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岁岁安如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龙腾虎蹴?

第十六章:龙腾虎蹴?

        模拟实景投影!艾拉不由心中一凛,就是那个据说可以根据特定条件投影出和真实环境一模一样的场景!但有时是虚拟,有时是真实。听说有个学姐去挑战至今无人突破的中升高考试,在其中遇到过,她的情况比较坑,模拟场景是真实,被分为不同层。

        她点起熏香雪山存在,灭了雪山不在,同样遇到绝境的她以为雪山是假的,于是灭了熏香走向显现出路,结果轻轻几步引起雪崩失败了。其实当时雪山出现和没出现的不同,就是多出一条道。

        难怪吕安如让她别睁眼,估计是怕断崖是虚拟出的环境就算了,万一和学姐情况一样,第二层环境也真实存在,特定条件就是睁眼达到多长时间。两人都悬空站了这么长时间,再掉下去未免太丢人了。

        艾拉昂头抹泪,高级考试遇到就算了,他们还是个孩子啊,怎么也出这么难的情况!

        一阵惊诧后是嘈杂地整理啥声音,随后周生大声喊:“好了,吕姑娘你们可以睁眼了。”

        艾拉才不睁,直到脚步声停在她身边,查理用力拍拍她肩膀,她才睁开。瞅着大家略带嘲笑的神情,艾拉梗起脖子吼道:“笑什么笑,小心使得万年船。”

        “是,多亏吕姑娘和拉姑娘帮我等找到破解之法。”周生诚恳躬身致谢。

        就是这个拉姑娘听起来怎么怪怪?艾拉更正道:“我姓钱,不要喊我拉姑娘!”

        “好的,拉姑娘。”查理故意恶作剧,艾拉不客气的照查理又来一下。

        周生挡在两人之中,严肃道:“莫闹莫闹。”转而问下吕安如:“不知咱们下步该当如何?”

        吕安如有点头疼,她发现只要周生恢复冷静说话就会特别拧巴,于是就手把问题扔给他:“判断方向是你的事。”

        “我?”周生紧张得擦擦额头,在吕安如点头中捏下罗盘,一副壮士赴死的决然:“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倘若再失手,有劳吕,”

        “没若是,放心找就是了!”

        吕安如按按耳朵,忙打断对方后面繁琐的客套。

        周生整理好小中山装,特别庄重地把罗盘置于眼前,单臂摆动迈起小正步,朝着之前确定的方向走去。

        吕安如之所以没坚持自己认定的方向,主要是觉得当时孟梦挑着夜灯走了,之后和之前她所看到的了或许始终和他看到的不一样。她当时可能是会一时间晃过真实场景,但毕竟储存在脑海中的多数记忆是查理法术所留之路。

        往往当你把期待值放到最低,努力放在最高时,就会收获意外惊喜。好比吕安如他们现在,走了不到十分钟,稍稍往右边错错,就看到一个甬道口。有丝丝小风吹出,证明不是死路。

        甬道不足一米高,没法正常走过,只能匍匐前行。只不过匍匐的话,出现两个难题,一是谁拿唯一一盏夜灯,二则是匍匐就没法互相拉住。

        挑头人拿的话,狭小空间对光的传播毕竟有限,别说最后一个人能笼罩在亮光中,第三四个人不抬头或者寻找空隙的话,都不一定能感受到光。

        最好是中间人拿,这样看似最顾头顾尾。其实不然,因为这样挑头带队的人危险系数会徒增,不单是一倍。其必须在半面未知黑暗中探索,比让徒手伸进一支关着怪物的箱子还刺激。

        “我可以学猴子捞月。”孟梦不在,喜动的查理自觉充当起了智囊团。

        就是他每次所说建议,需要大家细细琢磨下才能参透。熟悉夏国历史的艾拉比布朗特先脑补出猴子捞月典故,回问:“你意思是每个人拉住前一人脚踝?”

        查理忙不迭点头。

        “对哦,这样就能最大限度确保黑暗中队伍的完整性,如果有人出现情况,前一个人能第一时间感知到。”艾拉有些赞许冲查理抛出眉眼,“没看出你还是个小机灵鬼呢。”

        查理夸张地挺起胸脯笑笑,有些颠不住地自告奋勇道:“要不身先士卒的事情交给我?”

        客套下,正常别人会立刻婉拒,毕竟带头开荒不是法社的活。哪成想,吕安如直接把夜灯递到他眼下,扬扬下巴。

        查理恍惚地眨眨眼,扭头不着调地询问自家哥哥:“早饭才吃一点,现在分外饥肠辘辘,你饿吗?”

        难得用对一次成语,后面的瞎扯可谓漫无天际,从道口一直进行到道内。

        甬道爬行并不容易,尤其首位选手。吕安如需先最大限度伸展手臂把夜灯停在前方,完后挪过去,重新放夜灯,这样循环。

        耗时半小时,实际并未爬出多少距离。好在甬道有凉风灌堂而过,比外面凉爽不少。

        体感舒服不能抵消体力的透支,又坚持不到二十分钟,周生第一个扛不住,申请:“可否休息片刻?”转念又怕耽误大家时间,补充道:“五分钟就好,待我稍加缓缓。”

        “行。”吕安如爽快答应,得亏周生先提,其实她早有些泄力。她的情况和周生差不多,没有能量加持,纯靠体力硬撑。她在心底暗暗发誓,如果这次能顺利通过,一定好好补提升体力,睡到自然醒!

        嗯,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

        刚准备用手抹把脸,抹去灰尘和细微水气。放近看清手心满满泥垢,只得用手背轻轻试试脸颊。

        其他四个法社的人就轻松多了,这会还有闲情逸致聊天。不是听双生子兄弟在夸她,真想一飞鞋踹过去,管它砸到谁!

        “吕姑娘太铁血了,可算我见过最龙腾虎蹴的人。”

        人在疲惫的时候,听听马屁可算很好的特效药。吕安如专门竖起耳朵,却听来龙腾虎蹴这个怪异的词?形容女孩子不求他知道巾帼不让须眉,起码是不是应该用英姿飒爽?

        布朗特认同:“是的,当时她为找路,甚至不惜自己往断崖外探寻。还好找到,否则摔下去,就算有最致命伤害保护,也得摔骨折吧,最少得打石膏修养数月。”

        骨折!这两兄弟还能想人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