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岁岁安如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这、那、全都是

第二十一章:这、那、全都是

        “好吧,既然小冲和咱们一样是想逃出这里。择日不如撞日,没必要等深夜行动,现在就走吧。”艾拉越说越起劲,倏地从狼毛毡站起,双手摆出自由女神状,问:“亲爱的伙伴们,有没有人和我一起去勇闯天涯!”

        大家默默看着她亢奋的样子,没人答话。一首古怪的bgm附词弹出脑海,我正在看着你,看着你,看你装b……

        终于查理破功笑道:“噗,艾拉小仙女……”

        “靠!”艾拉撸起袖子,喝道:“这个梗过不去了是吧,谁还没点自我标注啊?”

        查理笑得直捂肚子:“太王婆卖瓜了。”

        “我今天非撕烂你嘴不可!”

        “别打,别打,”孟梦坐在两人中间,用手护住头当人肉阻隔器,坚定道:“咱们必须深夜再行动。”

        艾拉心念刚动,哪能轻易放下,“小孟梦,我知道你为我们受了很多苦。”似乎觉得这样煽情的话语不足表达自己心情,拍起胸脯对孟梦保证道:“这次不用你做先遣部队,我们会保护你。”

        “不是。”

        孟梦要解释,艾拉拍拍孟梦肩膀,大义凛然地说:“没啥不是,我知道你想为队伍出份力。以后多得是机会,这次咱不急哈,就让我们这些老骨头冲在前面。”

        周生才喝进口中的水,一下喷出。

        “哎呀,你自己看吧。”

        不给说话的技能太牛,孟梦挨个把大家驱逐出圈,最后自己同样站在外围,一把掀起羊毛毡,半米左右直径的半圆形悬空断口赫然出现。

        吕安如离得最近,前腿扎稳身子前倾,大概扫了几眼直下方深渊,没看到底。张欣星和周生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两步,不敢相信自己刚刚还围它而坐呢。一股股风从下方刮入,有股让人不舒服的腥臭味。

        “你应该早点提醒大家啊,万一有人掉下去呢?”

        张欣星有些愠怒地看向孟梦,孟梦忙踮起脚尖捂住她的嘴,同时把自己声音放得特别低:“现在没有东西隔音,大家说话小心点,千万别惊动下面。”

        孟梦神秘兮兮的样子,无疑勾搭起艾拉好奇心。抢在查理之前,快速趴在裂口边缘往下望去。除了黑黜黜的被削成楼梯般巨型断崖,层层叠叠横在那,没看到任何。

        “没,”才吐一字让孟梦严肃的神态逼回,调整声调,轻轻道:“没东西啊。”

        孟梦提醒:“往断崖层上看。”

        孟梦把挂在颈部的望远镜带上,半个身子都垂了出去,努力往离得最近的断崖层细细一瞧。紧接着整个人缩了回来,双臂一撑地,从原地弹起。惊恐地捂上嘴巴,卸下眼镜瞪着眼睛,不住朝下面戳戳点点,并发出‘嗯嗯啊啊’的沉声询问。

        怪叫声音,孟梦还真听懂了一样,沉沉点下头。

        “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布朗特躺在地上,之前吃不着喝不着,现在还看不到,格外有些焦躁。

        “我一起解释吧,大家都趴在边缘。千万不要把东西碰下去,更不要发出声音。”孟梦招手呼唤,看除布朗特外基本趴好,小声道:“在右手边第三层断崖处有个唯一可往上爬的通道,是小型动物一次次通过踩出来的路。咱们只有越过下面两层断崖,并不让其中的怪物发现才能抵达,从那儿爬出去是离出口最近的门。”

        在孟梦指指画画中,其他人接过艾拉望远镜逐个相传看完,先后用力捂住嘴。因为他们满眼全是动物,分布在每个断崖层。而且多数具有攻击性,说通俗点,就是人们口中常道的怪兽其中一种大类。

        下面修炼出人形的并不多,基本保持原本体态。有在废弃胶囊冷冻仓睡觉的北极熊和海豹,还有在修补过可拓展隐形空间水缸嬉戏的小海豚和河豚等等。最夸张的是,正下方最靠近他们的一层种满热带植被,毒虫和毒蛇恣意穿梭。

        “大家别怕,经过我昨夜对多数已知动物的观察,我发现在临近黎明的时候,70%左右动物会去捕食,而夜猎动物刚好会回来休息。咱们可以打时间差穿过去,这点我和冲求证过,他在这里生活了快二十年,他也认为可行。”

        虽有孟梦补充宽慰,但真实的凶险就摆在那,用洪水猛兽再贴切不过。

        艾拉牙齿打颤地问:“捕食?互相捕食吗?”

        “我听冲说,好像在另一面有几个这样的栖息地,是去捕食别的栖息地动物或者植物。”

        听着描述看着下面,吕安如都觉得头皮发麻,问冲:“没其他路可走吗?”

        冲回答的相当直接:“除非你能徒手攀登海拔3829的火山岩,下面不难,到2500米以后受外面冰寒气温影响,石壁上结满厚冰层。”

        “3829……”吕安如重复冲给出的精准到个位数字,思忖片刻,提问:“我们之前好像没下行如此多米吧?”

        “你没想过其他可能吗?”

        其他可能,吕安如骤然想起冲层说过的话,再往前就是火山岩浆房。原来他们在不知不觉中,走了最近的直线距离,已经抵达当然看起来遥不可及的雪山群。

        冲见她在短短一分钟内转换了几种神情,知道对方应该猜出正确答案了。于是起身离开,走到墙边躺下,闭目养神。

        思前想后对比,发现选来选去都是死路啊,吕安如错开身边艾拉。几步跨到周生位置,席地而坐,拍拍他小腿。

        周生猛地立起硬邦邦身子,双腿齐发力往后移了数米,坐到比吕安如还靠后的位置,才对她露出个尴尬不失礼貌的笑容:“我恐高。”

        吕安如表示理解地点下头,道出重点:“刚刚冲说的话你听到了吗?”

        “听到了。”

        “真的没其他相对来说安全点的路吗?”吕安如现在都不敢说安全一词,还得加个相对。

        周生凑到夜灯前,认真看了会罗盘,沉重回答:“我当时说过,咱们必须得经历一次绝境逢生。我觉得,应该是此处了。”

        感情之前几次危险的情况,那样都称不上绝境?吕安如缄默。

        一旁传来艾拉没心没肺的小声惊诧:“哇,你们看第三层右手第三个断崖层的大猫好帅啊,我还没见过这样大体积的大猫呢。”

        望远镜被人从头上拿下,就听那人答道:“它不是猫,是美洲豹,我只在博物馆见过标本,据说十年前就灭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