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岁岁安如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我最没用

第十三章:我最没用

        我最没用的定位,敲击在吕安如心间,难怪他一人坐在远离人群的角落,估计怕打扰到别人。只是他想法有点片面,万一有怪物先给他抓走,又无声无息地吃掉所有人怎么办?

        难不成傻孩子想当吹哨人,用自己最后的呐喊警醒大家?哎,傻得让人有点心疼啊。

        于是吕安如打了个哈欠,点头道:“好吧,那辛苦你了。”

        不是她冷血无情,人就怕阶级定位太明显,尤其还是自己给自己定位。如果不让对方做点啥,他只会一路都特别忐忑害怕。

        才走出几步,后面传来答复:“好的吕姑娘。”

        答复之后是嗯嗯唧唧的蹉跎,吕安如加快脚步,也怕给与这人认可过度,一旦开启他的表现欲,后面只要做点啥都要你同意认可。

        到时无形会变成麻烦两字,可惜她脚步再快没人家嘴一张一合快。

        “对了,吕姑娘,你能不能迟个半小时再睡。”

        看看!吕安如把手放在嘴前不住打哈欠,以表现自己有困。其实她倒不是特别困得不行,就怕半小时后又无数个半小时,还得陪着尬聊,那索性还不如她来值班得了,最少清净。

        见她这样,孟梦犹豫少许,仍说道:“壶里水只剩一杯了,根据我勘测的地形,我感觉穿过咱们所在的岩洞就有活水源。”

        没看出小男孩还挺外柔内刚,吕安如扭头劝道:“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其次活水源不一定是可饮用水。等几小时吧,大伙都起来了一起行动。”

        “不麻烦大家,只要是活水就行,不管是重金属还是硬度超标,我壶都可以过滤。其次我检测过这里情况,除了门口有防止怪兽和邪灵进入的咒术,周遭墙壁上也布满咒术。应该尚算安全,我就怕大家醒来找不到我会担心,到时你可以知会他们声。麻烦稍稍等我下,我会快去快回。”

        人家说到这份上,吕安如没理由拒绝,嗯了声:“回来你就坐近点吧,不然我想喝水没人给我倒啊。”

        孟梦开心笑道:“得嘞!”

        独醒守在黑暗里,发寒的感觉再次袭来,摸摸脚踝的确开始转冰,但四周的温度不降。难道是心理所导致?记得前不久看过一部禁忌纪录片,人的思想可以拓展到无限空间,同样也能逼死自己。

        民间极端组织内非法研究员曾对一个蒙着眼的人做过实验,在他看到最后一幕是在监狱里,随后一个月不停让他聆听死刑犯被判刑前的悔过以及痛哭。在那人心中,自己渐渐对于随时可能接受死刑的恐惧胜于一切。

        一个月后,非法研究员让那人听了‘砰’的枪响,被研究之人不到五秒内死去了。对,只是枪响杀了一个人。人的大脑如果反复发送一种相信的指令,真的可以达到所有。

        想到这里,吕安如不由用衣服重新裹起脚,搓了搓起鸡皮疙瘩的小腿。在家如果有想看的恐怖片,在最吓人之前盛冥会蒙上她的眼睛,等诡异片段过去放开,给她讲刚刚所演过剧情。

        盛冥总是无所畏惧地站在她身后,她会好奇问:“你不怕吗?”毕竟他比自己小。

        这时,总能捕捉到冥极其无奈的匿笑:“以前会,谁让你给我培养出来了。”

        培养……

        小冥……

        对,小冥现在一定在担心自己,在某处关注着自己。不能给他添麻烦!

        吕安如奋力搓动对发冷地方的摩擦,又等了会,不见孟梦回来。哪怕她没表,大概估算时间也有快一小时了。

        事情有点不对啊,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凄凄艾艾的叹息。吕安如浑身一抖,快速钻进衣服帘隔间内,拍拍艾拉:“快起来,艾拉。”

        拍了两下,艾拉不见转醒,嘴里依旧痴痴有词:“学长,学长~”

        这功夫,叹息声愈发临近,但只有叹息声没脚步声!吕安如没孟梦那么高觉悟,捏着艾拉人中高喊起来:“起来!起来!”

        她的声音并不低,四周回荡的噪音一样不慢。忽的,耳边一阵阴风,叹息声基本贴着她耳朵传来。吕安如吓得汗毛都立起,捏紧拳头,朝右边挥过去。明明什么都没打到,但是她却看到眼前有张惨白的脸瞬间消散。

        什么情况!?不是有禁止邪灵进入的咒术吗?

        转瞬,寒气凝结于左肩旁,隐约还有不可描述的动静声响。吕安如直倒抽凉气,不自觉发颤,但不敢多想,因为父亲教育过她,在直面危险之时,等从来是最没用的作为,不管是躲或者反击,都不能傻在原地!从口袋抄出唯一可以攻击的笔记本,划了过去。

        圆珠笔不算锋利的别针直直戳进什么东西内,刚想抓起包包再给对方补几下,就听那儿传来唉哟地吃痛呼气。

        “安如你疯啦?”

        艾拉拔出被叉的手心,自己舔舔小破口又吹吹气,不忘委屈地斜眼瞥向吕安如,酸楚道:“我努力回想了下,我最近没有惹你。你趁我睡着,意图不轨地想干啥?”

        吕安如定定心神,不放心地观察完四周,无异象,怪声一起消失了。打从艾拉醒来,周遭气温正常多了,可能是艾拉修习火法的缘故。

        见艾拉郁郁的样子,抬起圆珠笔赔笑道:“如果我说,它是小冥买的,你能不能好受点?”

        艾拉立马不装柔软,按按手心,抢过圆珠笔,宝贝似的又亲又蹭。

        帘外传来洪亮的佛号朗诵:“南无阿弥陀佛。”

        声音清脆虔诚,一遍遍飘扬在洞内,清心、养心、静心。但无疑干扰到艾拉对圆珠笔的YY,准备破口大骂吧,毕竟对神明还是有点敬畏之心,只得凑到吕安如身边小声抱怨:“周生魔怔了?他就不能默默祈祷吗?”

        吕安如没搭理艾拉,扯开嗓门对帘外问道:“孟梦回来了吗?”

        等了片刻,没有回话,回答她的只有周生不间断朗诵。这样看,孟梦至今未归!她之所以放大声音,还希望可以吵醒其他人。

        回头望眼张欣星,依旧未见起身。

        艾拉才慢半拍地察觉到气氛不对:“孟梦怎么了?”

        “你先去把张欣星喊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