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岁岁安如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都是唯利是图

第三十九章:都是唯利是图

        当吕安如和艾拉提到星丝城的月占卜师,周生心底就如同平静的水面,被丢入块石头,还非小石头,是巨石。准确砸到他心中最期待之处,随之水面泛起涟漪,久久不能平息。

        借着帽子发出的微弱光晕,周生盯了半晌手中罗盘,直到在手心留下铜边留下的印记。

        终于,他鼓起勇气,爬到两名女孩身边,轻声询问:“吕姑娘,不知你睡了吗?我有重要事情要说。”

        他说得极轻,边说边抓起滞留在地上的水壶,让旁人看起来,只是过去喝水。

        吕安如睁开眼睛,刚准备说有事起来再说,她连续三天,一共睡了不足五小时。没帽子守在一边,始终不敢睡死,这样还出了问题呢。

        当看到周生凝重的注视,她没有起身,把水壶塞给周生,意思回去喝。

        周生欲言又止,只得悻悻抱住水壶回到男生们休息之处。打开壶倒入卡在旁边的一次性水杯,咕噜咕噜喝了两口水。饮尽把废纸杯扔出,废纸杯倒地,滚出团团废纸。监守飞虫全当是人类不知道环保,反正一路见怪不怪了,却不知道里面藏着信息。

        吕安如特别随意地摆出睡不着的姿态,转身扒拉地上废纸解闷,写过字的纸和白纸在光下区别大了。

        她扒拉着几个做掩饰的纸团,随后快速把两个颜色深点的纸团揽入手心,又继续扒拉其他几下。

        倦意满满地打个哈欠,面朝艾拉,小心把手里东西半显。

        艾拉差点惊呼出声,好在关键时,长了个脑子。躺到吕安如身边,对帽子申请道:“我好困啊,能不能你守前半场,我守后半场啊。”

        帽子非常爽快地答应:“行。”随后补充:“两张赞赏卡,你可以休息全场。一张,你休息半场。”

        艾拉气得对着帽子朝脖子比出杀人的手势,恶狠狠道:“欠着吧,出去给你。”

        躺到吕安如身边,把盖在她身上的大衣,往自己这边拉了拉,用口语问:“怎么了?”

        吕安如快速把已经展开的纸条塞到艾拉手里,艾拉转过身,作势揉眼睛。两指卡住,揉着快速阅读着。

        看完努力保持镇定,翻身将吕安如搂入怀里,媚笑道:“小娘子,今晚你陪大爷睡吧。”

        贴近吕安如耳朵,问道:“现在咋办?万一咱们提前准备起来,打草惊蛇就不好了。”

        纸条上周生写着,他预测他们真正的绝境在半小时内到来,必须提前提防。

        吕安如钻进艾拉怀抱,整个人埋进艾拉胸前。不管从近从远看,只要不是艾拉角度,所见皆是她在艾拉怀里浅眠。

        借着从她和艾拉交叠胳膊缝隙透进的微弱光芒,把两个没写字的纸团展开,用早抽出来备用的笔快速写着。

        写完快速把其中一团塞进一旁张欣星手里,这种情况张欣星自然知道事情需要隐秘,攥紧纸团,自己找角度去看了。翻身满面睡得不舒服的难受,特别无意地手臂一扫把地上所有废纸扫开。

        几团废纸被扫到接近男孩们休息之处,未惊动任何,因为有一团纸直接滚到周生身前。

        周生本来就一直盯着远处动向,立刻用袖子遮住纸,缓缓用另只手拿起,偷偷看完,瞳孔瞬间放大。

        纸条上只写了两行字:用禁锢动物的咒术,你念,其男配合守。可执行,闪两下回应。

        禁锢动物咒术,他只在书籍里看过一次,而且他并非法社咒术派,他来念。真的可以吗?万一不行,岂非害了大家!

        吕安如保持姿势,眼睛时刻留条缝,一直在等,迟迟不见回应。她心底跟着慌起来,从周生所写纸条能看出他特别不自信,所用句子一概是反问和咨询她的意思。

        现在最不能浪费的就是时间了!又等了会依旧没回应,吕安如打着哈欠坐起身,抱怨:“不是远离岩浆房了,怎么还热啊?嗓子干死了。”

        站起身走到周生身边,手按在周生肩头用力捏捏,随即拿走水壶,回到原处。

        吕安如的手劲很重,捏疼了周生,但他心中只留下一个念头,吕安如是女孩子,能勇敢到为了给他鼓劲,一而再的采取冒险举动。他为什么不能放手一搏?许久不见的勇气被抓了回来。

        周生快速把纸条传阅给双生子兄弟,没多久男孩子所在方向闪过两次照明法术光点。

        之后一系列的配合了,直到现在他心里仍如小鹿乱撞般。

        布朗特小步跑到吕安如身边,笑盈盈询问出满是铜臭的问题:“吕姑娘,你说只要配合的好,出去以后人人有奖励。哪怕学院不发,你个人会发。应该不会骗我们吧?”

        “不会,只要我能力范围之内一律办到,你们现在可以想想自己有什么愿望啦。”

        吕安如答得干脆,艾拉等人立刻听出猫腻了。

        查理非常失望地开门见山问:“你啊?不包括盛冥学长吗?”

        “当然不包括。”吕安如笑得无害极了。

        “没劲,本来还想让盛冥学长单独对我传业授课呢。”

        “觉得没劲,可以弃权啊。”

        查理气得直接跳脚:“你太不厚脸皮了!”

        布朗特对弟弟按按手,依旧满面笑颜地说:“我能把被帽子黑走的赞赏卡要回来吗?”怕吕安如不答应,又补充句:“我和查理兑换这一个愿望就好了,毕竟也是为了救你嘛,于情于理,”

        吕安如点头打断:“嗯考完给你。”

        “谢谢啊。”布朗特立刻甩给查理一个‘瞅还是哥厉害吧’的眼神,查理没劲冲他翻了翻眼睛,不想搭理这些人,全是唯利是图。

        一听真能实现,艾拉和张欣星争先恐后地说了自己愿望。不过她们倒是聪明多了,打着擦边球,比如艾拉希望就是她和盛冥出去的一天,带上她。

        孟梦则希望只要大家能顺利通过考试就好,这愿望其实是最难的,不活活把吕安如当菩萨呢。

        “周生这次你的功劳最大,想好要什么了吗?”

        只剩他没说了,吕安如主动问道。

        周生犹豫片刻,低声问:“能不能去星丝城带上我。”

        瞅着他别扭的样子,大伙以为啥大事。结果就这点小事,艾拉摆摆手,抢答:“对安如来说小菜一碟啦,到时通知你哈。”

        周生两手才拱起准备行礼,冲低声道:“都安静,前面不远处有人。”

        “什么人?”

        “可能是寻你们来的。”冲面色沉重,吕安如摆出让他放心的手势,对身后交代:“都别动,我和他先去看看。”

        和冲俯身过去,躲在乳石后定睛一瞧,瞬间呆住,竟然是宁光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