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岁岁安如在线阅读 - 第二章:是他的话,死也愿意

第二章:是他的话,死也愿意

        “咳咳咳!呵呵呵,我们学院代表盛冥说得太好了,大家请鼓掌!”

        身着鸭蛋黄抹胸长纱裙的女主持笑得分外明媚,头上一对粉色的触角抖得花枝乱颤,只不过后面的话完全被铺天盖地掌声掩盖了。

        “真的太有道理了,学长不愧是我的人生导师!”艾拉激动到热泪盈眶,扭头发现好闺蜜脸上正呈现出一种别有意味的浅笑,不禁问道:“有这样的弟弟,你也很自豪吧?瞧你乐的。”

        “不是,”抬手阻断艾拉喋喋不休的奉承,道出实情:“小冥他没有照真正的演讲词读,应该是现场发挥。”在乱说,后面三个字保留,她很怕身边的小迷姐拧着她脖子不放。

        “哈?真的吗?”艾拉瞪圆了眼睛,和头发一样颜色的火红眸子在夜里灯光下很是显眼。

        “对啊,不然主持人没必要着急救场,虫族哪怕化作人型一样不会骗人,瞅她表情多生硬尴尬。”

        “好像是的呢,那真正的演讲词会是什么呢?”

        “估计是先吹捧下学院,做为首个在罗娜城举办活动的机构。再侧面映射下,可以堪比这些历史古迹的权威性。”再者官方疯了吗?会在这种时候批判学生是傻子,就算再有个性的老师,不到气急了也不会口吐芬芳,所以吕安如才能如此断定。

        艾拉怔了怔,错愕之余,惊喜地高呼起来:“对啊,咱们院宣部可是学院的脑残粉,这次能在这里举办活动,他们怎么可能不借题发挥。学长太帅了!省去了没营养的话,只告诉我们真实的至理名言。”

        “脑残粉,呵呵……”我看你才是正儿八经的脑残粉,被骂还这么开心,吕安如笑得比台上主持人还尴尬。赶在艾拉下一波称赞到来之前,转移注意力:“要公布考题了,留心听。”

        “这次考题很容易,只要找到真正的月亮,并在传送杯对上我出的通关指令,即可通过。”

        不愠不火的声音,挑动了不少迷妹迷弟的心弦。

        身边无意外传来了艾拉的尖叫声:“是学长出的通关指令!我一定要抵达最后一步,就算趴过去,只要能摸下最后传送杯!”

        远处人群跌宕起伏的欢呼,哪怕隔了几条街一样震耳。

        吕安如掏掏受虐的耳朵,苦笑摇头,再次善意提醒:“小冥还没说完。”

        艾拉忙压制住狂喜的心情,调整呼吸,让自己努力沉静下来。

        忽的杏眸寒芒闪过:“当然考核不会如此简单,你们会遇到不同难度的怪物和机关。此次考核一共1000人入选,分为三个大组,只有其中100或以下人可以完全通过审核。so,ladies    and    gentlemen,此刻个人英雄主义全无用处,你们必须找到合适的组合,排斥异己,同进退。为了确保每个人的生命安全,中级四大社长其中三人会躲在暗处保护你们,其中一人会化作邪恶boss引诱你们走到错处。”

        “哎,难度比上一届还大,最少上一届没有社长变坏boss啊。”艾拉长吁短叹几声,“估计我今年又是陪跑的份了,看在我这边可怜的份上,安如你就满足我一个小心愿吧。我知道你如果走绿色通道去歌剧院内庭,门卫不会拦你,你就带我近距离去看看学长吧。”

        “我劝你最好现在不要接近演讲台,尤其是跟我。”

        “为什么?”

        正逢主持人宣读下个环节介绍:“下面有请夏国的漩光王子,为我们莘莘考生和他自己送上祝福。”

        宣布完,掀起下面一片哗然:“漩光王子也会参加?”

        “算起来年龄的确到了,月翔果然是靠实力说话啊。哪怕现在最有实力的国家也没特权,皇室一样得通过考试来晋级。”

        “哇!没赶上上次和男神一起,这次和王子也好幸福哦。”

        不少女生开始憧憬灰姑娘的浪漫桥段,成熟点的男孩子则考虑到,如果帮助王子一起通过,可是百利无一害的事情啊!每个人心中都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万众瞩目下,宁光优雅出场,在女生眼中宛若他举手投足间都附带洒钻石的特效。

        不过!才走了两步左手做了个非常奇异的动作,用力挠挠后脑紧接着脸颊,随后脸色一沉,扭头走回幕后。留下空空的演讲台和傻眼的主持人,虫族美眉再次尴尬走上前圆场,最后选择播放提前录制好备用的祝福视频。

        好在夏国的王子对外的形象从来很低调亲民,大家和艾拉一样没有吐槽,自发关心起来:“殿下他不舒服吗?不舒服直接播放视频就好了啊。”

        “他是才不舒服,他对香草过敏,哪怕只有一丁点。”

        吕安如打开斜跨在身上的如意包,开始检查所带东西是否齐全。

        “香草!是刚刚的冰淇淋,你好坏啊。”正纳闷自己闺蜜有仇必报的性格怎么这次怂了,这不立刻应验了。

        “巧克力和草莓浓重的味道掩饰了点缀的香草本身,他自己非要尝,怨不得别人。”

        “怨不得别人?你早就知道殿下会过敏啊。”

        “所以呢?”吕安如有些纳闷地抬眼瞧下身旁别扭的女孩。

        艾拉瑟瑟的声音愈发放小:“所以你没提醒他啊。他也会和咱们一起参加考试,如果耽误了殿下正事,不知道会不会被降罪?”

