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岁岁安如在线阅读 - 第七章:最没用的写算派

第七章:最没用的写算派

        帽子基本是被蘑菇云滚烫的热浪所弹起,四人趴在边缘,顾不上脸已经被烟雾熏得脏兮兮。三名大法师此时觉悟特别高,顶着炙热的空气,不停补攻。

        “死了吗?”

        艾拉颤声问,不禁脑补出白毛怪血口吞噬东西的场景,真怕和灾难电影一样,突然一个巨型黑影自火中站起,一口把他们吞进肚子。

        “死不太可能,除非咱们能让火不灭半小时以上。”吕安如有些脱力地靠回帽子专门给她鼓起的靠背上。

        “半小时以上,我们三个加起来也做不到啊!没了炸弹的伤害加成,火不可能太大。吕姑娘你还有炸弹吗?斩草得除根啊。”查理用袖子擦了把脸,袖子上的烟灰瞬间被抹开,脸更黑了。

        吕安如有气无力扬下手里的一根银色的铁棒,说:“早没了,白毛怪应该是在看守或者保护什么。我从它脚掌内找到了这东西,可能是开启那里的钥匙。它如此在意,咱们不如反其道为之,就进去瞧瞧。”

        查理心有余悸地担心:“万一里面是死路或者有更吓人的怪物呢?”

        “周生选的地方,应该有他的道理,你难道不该比我更确信你的伙伴吗?”

        吕安如直切要害,查理再有担心只能默默忍住,他和周生一直是非常好的战友伙伴,的确不能因为害怕就给自己一边的人抹黑。

        “你是治疗社吗?”帽子刚落下,艾拉搓搓被烫红的手臂,问始终没自报家门的孟梦。

        孟梦娇羞地抬抬斜跨在腰间的加密抗摔小皮包,轻声道:“抱歉,我不是,我是文宗社写算派。”

        “就是最没用的记录者或者计算者?”艾拉脱口而出,说完发现孟梦头愈发低下,解释道:“我不是单指你没用,是这个分派整体用处不大。”

        解释完发现越描越黑了,又补充道:“我不是那层意思,我只是郁闷咱们队连个治疗和格斗社的都没,这样会比较吃亏,不是针对你。”

        “嗯,我知道。”孟梦始终没抬起头。

        “别浪费时间了。”吕安如按按发胀的太阳穴,周生忙拽上孟梦应声:“好的。”

        她发话,其他人不能有所反驳,不说盛冥的影响,单从这次大战白毛怪,几个人已经见识到她的厉害。

        鬼知道,她哪里想出风头,被迫的好吗?

        帽子一次最多只能带六个人,多出一个,谁都不愿意独自停留。张欣星一听承载人数,二话不说先占位为主。本来刚刚的事情,大家就对她成见不低。孟梦和周生没战斗力不参与就算了,张欣星始终在装傻。

        这会又这样不自觉,艾拉直接推其一把,道:“没出力的人等下拨走。”

        “你确定让我下去,不是小个子或者厚眼镜?”张欣星意思再明显不过,最少自己也是法术社人。

        艾拉翻下眼睛,答:“对,确定!”

        本以为会有一番斗争,吵完张欣星自动脱离队伍最好。哪知张欣星顿了几秒,跳到地面上,温暖微笑:“好的,麻烦帽子快去快回哦。”

        艾拉当时一蒙,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误伤好人了?

        去时空车来时重量不大,第二次往返很快。众人在暖和的温泉边上修整了片刻,吕安如总算恢复点状态。用咒术操控替身娃娃不光消耗自身精气神,作为咒术的对等代价,娃娃每次受重伤会反噬1%到操控人身上。数值听起来不大,就怕积少成多。

        趁她休息的时间,其他人早把环境摸透。

        “这里除了温泉比较好,其他地方都没有路,咱们只能原路往前或者去追大部队。”

        张欣星打从抵达后,表现得格外积极。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周生独自思忖半晌,终目光闪躲地道出总结:“可能我判断错了,对不住了大家。”

        张欣星嘴角微扬,大姐姐样的宽慰立刻送上:“没关系,谁都有犯错的时候。”

        只不过在这会补上这样的安慰,更像一种直接的判刑。

        “抱歉,是我让大家遇险,且耽搁了时间。”

        十五六岁的男孩本该正当年少轻狂之时,周生不经意表现出的谨慎和礼貌,无形给他挂了一个墙头草的标签。

        满意得到周生态度,张欣星建议道:“咱们赶在怪物回来之前快撤离吧,如果现在去追大部队,说不定还能发现他们留下的记号,会轻松很多。”

        一听有人挺自己决定,艾拉想都没想迎合道:“我也觉得。”

        吕安如借铁棒撑起身子,没走向帽子,反而淌水朝温泉正中走去。

        大伙正纳闷,就见她立在其中,轻声道:“果然。”

        泉水没过女孩膝盖,月光下白斗篷上几朵血花盛开,水气缭绕,隐隐有几分不入世的凄美。

        只是现在时间急迫,哪有心情欣赏,别人不好开口,经过刚刚一战,双生子兄弟倒是和艾拉混熟了。布朗特用胳膊碰下艾拉,艾拉心领神会地呼唤道:“安如,咱们先走吧,这里不安全。”

        吕安如没回话,俯下身子,在水里摸索着什么。几秒后,就听‘咔嚓’一声,紧接着是断断续续机械运转声音,就好像生锈的发条重新启动,但并不流畅总有卡顿。

        水流快速朝吕安如所站的泉中心旋转下陷,顷刻间滴水不漏地消失在众人眼前,留下一条旋转楼梯,长龙般盘绕着中心圆柱,延绵探向地心深处的黑暗。

        几人面面相觑,周生总算拿出点自信,拿着罗盘先下楼梯,边走边激动地说:“没错了,此处乃交叉处!相对很安全之地,而且可能和生门有些相连。吕姑娘,你是如何发现此处?”

        只是没人能体会他的开心和激动,主要不敢信了。

        “水的折射面不对,太清晰了,证明湖底累积不下砂石。”

        在清洗伤口的时候,吕安如就感觉不对。

        “走吗?”艾拉有些迟疑地问,吕安如点点头:“你们先走,我来关门。门上有符咒,可以抵挡邪灵和怪兽。”

        “好。”周生振奋地挑头走在前面,待最后的查理进入。‘咔嚓’声重新响起,吕安如扭动完钥匙拔出,匆匆跳到查理身后跟上。慢慢最后一点亮光被遮盖,三名法师自觉点起照明之术。

        这次没了机械运转的后弦,多出水流猛烈抽动的声音。在狭小空间反复循环,回声震得耳膜有点疼。脚下石块砌成的楼梯很滑,光滑不是人为走动所留下,乃是水流冲刷所导致。

        艾拉一脚没踩稳,险些摔倒,抱怨道:“靠,好滑!咱们直着走下去会不会走到水源深处?我可不会游泳。”

        “上面关了,下面就没水了。”

        孟梦回答,艾拉撇撇嘴,嫌弃道:“你知道啊?还没走到下面,谁知道有没有。”艾拉很讨厌湿漉漉的感觉,正因为讨厌,所以选择了火法专修。

        孟梦第一次瞪大眼睛,坚定不移地说道:“我就是知道,我可是写算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