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岁岁安如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鬼打墙?

第十五章:鬼打墙?

        “是不愿!”但谁让你是整个学院预测最准的人呢?牟心悦嘟嘟嘴,当然后面这句肯定只在心底承认,才不会说出。

        “哦?那为何勉强委屈自己?”

        显示器闪动的炫彩光芒折射在尹伊银蓝色的发丝上,明明是让人觉得沉静镇定的颜色却透出妖冶之感。牟心悦不去看尹伊蛊惑人心的笑容,强撑起气势强调:“所以现在给你将功补过的机会鸭。”

        “哈~”

        尹伊随手往后理了把头发,无意露出右耳上的蓝钻耳钉,随着屏幕中内容变动闪过熠熠流光,一时间竟有点晃眼。指尖轻轻敲敲屏幕,调出S通道的四维结构。

        “看懂其中玄机了吗?”

        牟心悦凝神盯了会,如实摇摇头。

        “没事,慢慢看。”

        “不能慢了鸭!”牟心悦急得直眨眼,多希望下秒睁开就能得到答案。

        “呵。”尹伊轻笑声,手指输入代码的速度依旧,但四维动态转变的状态却加快不少。最终抛去整体没用的线条,只留下吕安如他们所在溶洞单独简介构图。

        其中三个被标注出的红点连成一条虚线,尹伊耐心问身边小萝莉:“这下看懂了吗?”

        小萝莉认真点头,随即又摇头:“懂了,又不懂,明明很简单,他们为什么走不通?”

        “当局者迷啊~”尹伊双手抱头靠回转椅。

        “希望学弟能快点出现叭。”

        “你应该希望他永远不出现才对。”

        尹伊善意提醒,牟心悦有些心烦地按住尹伊晃动椅子,重重哼道:“哼!都赖学长。”

        奶凶奶凶的样子,无疑逗得尹伊心情格外好。

        周生在不停确定完罗盘所指方向后,甚至检测了两边罗盘是否有破损。所有尝试都得到正常无异的结果,但他没有一丝喜色,哪怕坏了也能解释现在的状况,正常只会把人推向死角。

        “再走两次!”吕安如把包带一收缩,本来斜跨漂亮的款式一下被紧紧勒于腋窝下。现在再丢东西等于雪上加霜,她不能让情况更恶化。

        “好。”艾拉挑头答应,现在除了反复尝试,似乎没其他办法了。

        布朗特主动拉上弟弟手,建议:“我们拉在一起吧,这样最少不会再走丢人,大家在一起也有个依靠。”

        布朗特可以算一行人里最年长的人,考虑角度偏细腻很多。

        大家默默牵起身边人,重新在走向冰心所认为的方向。所在溶洞大部分是尚算平整的巨石所接之路,在往右手边暗处乃是天然断崖,深不可测。经过十多分钟的路程抵达,依然是死路。折回,还是死路。

        反复尝试四次,第一遍有人的步子开始放缓,第二遍多数人呼吸变重。到第四遍张欣星和查理停在周生认定方向,索性不动了。

        张欣星脸色煞白如纸,死死掐住身边查理和周生的手,颤声道:“我们先原路返回吧?”

        “不行,就算原路返回得先找到孟梦。”

        周生为好朋友担心,更心中有悔。孟梦今年才12岁,按理来说自己应该照顾他,就因为贪睡让他独自守夜!

        “团队只要一人碰到传送杯并通过指令,便会判定为全队通过,我们在死路里来回耗没意义啊!”

        “一人?你觉得孟梦能独自通关吗?”

        周生忿忿地瞪着张欣星,他知道自己愧疚不该迁怒别人,只是真不想轻易放弃。

        “你傻了?我意思是咱们占多数人,希望比他一个人要大很多,如果咱们也被困在这里,等于全军覆没。”

        张欣星据理力争,所说字字灼心。布朗特按按另一只手所拉的周生,微微对他点下头,周生怒火才稍稍压下。他们所有人都是经历严峻的初级毕业试炼,当然都懂大局为重的道理,为了整体有时必须在所不惜,哪怕放弃队友。

        暂时沉默,张欣星忙趁热打铁跑到挑头位置,安排道:”走吧,原路返回。说不定孟梦已经被怪物击昏或者丧失比赛能力,早被传出场地了,咱们不能对不起孟梦的牺牲。”

        直接定位成牺牲,众人心里更沉重了,便任由张欣星拉着往前走。

        “孟梦还在,咱们应该回不去原路了,现在找到孟梦是唯一的出路。”

        才走两步被吕安如更死刑的宣判止住,难得说服大伙,张欣星心中不甘猛生,直接问向吕安如:“安如妹妹,话可不能乱说哦,你有什么证据吗?”

        “这是孟梦的厚衣服,如果他真的被清除出场,所带之物会一起消失。”吕安如从包里拿出一件暗红色毛衣,在大家眼前晃了圈塞进包里,抬手指向一处,说道:“那里有我们喝剩下的一次性杯子,我没记错的话,咱们从楼梯下来直接扎营了。刚刚经过那里时,我留意了下,并没有看到来时楼梯。你若不信,咱们大可走过去瞧瞧。”

        说到做到,吕安如一错身,重新来到打头位置,不给旁人害怕的时间,拉着张欣星和一行人走到一次性杯子所在地方。

        特别刻意地在杯子周遭数米来回转转,大家直接看傻了,直到她停下,艾拉结结巴巴地说道:“莫不是鬼打墙了?”

        现在情况让人不能不往这方面想,似乎也只有这个理论能解释得通。查理紧紧把黄纸捏在手心,拉着哥哥的手不断在胸前比划十字架,默念:“主啊,请您保佑我。”

        艾拉本来很怕,一听被气乐了:“你还是求点本土的神吧。”

        “在这里等我。”吕安如放开张欣星手,张欣星这会比惊弓之鸟还殚精竭虑,立马喊道:“安如妹妹,你别乱跑了!大家聚在一起想想办法。”

        吕安如充耳不闻地往侧面走了数十步,手始终搁在墙上。

        查理瞅着她我行我素的样子,低声问身旁伙伴:“莫不是鬼上身?”

        艾拉本能一哆嗦,带入去看也觉得像极了,但不能认啊!抬手照查理头上拍了巴掌,喝道:“别瞎说!你不是崇尚科学吗?”接着抬起头冲前方喊道:“安如你干啥呢?”

        “太刻意了。”

        被喊的女孩扔下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再无后续,接着大家就看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就见吕安如双眼紧闭,直直朝前走去。

        查理吓得和鹦鹉似的,只会重复一句话了:“上身了上身了!”

        “孟梦应该也是这样着道的!咱们快拉住她!”

        张欣星恐惧到极点,脑子正因为处在高度紧张,所以也是第一个惊醒的人。艾拉二话不说松开周生的手,冲上前死死拽住已经往断崖跨出步子的吕安如。

        可惜终究晚了步,自己也被冲力连带了出去。脑子嗡一声,闭紧双眼失声痛哭道:“我被你害死了!我的初吻还在呢,早知道偷偷给学长了!”

        耳边噗得笑声让艾拉气得破口大骂:“吕安如,你还有脸笑!你等着,我投胎转世都不会饶你,除非下辈子你给我介绍个帅哥老公,要和学长一样帅!”

        只是好像骂了许久,恐惧等待中的失重感始终没抵达?刚要睁眼,耳边提醒声响起,好像有个东西被抛出摔落在不远处:“别睁眼!查理把法术灭了吧,点夜灯。不然咱们看不到真正的路,只会在模拟实景投影中死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