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岁岁安如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被囚禁虐待??

第二十章:被囚禁虐待??

        冲激动地把手掌努力抬高,置于吕安如脸下:“击掌,成交!”

        手拍在长着丝丝白毛的掌心,冲急切在前带路,绕过乳石区,简单的曲线道路把密集乳石区域基本避过。

        “安如啊,你明知道治愈社的药或者咒法派的咒术,最多可以让灵体在机器人程序或动植物体内共存5年左右。你这不是间接骗人吗?你和孟梦两个大骗人精。”

        艾拉忍了许久,还是决定问问好闺蜜。

        吕安如眸光沉重低头不语,半晌后眸子一扫低迷,满是惊讶地回问:“不会吧?”

        “靠!你真不知道,假不知道啊?”

        吕安如特别诚恳:“当然是真不知道。”

        艾拉翻下白眼,撇嘴道:“鬼信。”

        “5年左右的快乐也比亲手灭了心爱之人残魂好啊,”吕安如忧伤的语态,搔艾拉心理也不是滋味。但下一秒她立刻知道,自己还是太天真啊!

        “要不一会我告诉他实情?”

        “一会。”一会都到了好吗!艾拉没好气地低声答复:“算了算了,有时活在谎言里更幸福。”

        穿过乳石聚集区,又手脚并用地从玄武岩往下爬了快十五分钟,步入极热的火山的岩浆房。

        当冲说到火山和岩浆两词时,艾拉先低呼道:“会不会爆炸啊?在雪山里也有火山存在,真稀奇。”

        “一看你就是喜欢临时抱佛脚的懒人。”查理撑住哥哥半面肩,洋洋得意地解释道:“地壳活动出现山峦湖泊,雪地里为什么不可以存在火山。岩浆房只是曾经火山爆发所留下,真正会让火山爆发的是一种大型包包。你太坐井观天了,什么都不懂!”

        坐井观天……

        开始稍稍在理,后面太胡说八道,连艾拉个门外汉都能听出漏洞。

        “你是想说孤陋寡闻吧?你博学多才,你倒是告诉我大型包包是啥东西啊?光说没用。”

        艾拉把厚衣服卸下,这次她长经验了。早上出发时,提前从吕安如包里拿出智能一体微机。

        “靠,没搞错吧,体感温度过40°了。”薄薄一块半透明板子置于??艾拉手心,上面显示出的自动测量数值着实吓人,忙呼唤道:“sir,请帮我降温十五度。”

        “好的,女士。”

        半透明板子自艾拉手心飘起旋转,旋转的过程发生质的改变。从平面中心切出十字,四个小面交叉出一个简易风车的样子,快速在艾拉浑身上下旋转。

        这种机械功能转换在现在非常常见了,无论价格高低的一体微机都会携带,没人会羡慕。只不过出现在这样的环境中,难免大家都眼露羡煞,偷偷往艾拉跟前靠近。

        连本来要争论的查理,话锋一转:“你目无王法,考试禁止携带一体微机!”

        艾拉悠哉地小腰一扭,走到吕安如身边,拽拽道:“考试规则说的是,会封禁网络,又没说不许携带微机。无网微机一样可以实现很多本地携带程序啊,是你思想太局限了!”

        “电量不足10%,五分钟后变形消耗状态会自动关机,请插上电源。”

        刚拽没半分钟,一体微机残忍宣布。

        查理得志地仰头大笑,动作浮动太大,布朗特让牵动地叫苦连连。

        一时间,更热了。

        “安如妹妹,我没见过帽子的型号,它应该是最新款吧。”张欣星脸和红透了的苹果一样。

        专门送上来的恭维之词,吕安如自然清楚其中深意,答道:“它也没电了。”

        “好吧,还多久到啊?”张欣星始终没正眼看过冲,这会不是汗流如瀑,不会去问自己眼中的低等生物。

        狼的警觉性从来不低,进化成狼人只会更甚。冲早感受到张欣星的厌恶,加上步子加快,重新把两人距离保持回该有的长度。

        张欣星怔了怔,冷哼道:“不懂规矩的畜生。”

        又走了五分多钟,马上走出折磨人的岩浆房,冲突然停下,说:“到了,咱们进去。”

        “这……”艾拉驻足,在色彩斑斓的容颜花纹中有个暗色的口子,不用心根本无法其存在。“往里走的话,温度会不会更高啊?”

        但似乎没的选择,周生带头吕安如跟随低身进入了口子。等最后张欣星不情不愿的走进后,鬼面变成白雾,堵在门口,本来容易混淆视觉的口子立刻消失了。

        好在走入以后,温度舒适多了,最少是人能接受的范围内,不知道是鬼面雾化的缘故还是这里原理和窑洞差不多。

        没多久,一抹熟悉的光泽出现。每个人不管说没说,多多少少有过担忧孟梦,毕竟年画娃娃样的他比较讨喜,不是他独自守夜不会发生悲剧。自然也都有脑补过再次见到孟梦的场景,有可能被囚禁虐待。

        所以队形始终前中后都有法社,时刻留有防心,心照不宣地认定为在进行营救。

        只不过等亲眼看到现在这样的情景,真的让人,太啼笑皆非了!

        孟梦坐在舒服的狼毛毡上,身边摆放着小夜灯和各色水果,见众人出现,一扬手里吃剩半根的香蕉:“大家一定渴了饿了,先来休息会吧。水我打好了,最少今天能管够。”

        没人往前走,更没人觉得问候暖心,你看我我看你,张欣星不爽地对冲喊道:“你给他用了什么咒术,”说完觉得不对,改口:“忘了,你根本接触不到高级学习,是你找肮脏的灵体附身了他!”

        冲猛地一拧头,对张欣星呲出锋利的獠牙:“再侮辱我哥哥,我就杀了你!”

        “大家怎么啦?冲是很好的狼人啊,不是他救我,我根本不可能平安在这里等大家。”孟梦跑到一群人中间,着急解释:“都别生气,一定是有误会,静下心来说开啊。”

        “周生,你劝劝大家啊。”见没人听劝,孟梦急得抓住周生肩膀摇晃了两下。

        两个人默契的动作出现,周生眼眶一下湿了,伸手把孟梦拥抱进怀里。

        半晌后,艾拉把苹果咬得嘎嘣脆,恍然大悟地总结道:“所以你当时为了取水,卡进其他怪兽设置的陷阱裂缝,多亏出来揽食的小冲救了你。”

        “这话怎么听着有点怪啊?好像一个凄美的故事,叫,”艾拉想了半天没想出,吕安如补充道:“狼爱上羊。”

        “对!”艾拉补充完,孟梦怕又引起没必要的误会,匆忙解释道:“你们如果见过陷阱就知道,根本不会是小冲设置。”

        “为什么?”

        “因为太大了,是捕杀大型动物专用的东西。”孟梦说着夸张用双臂比划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