血,最后两腿一抻,一动不动,触目惊心的一幕让所有的人脸上都变了色。

        沈澜心看着苏荷那双眼睛,虽然眯成一条缝,但她知道她是死不瞑目,苏荷是个喜欢完美的人,如今却已这样的方式死去,当然不会瞑目。

        一个月后,四海为家的一间雅间里坐着所有的人。

        乔一龙问道:“你们明日就要走?”

        沈澜心笑了笑道:“是啊,成亲这么大的事,我总该带着夫君去见一见他的丈母娘吧。”

        众人哄堂大笑。

        接着沈澜心又继续说:“我这次回去也顺便带着爹娘一起回去。”说完含笑看向身边的沈怀赋夫妇。

        罗氏欣慰的对她笑了笑。

        太子接了话:“是啊,我母后也一直很想见见你们,他们很感激你们为心儿做的一切。”

        沈怀赋含笑道:“太子客气了,说起来这也是种缘分。”

        乔一龙又问道,“那你们这一去要多久才能回来?”

        沈澜心摇摇头,“还没有定下来,不过……”说到这,他笑意渐深,“不过你们什么时候成亲,通知我一声,我立马就从东陵赶回来。”

        乔一龙嘿嘿笑了笑,看了眼珍姐,两人都有些不好意思。

        这时,高煦说道:“北陵战事吃紧,我们不会再东陵停留太久的。”

        太子看向高煦:“听说襄王已经去前线了?”

        高煦点头道:“没错,已经启程了。”

        元黎公主突然插了一嘴问道:“襄王都去打仗了,那姐夫你会不会也去打仗?你可是刚和姐姐成亲啊!”

        高煦突然笑了,“本来皇上是有意派我去,可是三哥自告奋勇,所以本王不需要去了。”

        元黎公主一听,可替她姐姐高兴坏了。

        “真的,太好了!”

        这时,沈澜心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那承鸿呢!是不是已经送去了慈幼局?”

        高煦摇摇头道:“三哥并没有把他送走。”

        沈澜心讶然,“没有送走,那他……?”

        高煦淡淡道:“高骞将他收为义子,继续留在了王府,让奶娘照顾着。”

        沈澜心眼神忽然闪过一丝喜悦,这丝喜悦不是为自己而是为承鸿,她感慨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如此一来,承鸿也算有了安身之所,真是皆大欢喜了。”

        乔一龙笑道:“是啊,一切皆大欢喜,来,咱们干一杯。”说着乔一龙举起酒杯。

        沈澜心端起酒杯刚要喝,突然,酒味传到她鼻子里,便立刻觉得有些反胃,便干呕了起来。

        高煦见状便急忙放下酒杯,一脸担忧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沈澜心捂着胸口,摇摇头,蹙眉道:“不知道,这酒突然让我觉得很反胃。”

        乔一龙一听,端起杯子闻了闻,疑惑道:“这酒没坏啊?怎么会反胃呢?”

        “反胃?”罗氏喃喃自语着,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神色惊喜道:“哎呀,心儿这是有喜了。”

        所有人一听,都不禁露出惊喜的表情。

        沈怀赋急忙过去给沈澜心把个脉,顿时笑容满面道:“果真有喜了。”

        沈澜心掩着口,惊讶道:“真的有喜了?”他下意识看向高煦,高煦是又惊又喜,紧紧握着她的手说道:“太好了,心儿你有喜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