        吕安如无语地眨眨眼,察觉到对方加重的怯懦,继而眼神变得一样有些怯懦:“亲爱的,过敏是小病,随行御医分分钟解决。再者那位可是咱们现在所处国家的唯一储君继承人,他想吃冰淇淋,我如果不同意,我是犯上。你也知道当时情况有多快,我还没如何,人家已经咬了,我再去提醒,就是欺君了。到时指不定还会牵连你和飞爷爷呢!”

        啧啧!艾拉不禁在心底大喊鬼信!明明是你建议对方的好吗?不过按吕安如设定的角度,的确大家都无辜。罢了,过敏是小病,只求王子殿下快点痊愈吧。

        再次在心底深处警告自己,千万不要得罪吕安如,偷偷瞄向正主,正巧看到她在摆弄粉嘟嘟小包,不禁惊呼出声:“这不是古奇公司出品最新款收纳包吗?据说可以容纳200斤的东西和装备,只要包包打开时默念出东西名字,东西会弹到你手下。还可以自动识别人脸,避免别人盗取,最巧妙的是背着的重量只有包包本身。”

        “嗯,今早妈妈送我的,专门为这次考试准备。”

        专门……

        艾拉早知道吕安如家里非常富裕,和皇室来往密切。只是早知道,现在瞥瞥自己身后用了三年的沉重双肩包,还是不免酸楚涌上心头。

        倏地眼前一暗,看清之际,晃眼的粉包包出现,吕安如温柔浅笑:“把必要装备留下,剩下的东西一起放过来吧,需要啥问我拿。”

        又来了!每次在她难受的时候,对方总能第一时间恰到好处的给予她温暖。才让她一次次郁闷完了,只能无条件选择原谅。

        可惜这次,不行啊:“算了,万一咱们分不到一起呢。”

        下刻手被吕安如牢牢拉住,坚定说道:“这样分到一起的几率会变大。”

        “真的?”

        没等吕安如点头,从墙角冒出来一个身影,硬生生拽住吕安如另外一只手,坚定道:“算我一个,我相信男神肯定会偷偷保护自己姐姐,投靠你肯定没错。”

        “你是?”

        闺蜜姐妹花异口同声问向冒出来的不速之客,女孩子爽朗介绍道:“吓到你们了吧,哈哈,我叫张欣星。是初级法术社,你们可能没听过我,我是去年才入了初级法术社,以满分的成绩入的哦,多亏了男神偶尔发的一些修炼心得总结。”

        闺蜜两面面相觑下,保持沉默,谁关心你考多少分啊?这是来炫耀的吗?

        没人答话,只有远处投影上最后准备的200秒,在一下下跳动。

        诡异的安静并没有削弱张欣星自来熟的热情,继续无所畏惧地问道:“既然咱们马上要一起战斗了,我能问个冒昧的问题吗?为什么你姓吕,男神姓盛呢?”

        “干你什么事啊?还有你不要没事套近乎哦,就算想近水先得月,我可比你早多了,少打学长主意!”

        艾拉首先沉不住气,火爆怼上去。

        “学长?”

        张欣星微微一愣,反应过来说的是一人,立刻用大姐姐关爱小女生一样的眼神慈爱注视着艾拉:“你也喜欢他啊?”察觉到艾拉神态更不善了,在她出手要扯掉自己和吕安如牵连的手前,急急解释道:“我对他没有男女的喜欢,就是崇拜,他是我学习的楷模。”

        艾拉这才半信半疑地停下动作,斜了几眼一头墨绿色利索短发的张欣星,确定应该不是学长喜欢的款,才忿忿提醒道:“暂时接受你一起,别让我发现你在说谎哦。”

        张欣星再次一愣,她本以为这两好朋友应该是吕安如比较强势才对,只要说服了吕安如一切万事大吉,现在看来相反了?吕安如反而是个蔫性格?

        冲艾拉点点头,趁着没传送继续抛出问题:“我今年17岁了,你们应该都比我小吧。吕妹妹,能不能告诉姐姐下,为什么你们姓氏不一样呢?应该不是同父异母,长得实在太像了,都属于让人魂牵梦绕的容貌。”

        老套的套近乎,吕安如把被捏疼的手抽出,把臂弯递给对方,淡淡答道:“我随妈妈,他随爸爸。”

        “难怪了!我猜就是。”

        “真虚伪,知道还故意问下。”艾拉的嘀咕没刻意放低声音,张欣星不以为然地用另一只胳膊搭上艾拉肩膀,三人形成一个圆形:“放松点,艾拉小妹妹。”

        “你怎么知道我?还有别总小妹妹、小妹妹的叫,算起出生月份,还不知道谁大呢。”艾拉伸手用力打下肩头不舒服的手臂,被对方没知觉一样无视掉了:“不难猜啊,吕妹妹最好的朋友嘛。”

        听到最好的朋友定位,艾拉默默垂下了手。

        张欣星心底偷笑,果然是比自己小的女孩子好掌控,恩威并施几次就拿下:“请多多关照了,男神的姐姐带领我们顺利通关。”

        “别太早定位,万一小冥就是扮坏boss的人,到时你跟着我只会被误导的可能性增大。”

        吕安如的语调一样轻轻淡淡的,却让张欣星挂在嘴边的弧度定格了几秒,等恢复正常,似少了些许胜券在握的轻浮。

        “如果真是他的话,我死也愿意。”艾拉脱口而出的答案,可不是一样回答到张欣星心坎上。

        张欣星把细微的神情收整好,干笑声故作夸张地惊奇道:“艾拉小妹妹太痴心了吧?别说丧气话,咱们应该不会太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