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岁岁安如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现在道歉不算太晚

第四十四章:现在道歉不算太晚

        不远处人群一片哗然,有些人用力揉揉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见。之前已经心里泛酸的女孩子,此刻化身柠檬精,煽动人群:“吕安如好大的胆子哦,仗着自己弟弟是盛冥学长就可以为所欲为吗?真是不把王室放眼里。”

        煽动一起,大伙才恍然想起自己该干啥,不少人冲上前打算先制住吕安如再说。今天他们后知后觉的次数格外多,主要眼前看似可爱柔弱的女孩子所作所为太出乎意料了。

        他们一动,艾拉等人就和打了鸡血一样,迎上来发起反攻。主要刚刚被打蒙了,才傻傻站原地发呆,好在狮王在第一时间保护了他们。

        对方所谓的同类,还不如动物们。既然这些人都没顾虑他们安危,他们何必顾虑这些人?

        吕安如已经长脸地擒住王,他们在拖后腿可太说不过去了。

        艾拉带头跑到夺目两人前方,安排其他人学习动物们保护他们的样子,站成一排,把吕安如和宁光挡在后方。

        抬手丢一排火球,来势汹汹的巴结之人不得已放缓步子。主要吕安如和宁光位置太近了,怕万一错手伤到金贵之人。他们可没吕安如的胆子,惜命。但也不能一直看着吕安如放肆吧,于是留下几个法社拖住艾拉他们,其他人围上文综的人们,纷纷集思广益。

        吕安如单手撑地,单手重新抬起,重申道:“你和他们一起走。”

        抬到半截的手被宁光紧紧锢住皓腕,他借力坐起。用另只手背擦掉嘴巴鲜血,揉揉感觉快断的鼻梁。

        死丫头越长大下手越没轻重了,更不分场合,必须好好管管!

        “我生气了,现在道歉就原谅你。”

        小鹿一样澄澈的眸子却嫌弃地瞪眼宁光,吕安如腔都没搭,专注于抽出手。无奈试了几次都未得成功,便反抓住宁光。

        忽的,宁光余光瞥到一抹鬼鬼祟祟的身影。手上用劲朝左一拉,吕安如被带得倾斜。熟悉的攻势再次从她耳边划过,差点打上宁光有些泛青的鼻梁。

        高樱匆匆收回架势,再无盛气凌人的样子,有些羞涩地认错道:“对不起漩光殿下,我不是有意的。”

        本来她占了个非常好的先机,因为她始终留意着吕安如的动向,便在出事后第一时间偷摸过来。如果现在能和宁光一起控住吕安如和对方几人,他们就不用处在被动了。

        可惜啊,儿女私情误事。

        吕安如反应过来直接对前方求助:“艾拉快来帮我,把他们绑住。”

        听到求助,查理非常萌萌地扭身问吕安如:“你也用帮忙?”方才不是牛到一人面对所有吗?

        “废话!”吕安如喝道,单手从帮里抽出登山绳,对想抽手的宁光露出狡猾的微笑。随即布朗特和艾拉接过登山绳,配合查理,七手八脚地在宁光身上打了结。

        艾拉就不会和查理一样没见过世面,自己太清楚吕安如了,对方向来原则是,胜利的一方才有面子。

        “一个人帮忙就好了,不用都来啊。”

        吕安如的话就晚说了一分,我方防守只剩张欣星,瞬间让对方已经默默靠近的人控制。不费吹灰之力,艾拉等人也废了,只剩抓着宁光的吕安如。对动物们的攻势又起,而且更狠烈,人们报复式地挽回所丢颜面。

        艾拉他们被擒,自然还没绑结实的高樱也被解救了。几次吃瘪,高樱气得满面通红,对准吕安如秀丽的脸颊就要呸口痰。

        吕安如哪能由得她欺负,想都没想,死死抓住登山绳,往宁光身后闪去。

        日思夜想的面孔近在咫尺,可是高樱哪有心情高兴啊,硬生生把已经到嘴边的痰咽了回去,脸色别提多绿了。有些狼狈地挺直身子,钻进人群。

        讨厌的轻笑又来了,依旧满腹胜券在握的自负。

        “呵,现在道歉不算太晚。”

        “少做梦了!”吕安如轻声道。

        宁光没恼,侧过头,女孩扑闪扑闪的浓密睫羽映入眼帘,他用耳语回道:“还不算太蠢,知道这会惹怒别人对你没好处。”

        “讨厌!”吕安如一把推开洒在耳畔的炽热呼吸祸首脸颊。

        两人有些暧昧的样子,看呆了围在周围的人们。一时间,大家好尴尬,不知道该不该强行制服吕安如。

        会不会制服了,反而会让王子殿下不开心?

        “什么东西?”忽然有个人用力扇了自己一耳光,随后从外围开始,人们陆续开始不住扇自己耳光。

        看得艾拉等人心情大好,艾拉笑骂道:“天道好轮回啊,活该!”

        嗡嗡声四起,吕安如却笑不出声,冷声问宁光:“你队伍没有人带昆虫控制器吗?”

        宁光环视下尚算正常的人们,收到清一色摇头,他脸上的调笑之色也消逝而去。

        人们被叮咬完,身上快速起出颗颗红疹,越抓越痒。尚未被毒虫叮咬之人如同丧家犬般,被嗡声追得东躲西藏。

        之前银狐在他们每个人身上涂摸了防毒虫的草药汁,所以他们不会被危害。

        被追赶的人们渐渐发现,只要靠近吕安如等人就会免受折磨,纷纷朝他们靠拢。只是两边人,你来我往打完几回合太极,艾拉他们总算长了个脑子,第一时间朝动物方向跑去。

        对面的人们当然不敢靠近动物,毒虫已经够他们受得了,再把自己送到食肉动物嘴边,不是找死吗。

        艾拉边跑边招呼:“安如,别管他们了,咱们快走吧。”

        吕安如把宁光的绳子用力系得更死,宁光仍死鸭子嘴硬地说道:“你如果扔下我,我都能想到吕阿姨会如何责怪你。”

        吕安如鄙视地反口道:“没出息,除了用身份压人,就是用别人在乎之人。”

        “这两拿捏了还有办不了之事吗?”

        说得挺对啊,脑海才出现这个认可的思想,吕安如就想狠狠打自己一巴掌,真是脑残了。

        瞅着宁光始终不见慌乱的样子,吕安如决定必须要吓吓他才行。从包里抽出一件外套,丢到宁光身上,“现在就没用,你自求多福吧,我走了。”

        起身跑走的前一刻,看到始终优雅高贵的人儿微微一颤,褐色眸子闪过几缕慌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