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岁岁安如在线阅读 - 第一章:一个学霸,一个学渣

第一章:一个学霸,一个学渣

        要说起哪里最还原了中西方古建筑风情,当属罗娜城,在一座城里,你可以欣赏到曾经国内婉约的小桥流水古镇。同样也可以穿梭于古希腊宏伟的柱式神庙,等转累了,可以去葡萄酒庄品品珍藏陈酿。酒饱饭足后若有兴致,坐于角斗场观赏一次人性最真实血腥厮杀。更有浪漫的凡尔赛皇宫,神秘的金字塔等等。

        听到这里,你会不会觉得罗娜是一座高级cos建筑群城池,那你就大错特错了。现在可是西元2038年,这里所有的建筑绝对都是原版。

        第三次世界大战,妄想借助数据和量子完成一统的歹人终未能得愿。无心开启了世界新的篇章,进化规则在新纪元里变得更多元化。罗娜城保存了多数尚未被摧毁的旧文明古迹,可以算历史博物馆。现在人们不用再辛苦小心地搬动建筑迁移,只需多数国家首脑于改动的问题上投上支持票,便可用量子技术完美移动到指定地方。

        多数的领导人,更在关键问题上一致觉得文化遗产应当属于所有生命,而非各自国家,集中保护更是上上之选。

        就这样,罗娜城在万众瞩目中诞生,如同一位倾国倾城的女子,悠然而来,翩翩而坐,不争不抢,却无人可比拟。

        寒冬腊月,片片雪花点缀于青瓦高柱,一夜间把这里裹上了纯洁的银装,好不梦幻。

        一条湖泊穿城而过,若是夏天可见波光粼粼的金色湖面,如同女神的裙摆,高贵撩人,牵动各色英雄不忍离去。不巧入冬有些时日,自是欣赏不到最美之景。持续零下十多度的冷峻考验下,湖泊早已结上一层厚厚的冰面。

        照往常,湖边会有热衷于冰钓的人们蹲守,沏上一壶好茶,慢慢品味时间的流逝,是否能钓到鱼早失去了意义。

        而今天是入三九的第二天,温度低破本年历史新低。奈何这样,没有丝毫降低人们的热情,无论桥上,冰河中,古楼下,全站满了人。哪里会给有闲情逸致的冰钓者留出位置,鱼估计早被喧闹的呼喊声吓得躲湖底深处了。

        连哈出的呼吸,都不再立刻浓重化雾。

        各个身着特警服的帅大叔神色冷酷,用健壮的身体当人墙,驱赶人们不要聚集在冰湖上。以远程称重仪的测量,今天冰湖早超出承重负荷。

        此举动惹怒不少人,不乏会迷恋军装或肌肉控的妹子,今天她们的注意力可没空放于别处,全部集中在古歌剧院上方的全息投影。

        三年一度的月翔学院初级学员进阶中级考核开幕式,马上开始!

        月翔的入校标注非常严苛,可算万里挑一,从初级毕业已经是人中龙凤,其他院校争抢的佼佼者。更别说中级,甚至高级。

        “哎,真是够倒霉,同样熬到0点,为什么我就没抢到院内的票呢?”

        名叫艾拉的红发女孩子狠狠跺了跺脚,拉拉身边伙伴的衣角:“安如,我没抢到就算了,你明明可以走绿色渠道,为什么不争取一张前排票!”一张,哦不,那哪里够,她可是吕安如最好的闺蜜,怎么也得两张,“下次一定要争取两张,带上我,好吗?”

        说罢,扭头冲身边人特别挚诚地扬起嘴角,露出一个傻白甜式笑容。

        与此同时,笑容僵硬在脸上,天天和她形影不离的好闺蜜不见了!

        身着鹿革大衣的男子,剑眉一挑,居高临下地扫眼艾拉停在衣服上不规矩的小手,吓得艾拉忙抽回手指,憨憨傻笑:“抱歉,抱歉,认错人了。”

        转而,哈腰给身后几人让出位置,此时她才没空管辛苦占的位置是否靠前。她拉得人可是中级格斗社的社长,黄齐特,私底下人送外号,行走的拳皇3.0升级版。哪怕不用其它能量加成,赤手空拳,他随便可以一打数十个初级小萌新,更别说她这样的弱女子了。

        真是晦气!都怪吕安如!艾拉忿忿地走到空旷区,默默促动法术,一团火腾起化作流线型摩托机车,抬腿跨入,驱动马达。现在就去把坏丫头揪出来!

        在廖无人烟的食品街区里,甜品柜前直直站立着一个女孩子,圆圆脑袋左右两边各扎着一鼓鼓的丸子头,下面顺了两条麻花辫,披着白色斗篷,斗篷内被里三层外三层的衣服裹得严严实实。只见她水汪汪的小鹿眼放出贪恋绿光,不停吞咽口水。忽然打了个喷嚏,用手指蹭蹭痒痒的鼻腔,继续全神贯注地盯住制作巧克力冰淇淋的老爷爷。

        润滑的巧克力在苍老大手用勺子等工具敲打下,变成一个可爱的小猫咪。老爷爷把需要加固的细节全部弄好,身子半越过甜品展柜,递给满脸期待的吕安如:“好了,谢谢小安如的惠顾!”

        吕安如双手接过冰淇淋,轻轻在小猫咪的粉色耳朵上舔了舔,草莓清香酸甜的触感从味蕾直达脑端,不由对老爷爷露出心满意足的笑颜,竖起大拇指:“大胡子飞爷爷的冰淇淋永远最好吃~”

        老人两眼眯成半月,夸张地把下颚最长一缕胡子朝上一挑,伸手拍拍了立在吕安如头顶的繁星发箍:“只要小安如还喜欢吃,爷爷会一直在这里做。”

        “好哦,约定好了。”吕安如点点头,随着晃动,发箍上的星星闪耀出点点幻彩。

        “吕安如!好啊你,你还有心思在这里吃冰淇淋!你不知道开幕式马上开始了?”

