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岁岁安如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我从不骗人

第十九章:我从不骗人

        “我们早发现了,”艾拉大大咧咧地靠近小狼人,揉揉他大耳朵,手感贼爽。

        小狼人微微抬起头,让艾拉手处在更舒服的姿势,小声问道:“你不怕我们吗?”

        “为什么要怕?你这么可爱,和安如家的绿绿似的,”瞅着小狼人迷惑的眼神,补充道:“绿绿是安如小时候收养的狼狗,现在老了蹦不动了。没在最合适的时间努力突破身体某项极致,达不到基因进化的标准,所以始终就是狼狗。过得倒是比多数人幸福,天天在安如家吃香喝辣。”

        balabla一堆没营养的话,倒是化解不少小狼人的紧张:“它叫绿绿?”

        “是哈,据说是吕阿姨和盛叔叔起的。安如很多宠物都是他们随性起得,看到啥东西啥色随口就出了。”

        艾拉说最后句话时,把声音压到只有她和小狼人能听到的分贝。小狼人逐渐放松,艾拉悄悄问:“你名字一定比绿绿好听吧,你叫什么呢?”

        “冲。”

        “什么?”

        “我就叫冲。”

        吕安如见艾拉时不时偷瞄她,贼眉鼠眼的样子,就知道没好。侧身再低身来到艾拉身边,轻咳一声。艾拉虎背一振,忙提高声调道:“嗯,冲真是个帅气的好名字。”

        睨睨艾拉假兮兮的笑,和不停使眼色的样子,吕安如厚道没拆台,开门见山问冲:“你知道往哪走最接近出口吗?”

        冲没答话,余光扫到吕安如别在腰间的银剑,眸子立刻蒙上一层寒意。

        银剑没有保护鞘,随意插在腰带内,然而好像会认主一样,无论吕安如怎么活动,它随之划动。是划动,不是滑动。却没伤到她任何,哪怕衣服都没划破。

        僵持住,没人先说话。静可听针的环境里,滴水声愈发清晰。一滴水滴落下发出与众不同的声音,‘滋’打在艾拉鞋面,瞬间烫出个窟窿。好在她穿得皮鞋,只感觉到热度,没烫穿。

        水流的速度无形中又变快了些,艾拉心有余悸地冲小狼人咧咧嘴,安抚道:“抱歉,我有点急事,稍等我们下。”

        拉着吕安如扭过身,耳语道:“他好像戒备心挺强,而且他能提醒我,证明很熟悉周遭环境,准知道路咋走。一会你别说话啊,让我来。”

        吕安如默而不语,两人重新转身回来,艾拉刚好看到地上有滩血迹,偶有新鲜血液落入荡起圈圈涟漪。

        正上方小狼人紧握拳头煞是戒备,艾拉立马了然于胸,跑到查理身边:“药先给我,我给他用下。”

        “ok,记得物归原主哦。”

        接过药品,艾拉讥笑道:“真物归原主就到不了你手里了。”

        查理又要急眼,火红眸子闪过点点调皮,宽心道:“安啦安啦,我知道你啥意思。”

        “哼,坏女子!”

        张欣星始终站在比较远的地方,纠结了会,终忍不住过来说道:“和他谈条件,肯带咱们出去再给他药。”

        “我试试吧。”

        张欣星锢住艾拉肩膀,一字一顿道:“别忘了怪物不可信,就算他能幻化人形,通了人性,怪物终究是怪物,别把咱们不多的可谈筹码浪费了!”

        艾拉错愕地凝视会张欣星,把捏在肩头的手推下。似察觉到她的抗拒,张欣星敛敛神情,语重心长道:“我还不是为了队伍考虑,咱们已经在这里墨迹快一天了,难道出现个机会,可不能放弃掉啊。”

        队伍高定位摆出,艾拉只得跟着放软态度:“我知道了。”

        “我陪你去。”

        周生跟上艾拉,走近就听到让人跌破眼镜的谈话。

        “跟在你身边的是游魂,时间长了它会变成怨灵。游魂只会跟在重要的人身边,我知道它对你意义不同,但强行把灵体留在身边,于你于它都不好。”

        新纪元里灵魂的存在已经被证实,只不过是不完整灵体,或者该说残缺的记忆。

        如此直接的对话,艾拉后悔极了,她就不该留下吕安如独自面对小狼人,两步跨上前打圆场:“冲,这里有药,你先给手止血吧。”情况已经僵化了,再上去谈条件,只怕会直接谈崩吧,只有先拿出诚意。

        “药治不好我的伤,银沧是专门针对我们所设计。虽然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变成一把普通剑的状态,杀戮力也不在。但哪怕这样的它,给我们所留伤口依旧无法得到药品帮助,只能等待长时间自行愈合或者被杀。”

        “银沧?”艾拉读出关键名字,大概猜出是说银剑。不过后面称述太玄乎,向吕安如求证:“他说真的?”

        吕安如如实摇头:“我不知道。”她的确不知道,在今天之前,她一直以为就是圆珠笔。

        “不知冲是否接触过我们另一个伙伴,个子大概到我肩头,眼睛很黑很亮。”

        周生非常客气。

        冲点点头,惊奇询问:“你怎么知道。”

        周生盯着罗盘答道:“我追寻他踪迹卜了一卦,显示离卦下卦五爻当位。离卦本属火,但显现出的卦满是阴气,着实诡异。见到你和游魂,我便大概猜到。”

        “是他委托我来找你们。”

        冲人如其名,直愣愣一句话怼得大伙竞相哑口无言。关键这样找人的方法太罕见,游魂吓人不够,他跟着助纣为虐。

        艾拉嘴角扯出个不自然的弧度:“说开就好,现在带我们去见他吧。”

        “他说你能我帮我哥哥复活。”冲目不转睛地凝视住吕安如,艾拉暗骂声孟梦太坑,心直口快地说道:“小朋友啊,你知道生命为什么可贵吗?因为它只有一次,”机会一词被吕安如按住。

        冲以为艾拉是在装腔作势,于是催促道:“你们快点考虑哦,这里再往前走是活火山区域。每天适合通过时间只剩半小时不到,时间不等人。”

        “难怪这里会有带有腐蚀性的亚硫酸水存在呢!”艾拉感叹,转念反应过来,不对啊!现在好像他们被小屁狼人威胁了?

        远处张欣星发出夸张的一声冷笑,那声调就和你妈警告过你的事情不听,被坑了,你妈的声调一模一样。

        火红眸子满是委屈,摇起吕安如手,撒娇道:“安如,靠你了。”

        吕安如镇定回答:“复活做不到,我可以让别人用咒术或者药品,让它以另外种实体的状态待在你身边,不用每日被怨气折磨到彻底破灭。”

        冲眼睛瞬间闪耀出光芒,恢复些孩子该有的童真:“真的吗?”

        吕安如点头,“嗯,我从不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