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岁岁安如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骗。

第二十七章:骗。

        从远处的绿点数来判断,靠硬拼如果他们先藏在暗处做好准备,吕安如有自信,那也打不过。数量产生质变啊,外加他们这边还有孟梦和周生两个完全无武力值的人。更别说,现在对方先占好有利位置。

        查理和布朗特平时看起来不靠谱,这种时候,反应过来后,自觉分左右各站一面,摆出防守的样子。艾拉悄悄拉拉她衣角,她回以轻微摇头。

        就算冒着可能场景重叠的风险,让艾拉和布朗特雷火交加点着森林。之前降落的半坡就是废弃塑料混着土堆积而成,还有不少类似的矮坡。等于无形中具备了天然树木和废弃燃点,火肯定能放,但帽子一次承载量多出一个人,抛弃谁都不好。

        要她说生气冲的背叛吧,倒不至于,他们之间谈不上背叛这个词。这词还是要有感情和信任为基础,他们没到那样厚度。但冲未免演得有点太像了吧,莫非狼从小都是教怎么一步步圈人上套?诡计多端好像是狐狸的风格吧。

        气氛凝固住,吕安如知道一个能进化成功的特例,无论是在哪个物种里,都是非常珍贵的存在。

        果然,头狼前爪不再越界,抖抖身上白粽相间的毛,苍老的声音从它血口中传出:“你是想比,我的爪子快,还是你的剑快吗?你如果尚有一丝理智,放了他,我让你们安全通过这座森林。至于其他地方,就要看你们跑得够不够快了。”

        头狼说出清晰的语言,甚至倒着几分讥讽。吕安如倒不意外,在动物的规则里不牵扯钱和权利,就是谁更横谁说得算。只不过它都没进化成人形,手里的人质是什么情况?

        “我们加起来应该不够你族人塞牙缝,而且你应该知道,会有人在远处默默保护我们。为了几个不相干的人,牺牲已经进化的优良血统,还可能引起开战,太没必要了吧?”

        吕安如说着道理,手中的银沧依旧往前逼了点。能看到冲每次喉结滑动几乎是贴着剑锋而动,现在只要她稍稍手抖下,立刻见血、封喉。

        如果银沧如冲所说不假,便是真的见血封侯。哪怕只是个小口子,喉咙可不比手。

        “你们违反约定,进入禁区,恐怕没人会跟随上来默默保护。我可以再给你附加一条,只要你放了他,我会送你们回到本来的路上。你们正统路上布满约束我们的东西,人类曾对这里多数攻击动作做过实验。那种东西会让我们自动想起曾经的痛苦,所以一般不会有动物往那条路上去。”

        头狼的话,让吕安如心一沉,禁区?实验?原来所谓的符咒,不过是一种痛觉记忆的触发图。

        不光她,艾拉也低呼声,小声道:“好残忍啊。”

        吕安如视线始终没离开过头狼一对幽深的眸子,却没找到一丝虚张声势的意味。从遇到冲以后,她隐约也觉得有点不对。

        这些后话回头再想吧,小鹿一样的眸子弯成半圆:“我知道狼从来一言九鼎,所以不如人质交换下,你换他。等回到原始路上,我放你离开。”

        “小女孩,你有点自负过度啊。”

        头狼话音才落,里圈的狼们纷纷后腿半屈,前腿前伸,满目凶光地锁住吕安如,发出代表攻击的低吼声。愤怒的低吼,一圈圈扩张开。

        它们当中部分没进化的狼或许听不懂吕安如说什么,但是她挑衅的神态摆在那,狼是服从力最好的动物。一旦一只发起攻击,除非死,不然它们不会抛弃同伴。

        查理双腿直打颤,瑟瑟冒出一句话:“鬼哭狼嚎。”

        布朗特非常感动地赞赏道:“查理你说对了成语。”

        艾拉怒喝:“有点正行!少扯没用。”

        强压之下,吕安如只得考虑planb。不行只有让艾拉和布朗特先点了林子,帽子载着众人,能飞多远是多远吧。未知的危险,好过已经的。

        微侧头,保持警觉目光不变,对艾拉安排小声道:“一会你和布朗特看我手势,剪刀就是攻击,尽量把法术最大范围铺开。”

        艾拉‘嗯’了声。

        “好,我答应。”

        头狼突来的答复,让吕安如险些栽倒,真想问,你是不是故意的啊?太会挑时间了。

        不过能答应当然最好,省了太多事。

        就在吕安如压着冲往前走去做交换之际,冲说话了:“你们是在考试吧?有没考虑过,如果从原路重新走,浪费的时间等于你们已经出局了。”

        说得在理啊,她不是没考虑过,但当下的情况不容她多想考试之事,肯定得安全第一。

        现在被提出,吕安如定住脚步,问:“你什么意思?”

        “我带的路就是最近抵达下个出口选择。”

        冲说完,头狼血口怒张,吼出撕心裂肺的恼意:“冲!你要走你父的老路吗?和人类做交易,你难道不知道他的后果有多惨!平平安安待在这里,让我来照顾你。”

        “他惨?当时被选中去守卫大家巢穴之门的兽族,到底是你还是他!他惨也是你造成的!不要再跟着我,我不需要保护。我就是要出去,不光要出去,还要带走我父亲,你们这些懦夫不值得他守护!”

        猛地臂间的人开始颤抖,几滴冰凉的液体打湿她卡住他喉咙的手臂。吕安如心里跟着有些说不出的酸楚,它们把这种满是垃圾堆建而成的地方,称之为巢穴……

        刚刚她所战的白毛怪是冲的父亲吗?

        “好,你不认我可以,但不要相信人类。回来我们这边,最少我不会害你!”头狼声音一样开始嘶哑。

        “他们比你值得相信,是我父亲让他们进来,他们身上有我父亲的钥匙!是我父亲让他们来接我出去!”

        !!冲的大喊瞬间惊住了在场所有人。

        利用交换则罢,一而再地利用感情,未免太可耻了!吕安如扭过头,眼角泛红地死死盯住孟梦,她以为孟梦只是骗了冲救人的问题!

        孟梦羞愧地低下头,不作解释。

        “傻孩子,你被骗了。”

        丛林由远至近一阵抖动,率先走出一只威风凛凛的狮子,所过之处,其他动物皆俯首让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