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岁岁安如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从科学角度来讲

第十四章:从科学角度来讲

        吕安如刻不容缓的态度让艾拉不得不重视,应了声好就扑到张欣星身边,用力摇晃。没晃醒张欣星,帽子倒醒了。

        张欣星现在已经和八爪鱼似的,死死环上帽子。美女在怀,帽子本该兴奋,却惊诧道:“她身上好冰啊!”

        艾拉附和道:“是的,温度很不正常,难道发烧了?”

        帽子纠正:“发烧应该是发热。”

        艾拉没好气翻下眼睛:“不要在意细节啊,风寒感冒引起的发烧不就是浑身发寒?”

        “那是发病人感觉发寒!但她的体温不会低。”

        帽子机械的回答常识,艾拉呲牙凶道:“我又没机器人的搜索系统,理解错误一些事情很正常啊!”

        “小安如你干什么去?”帽子属于典型欺软怕硬,有吕安如在,它敢和艾拉杠。现在吕安如要走,它可不想独自面对艾拉的暴脾气。

        “赶紧把她唤醒,我们去找孟梦。”

        吕安如回头叮嘱完,拉开帘子走出去。就见周生盘腿而坐,一副老僧入定的样子。她俯身挨个摸过查理和布朗特额头、手腕、腿部,好在稍有冰冷,并不严重。应该归功于周生发觉得够早,采取了一些措施。

        回忆起自己是按着艾拉人中把她唤醒,于是毫不手软地朝布朗特人中按下去,布朗特修习的是光系法术,从五行角度来讲偏火金,应该更好唤醒点。

        不多时,吕安如指下布朗特猛地身子一抽搐,随后睫毛微颤颤,眼眸慢慢睁开。

        实验证明她办法有用,帘内没传出艾拉夸张的叫唤,应该张欣星还没醒,冲里面大喊提醒道:“掐她人中!”

        布朗特坐起身,迷茫地看着身旁俊俏女孩,道:“刚刚我有听到你的喊声,就是一直醒不来。”

        吕安如没回答,身旁和帘内前后传来两声痛呼。不知何时,周生停下朗诵,用吕安如相同的办法唤醒了查理。

        查理一醒精神头倒是十足,立刻满嘴错字的夸张宣传自己感受:“今天我算体会到了,啥叫心有余力不足。感叹我心性坚强,哪怕泰山压顶不弯腰!”

        被冻完,姑娘们也不觉得热了,纷纷套上厚衣服,就是厚外套暂时没考虑。

        “我好像梦魇了。”众人重新聚在外面,布朗特不确定地回忆道:“好像有个人总在我耳边吹寒气,不停对我说,睡吧睡吧,那调调和小时候妈妈所唱安眠曲特别像。”

        “是不是这样?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艾拉可以算受影响最低的人,这会特别有心情压低声调吓唬人,用阴森森的样子学唱。

        布朗特遮眼,嚷道:“yep!你别学了。难不成咱们遇到脏东西了?”

        男孩害怕的样子无疑逗得艾拉捧腹大笑。

        查理把门帘解开穿上,双手一背,小大人样陈述道:“从科学角度论证,梦魇多数是因为睡姿不对。但咱们人多势众,不可能一起着道。如此判断,真相便立刻浮出水面,乃是环境作恶。”

        张欣星头疼得厉害,便没刻意装和事老,斥道:“你瞎说什么鬼话!”

        艾拉总觉得自己忘了点啥,结果一扭头刚好瞅见张欣星人中让她掐出深深一道印子,变得和兔子似的三瓣唇。强忍笑意,接上查理话题:“你意思是从科学角度来看问题,咱们只是受这里燥热环境影响,所以集体压力过大梦魇了。和鬼神之说没关系?”

        查理宛若遇到知己,两眼放光地用力点头。

        艾拉有点纳闷地挠挠头:“这种言论从你嘴里出来好怪啊,不应该是另外个小子总结吗?”

        “先别闹了。”吕安如把帽子收整进包里,不到万不得已,她不希望帽子多冒头。拉好包包后,问周生:“你能找到孟梦吗?”

        气氛瞬间变得凝重,艾拉用力一拍嘴,才想起自己忘了啥正事。

        周生从口袋掏出五张无字黄纸,分发出去,强调:“大家不可弄丢了,最好放于胸口或手心。我知道你们有些人是无神主义,但只要还有供奉,鬼神精神力就会存在。”

        人的侥幸心理,往往出现在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情况下,比如现在。大家乖乖就范,连提倡科学角度的查理都偷偷把黄纸塞进怀里。

        周生发完不再多说,聚精会神盯会罗盘,一指身后:“往那边走。”

        吕安如愕然,拦住大伙:“等等,我明明记得孟梦往前走了,他说穿过去就有水源。”

        周生驻足,意味深长地凝视吕安如,没多做解释。

        吕安如则被盯得脑子里乱极了,她和孟梦分开以后,一直坐在门帘外面等他,后面听到古怪叹气才钻进门帘喊艾拉。难道是在那空隙,孟梦回来了?因为什么事情朝相反方向去了?

        不对啊!她进去没多久,周生就开始朗诵。前后不到五分钟,孟梦得通过跑才能经过这里,问题如果是跑,周生不可能看不到。

        越想越进入死结,只得采取一个折中的方式:“咱们先去前面看看,确定下是不是有其他分岔路口,能绕过咱们所在地方走到后方。”

        周生不答话,默默站在吕安如身后,态度等于决定权交给她。周生没反对意见,其他人更不会有。

        吕安如贝齿咬咬下唇,朝印象中孟梦离开的方向走去。

        在查理打出淡淡蓝光中,一行人前行了不到十分,停下脚步。各个面面相觑地对视下,完后一起看向吕安如,等她解释。

        吕安如揉揉小鹿般眼睛,用手重重砸砸前方山石壁,一时无言。

        死路了!不可能啊,她分明记得从两个人分开,孟梦朝前走了最少十多分钟,脚步声才听不到!

        大伙等了半天不见吕安如说话,查理碰碰艾拉。一路上艾拉偷偷和吕安如打听了具体情况,现在出现这样的状态,说她不怕那是假的,但只得硬着头皮建议:“这里太黑了,可能你看错了,要不咱们往周生建议方向走走看?”

        吕安如贴墙避开长短各异的乳石柱,躬身前行。直到把周遭挨个用拳头敲了遍,感觉都是实心后,捏着拳头答道:“好!走吧。”

        大伙调转方向,用了快十五分钟,抵达另一面尽头。没错,是尽头!

        另一面一样是死路。

        双双眼睛瞬间闪过数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最终基本停在恐慌和无助上。

        周生用力抓住查理打光的手,让其靠近再靠近罗盘。张欣星捂住嘴,第一个爆发出大喊:“我们!被困住了!”

        在考试监控前,牟心悦做出和张欣星一样动作,捂住粉嫩嫩的唇瓣,惊诧道:“怎么会这样鸭?尹伊学长,你觉得他们能走出去嘛?”

        尹伊单手支头,双眸半眯,有些倦意地浅笑:“小心悦不是生气了?不愿和我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