        一声怒吼伴随着疾风抵达,强大的震慑力,让吕安如身形一晃险些没站稳。手里的小猫冰淇淋滑出手掌,朝地上落去。

        落空感让吕安如心底一颤,忙恶狗样去扑食抢救,终归要扭身晚了一步。

        眼看好闺蜜和冰淇淋双双落地,救两肯定不现实了,先拉再说吧!艾拉收了机车,倾身伸手一把没抓住,再去发力,吕安如已经被人拎了起来,正张牙舞爪地咧咧:“宁光你个坏蛋,快放我下来!”

        喊着不忘用脚不住超前踢,可惜对方似早熟悉了她的攻势,始终保持女孩子只差一点可以踢到的位置,气得女孩满脸通红。

        而突然冒出来的男孩没有一丝恼意,褐色眸子泛起点点恶趣味的暗芒。

        站在一旁的艾拉则吓得一激灵,只敢低下头认真注视自己的鞋尖,颤声道:“王子殿下好。”

        前方这个凤眼薄唇、面色白皙的男孩子,正是他们现在所处的夏国唯一王室后裔漩光王子。虽然王子反复强调,见他不用行礼,做事更是从来深居简出,不喜欢繁琐规矩和排场。

        但!这样大不敬的场面还是少见为妙,也只有吕安如敢这样造次了,又知乎王子大名,还各种上下其手。

        “我错了,放我下来吧。”踢了会没效果,吕安如泄气地认错,鼻头微微抽动下,眼眶有点泛红。

        “不会使坏?”

        照其他男孩,被如此可爱的女孩子央求,肯定早心软了。但宁光是谁,小时候和吕安如一起长大,太清楚小魔女的天使保护外罩了。

        吕安如把头摇得好像拨浪鼓,就差对天发誓:“一定不会,冰淇淋分你一半。”

        “好。”宁光毫不客气地把小猫连耳朵带眼睛部分吃完,将吕安如放下,把剩下的冰淇淋塞进她嘴里,抓抓她头顶上的团子离去。

        守在远处的护卫,早急得满头大汗,又不敢催促。

        听脚步声走远,艾拉才缓缓抬起头,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王子真是亲民啊。”

        “他是装的。”

        艾拉故作分神望望他处,不管王八念啥经,一律装听不到。演完瞅眼毫不忌讳继续吃冰淇淋的吕安如,巴巴嘴:“安如啊,你看如此重要的考核,我为了找你,连最佳位置都丢了,你得补偿我啊。”

        “宁光会在开幕式收尾时送上考生祝福,之后学院才远程把考生送进考试区域。他刚走,你慌什么?”

        吕安如把最后的甜筒底塞进嘴里,说得漫不经心。

        艾拉几乎脱口而出:“当然是要看盛冥学长为考生们读考题了。”说完觉得失态,脸红地捂住嘴,扭捏起来。

        “学长!?”

        吕安如震惊,艾拉没好气地瞪她眼,郑重说道:“他的确比我小,是你弟弟!但他可是中级法术社的社长,在去年就被选上了!这样天才和美貌与一身的绝世少年,当得起一声学长!我是看实力来称呼的!”

        瞅着吕安如快吐了的表情,艾拉梗起脖子,更卖力吹捧:“他可比你小一岁,大前年就得到了中级法师入选证,也是学院近十年唯一在11岁入选的人!有这样的学霸弟弟,身为学渣姐姐,你不羞愧吗?难道不该好好面对这次考试,努力考入,不拖他的后腿!”

        “有你在,我不羞愧。”

        吕安如搓了搓手,放在嘴前哈出热气,脱离躁动的人群有点冷呢!

        “你你!”艾拉咬牙切齿地捏紧拳头:“你你,我是比你还大两岁啦,我是一直没考上啦,但考核真的太难了,又不能怪我。”

        “是是,是,是考试题先动的手,不能怪落选的人。”吕安如连连点头,真诚的样子更像在为自己辩解。

        “我爸说了,这次再考不上,我可以滚出家门了。”

        “住到我家。”

        后路都铺好了,而且是条幸福无比的后路,可以每天见到男神!艾拉感动地一把抱住吕安如:“安如你真好。”回过神才发现,好像不对啊?“你是在咒我肯定考不上了?”

        “哎,冷静冷静,开始了。”

        推开身上暴躁的树赖,一指远处的全息投影。艾拉立刻停下聒噪,聚精会神地注视远方。

        投影中,吕安如的弟弟正身着银灰色晚礼服,款款走来。停在演讲台前,翻开桌上已经放好的稿子,大概扫了几眼,直视前方。

        经过精心打理的微卷暗棕色短发,有几缕发丝突兀的从额间垂下,跳脱出该有的造型。一对剪断秋水的杏目,清澈直接的眼神给人无比坚定的信念,温润嗓音缓缓说道:“今天我校有幸在罗娜城进行第三届初升中考核,是为了让大家明白,你们不光要刻苦学习提高自身能力,努力通过考试,更要不忘优秀其他方面。毕竟多数他人能教的东西最多让你自保,而非怎么活得更好更开心。人如果没有属于自己的底蕴,哪怕你们此刻站在这些曾经让人们为之疯狂和追捧的古迹上,一样和傻子似得,感受不到任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