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岁岁安如在线阅读 - 第四章:生化武器

第四章:生化武器

        怪物不是程序按下暂停键,它就能等着你一切准备就绪,喊一二三再开打。吕安如更没有逆天的金手指,轻轻一点,怪物就挂了。向后弹跳,一部分是本能反应,更关键一部分则是让白毛怪怒吼出狂风所刮得。

        等吕安如站稳,来不及把遗留在脸上的半腐蚀物擦掉,只能连滚带爬躲开大爪子的降落。护眼镜自动弹出,趁着单臂撑地准备翻身做出下次闪躲的空档,朝上望了下。

        护眼镜自动识别出怪物的基本属性,若是对方属于常见类型,稍加操作能把其优点、弱点、薄弱处等很多数值读出。

        当然吕安如没空去进一步操作,但只此一眼,她也心肝一颤。

        眼镜右侧显现出的基本属性,除了种族:兽族(看守型怪物),驯服程度:野生,再无任何信息,哪怕起码大概年龄,雌雄这类最基本的东西都无,更别说稍稍能让人想起如何攻破的地方。

        分神的功夫,翻身动作略加迟缓,没完成就让挖掘机大铲子一样的爪子一巴掌扇飞。为什么能想到挖掘机,因为在被击中和飞起的过程,吕安如耳朵不光出现了暂时失聪,刚一恢复听觉,狂风撕搅起地上残石雪块的暴虐声音更不停直冲她脑端。好在护眼镜会自动放大,护住了脸以及脖子。着重承受白毛怪一击的胳膊就没那么幸运了,剧痛过后是麻木的状态,这不能代表好事,很有可能脱臼了。

        赶在摔在地上之前,努力用另一只尚算健全的手把狂风中乱舞的包包抓住,两根指头用力扒开一条缝探入,脑子不断回想一个词,帽子、帽子!

        昏天暗地的旋转,失重感让整个手掌根本没法直接伸进包去。伸不进去,就不能把念想东西袖珍版抓住拿出!

        努力两次无果,电光火石间也没太多时间再做尝试,吕安如只希望不要后脑着地吧。哪怕修炼场所受的伤导致昏迷,若是失去意识超过两小时,等于自动放弃。

        就在只能闭眼祈祷之际,倏地身子一轻落入一团软软的东西内。熟悉的硅胶气味让吕安如吁出一口气,不敢掉以轻心,身体坐稳后,拍拍接住她的东西。

        东西好像和她心意相通,努力逆着风冲出风圈。吕安如咬着牙把脱臼的胳膊归位,剧痛感让头宛若绞肉机绞过一般。闭眼缓了缓,试干额头的细汗,用尚好的手臂一指远处:“帽子,去左前方的岩石。”

        被唤帽子的东西,通体翠绿,有着多人懒人沙发的样子和体积。飞行的途中,沙发前端出现三根黑线条,其中一根动了动,有些嘶哑的声音从内传出:“小安如,你怎么打算?”

        沙发成精了?这个世界是任何生灵都可以修炼出实体,但前提是活的!

        吕安如早习惯般,答道:“你去它看守地左边的岩石把艾拉他们接上,飞远点躲起来,白毛怪我来想办法。”

        “哇!小安如要学小明明了?生猛单挑。”

        调侃换来嗤之以鼻一冷呵:“呵,我傻啊?我是打算给它引到远处人多的地方,借别人之手灭了它。”

        “要用替身娃娃吗?别忘了娃娃和正主距离不能超过百米,不然会暴露原形。”

        “我知道,我会尽量躲在每块巨岩后面隐藏好自己,保持合理距离。”

        三根黑线代表眼睛和鼻子的两根朝下一耷拉:“我觉得危险系数还是挺大,要不我带着你飞,先把怪物引过去。”

        吕安如想都没想脱口而出:“我等你去把它引开,这样更安全。”

        黑线立刻朝上一挑,真有几分振奋的样子:“没有你操控,我方向感很差呢,我相信你一定能完成自己心中所愿。”

        “切,胆小鬼。”吕安如把包包拽到眼前,想拿出疗伤药。待看清的瞬间,麋鹿一样的眼睛倏地瞪大:“你把包撑开这么大个口子?里面东西多数不见了!”

        黑线弯成三条波浪状,委屈道:“能挣脱包包来救你很不容易了,不要在意细节啊。该不会替身娃娃也被吹跑了吧?”

        离地面稍稍近些,吕安如主动跳下:“不要让艾拉她们发现你的秘密,不然咱们一起算账!”

        “好的!对了提醒你下,我觉得攻破点在它脚底板下面。”

        脚底板?什么谬论?吕安如头发有些发麻。

        赶在吕安如下次发作之前,帽子就地加速,转眼间顺风来到岌岌可危的岩石后。只见艾拉几人就快如同风铃一样,各个紧抓岩壁,挂在那随风摇摆。

        “你好,我是吕安如的智能陪伴机器人帽子,现在来接你们到安全的地方。”

        狂风肆虐,帽子担心几人听不清楚,专门贴到大伙身前。事实证明,它多想了,任何有点思维的生物,求生欲哪里用专门去提醒。它才机械的说完半句,就被压垮了一大截。人们招呼都没打,接二连三的跳到它身上。

        被灌过风的人都知道,当你刚从封闭地方出来,一股股凉风入肚,稍稍再一压,多数可能悲剧了。

        正如现在的帽子,突如其来的一次次又压又揪,不舒服气体一不留神从后部泻出。墨绿色气团快速和白毛怪呕吐物混为一体,别提啥味了。比储存了半个月没冲的韭菜味排泄物杀伤力都大,就连威武屹立在风中的白毛怪好像都晃了晃。

        周生捂着鼻子,刚想建议趁热打铁多放点生化武器。但才吸口气,选择乖乖闭嘴,残留味道直在胃里翻滚,他很怕自己先被放倒了。

        看守型怪物法则是可以主动追捕侵犯领域的敌人,瞅着白毛怪怒气冲冲地一脚重重踏在岩石前方。艾拉和双生子兄弟脸憋得通红,不住拍打沙发上方,以此表现,快跑快跑。

        帽子也不知道是让捶得太狠,还是一样恐惧逼在眼前的白毛怪,慌乱地倒抽了口气,下秒直接从后方崩出。

        其实后面有白毛怪庞大的体积和浓密的白毛为阻力,单凭后坐力,救援队并未飞出多远。惊奇在白毛怪也没追了,在原地立了几秒钟,吼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

        此刻不遛更待何时,帽子匆匆加速飞起。在沙发上方的人们也没好多少,过了片刻,才听到艾拉虚弱的暗骂:“靠!臭死了。”

        有了帽子帮忙分散白毛怪注意力,吕安如无碍穿过看守区,躲在一堆大型动物的尸骨后方,拉开包包内侧拉链,拿出一个只有掌心大小的布娃娃。在娃娃背后贴着一张纸条,撕下展开,按上面记录的精确步骤,念出咒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