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岁岁安如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传小纸条

第三十五章:传小纸条

        狮王望着前方,瞳孔有些涣散,好似眼前所见是它最为痛苦的回忆。悬在半空的前肢渐渐开始发出微弱的颤抖,扛了会,它满目不忍,终放弃挣扎。前肢落在地上,整个身子晃荡不已。

        就算如此,它依旧没有倒下,如一座无法征服的大山屹立。

        比起它的坚韧,圈内其他头领则痛苦万分,黑熊在地上直打滚。蛇似乎以为它的猎物就在身体中间的空地,不停从头缠绕到尾,随时可能一个不注意,就把自己身体扯出死结。

        禺骜前爪不停刨在地上,“停下来!”刀锋一样的指甲劈断在混着血的泥土里。

        “好吧,

        直到布朗跳出压住它的后脊,它才被迫停下可怖的自虐行为。布朗特始终掌心时不时闪过小小电流,代表他没有收了光系法术。

        相比他的谨慎,查理就随意多了,把制服的脑虫丢入圈内,开心地艾拉等人炫耀道:“查理出马,一个顶俩。”

        艾拉‘切’声撇撇嘴,瞅见吕安如凛冽的扫视,忙加快手里的活。完工后站在洞口内侧,挺拔的好像受过专业训练的门迎。

        动物们饱受折磨的样子,连张欣星都不忍直视,吕安如就不信狮王不难受。

        “洗脑我们不接受,不如我们正常去考试,咱们当做从未相见。你们不要追捕,更不要给我们添麻烦。出去后,我可以答应你,对这里的事情守口如瓶。”

        吕安如推心置腹的建议,依旧没撼动狮王的铁血坚持:“休做梦了,现在不是你们死,就是我们活。”

        瞧瞧这话说的,吕安如无奈摇头:“好吧!那便战吧。”

        “怎么还不来啊?”艾拉用口语问吕安如。

        “别急,飞虫们传达信息的速度非常快,估计它们是在部署从哪攻破吧。比如那,”吕安如把下巴朝之前冲让她逃离的洞口比比。

        帽子体型变大两倍,稳如老狗地坐在上方堵住躁动不断的洞口。

        吕安如从包里拿出绷带帮冲把大伤口包扎好,拖着宁来到圈外,帮着布朗特一起把宁和禺骜推进狮王旁边。

        “来了来了!”

        艾拉兴奋地摩拳擦掌,眼瞅黑压压的飞虫打头阵,气势磅礴地冲过来。就在刚够攻击距离之处,它们调转方向,朝右边去了。

        “怎么跑了?难道我被发现了?怪物也挺怂啊,知道有危险选择放弃老大,66666。”

        “不可能,这种事人做比较多,动物不会。可能只是调虎离山,你还是别掉以轻心了,守好了。”

        张欣星提醒,她现在最闲,让她守着默念咒术的周生和保持自闭的孟梦。

        艾拉不爽地翻翻眼睛,不耐烦道:“好,知道了。”

        吕安如盯着地上,忽的冲艾拉大喊:“把洞口也补上,去守到周生身边,不要让任何动物贴近他。”

        艾拉惊诧地反问:“专门留出的唯一入口也补上?”

        “对!”

        绝对的指令下达,艾拉哪怕再好奇,唯有忍住执行。

        “帽子,你起来吧,放它们进来,咱们准备收网了!”帽子恢复懒人沙发体积,郁郁飘到吕安如身边。女孩拍拍布朗特,叮嘱:“只可进,不可出。”

        布朗特会意地点点头,查理激动询问:“我的任务呢?”

        “把贴近的动物往里面送。”

        吕安如重新来到冲身前,双手抓住他两只健壮的狼腿,倒走一步,让他拉回去半步。没看出挺沉,重新摆好心里重量定位,鼓足劲拖动起来,没看出小狼崽子比他叔叔还壮。

        颠簸的路让冲逐渐清醒。熟悉的明火一下让他大感不对,侧头发现远处活蹦乱跳的艾拉,叱问道:“你怎么会没中毒?我明明看到你们都不止一次喝下孟梦打得水。”

        不说还好,一说气得艾拉叉腰就骂:“亏我还把你当朋友呢!你是欺负我们队伍没治愈社的选手对吧,中毒就没法解。我们队伍虽然先天不足,但是我们可有两个动脑子的人呢。得亏他们猜出了你的小伎俩,哼。”

        艾拉说着,不住拍打周生后背,不知分寸的手劲拍得所念咒术一卡一顿。肩膀让张欣星捏住,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冲周生直哈腰道歉:“你当我不存在哈,继续继续。”

        冲不甘地蹬腿,想挣脱吕安如的拉扯:“放开我!你们这些狡猾的人类,早把银狐策反了!”

        银狐趴在圈边缘,蜷缩成团,虚弱地苦笑道:“小狼少主,您可别抬举我了。这次属我最亏,帮鼹鼠救了您吧。没苦劳还被禺骜姐姐扣上私吞战果,现在可不敢再给我扣个叛族的罪名哟。”

        “之前他们被擒,狮王亲自安排的看守,不可能给他们时间部署。只有在你洞穴,他们策划了所有。你还说你没有叛族?”

        冲越说越激动,后蹄蹬力更大,吕安如力气哪里比得过他。懒得白费劲,一脱手,冲后半身摔在地上,重新扯动伤口,疼得他不禁倒抽冷气。

        吕安如对准他四肢上伤口挨个来脚,确定他没法添乱后,拔剑站于鼹鼠打出的洞口。

        “你!”冲从牙缝里蹦出一个字,又疼得捂住伤口只喘。

        “呀,好狠的心呐。”银狐娇叹:“果然江山辈有才人出,连老狐狸我都被算计了。”

        “哈哈!”听得艾拉一洗心情愤懑,控制不住自己,炫耀道:“一看你们就没参加过正规考试,不知道考生为了能通过考试,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在重重监视下,传个小纸条作作弊对我们来说,小菜一碟啦!”

        “小纸条是啥?”

        “小纸条是什么?”

        白狐和冲都和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一样追问。

        “说起小纸条,”

        说到一半,一只绿头带队苍蝇直奔她大张的嘴飞来。艾拉匆匆闭上嘴,手比剑指,心理默念火法口诀。

        火球烧落苍蝇大部队多数战士后,艾拉气得跺脚:“靠!不公平啊,这么多人为啥挑我发起冲锋?觉得我一血好拿吗?”

        吕安如心情转好,笑道:“死于活多,昆虫交给你和张欣星了。”

        “凭什么恶心的给我们啊?要不咱俩换换?”艾拉一开口,飞出洞口的虫子们立刻有了方向。火球被迫接二连三砸出,有几分发泄的味道。

        先遣部队飞完,鼹鼠贼溜溜地探出头,和吕安如闹了个大眼对小眼。才想钻回去提起后面伙伴,让吕安如一剑挑起它穿在身上的小背心,扔向蓄意待命的双生子方向。

        双生子漂亮接住,送入圈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