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岁岁安如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损人不利己

第四十八章:损人不利己

        吕安如走到洞边,往下望望,发现已经看不到水了,难怪宁光的人如此生气呢。现在喊声试试回声,应该能气坏多数人吧。

        吕安如想完立刻付出实践,气死几个算几个吧,反正不是她伤身,“禺骜,你别乱跑找绳子了,帮我们盯好上面动向,有啥及时告知。”

        回声荡漾,果然不光身后声声暗骂起,连在上面急得转悠悠的禺骜也喝道:“别安慰我了,我现在就去招绳子,接够长度,到时拉你们上来。”

        “不用,听话啊。你按我说得来,千万别乱跑。”

        吕安如嘴欠地重申,禺骜明白她不是开玩笑,刚准备骂,听到狮王暗示地呼喝声,硬是忍了下来。

        高樱忘了看宁光脸色,被气得头脑发热,满口芬芳不断:“NMSL,EX,JNMB!”

        慢条斯理地收回登山绳,吕安如对豺狼浅笑道:“辛苦你了,放下她吧。”

        豺狼迷惑地看看吕安如,又看看冲,收到冲的点头,便嘴一张。

        高樱重新获得自由,纵身一跃,平稳站在地上,用眼睛轻蔑地瞪向吕安如。

        吕安如挑衅地对高樱抬抬眉,道:“来来,有胆子靠近点骂我,没的话就闭嘴。”

        她如果直接让高樱过到她身边,高樱根本不会去。一方面为面子,一方面也怕吕安如使诈,现在如此看低的人,高樱岂能不去。

        走到吕安如身侧,看到她把瞄准器置于眼前,对准斜对角偏高点石壁射出,冰镐准准扣入一块石缝中。用力拉拉绳子,确定不会掉落。从包里拿出把锋利的小刀,连同瞄准器一起递给高樱。

        高樱有些心虚地昂起下巴,或许只有此动作,才更有底气,喝问道:“你要干什么?”

        吕安如保持微笑,耐心讲解道:“你跳过去,借助绳子爬到第一个固定点。完后用小刀固定好位置,拔出冰镐,射到禺骜所在地面上。完后把绳子绑结实了,给我们扔下来,我登山绳够长。”

        见高樱发怔不接,吕安如非常有礼貌地鞠躬,“麻烦您了,请。”

        盯着眼下的工具,高樱脸色倏地从惨白到通红,恼羞成怒骂道:“你TM少给我上套,我才不去。怎么可能做到每次定位准确,你怎么不去玩命啊?”

        “我当你去做会比较轻松呢,”吕安如刻意顿下,此刻高樱语塞的样子让她特别赏心悦目,“我这次定的首个过渡点比刚刚位置还高些呢,你个格斗社的精英都做不到,我怎么可能做到。当时帽子随时会撑不住,我如果直接选择朝地面定,才是拿大家的考试结果和生命安全开玩笑。”

        有理有据的暗嘲,说得高樱更哑口无言。

        “休息会吧,不够累得。”

        吕安如挥挥手,“把他们都放下来,这种情况他们还能作妖,纯粹就是自取灭亡了。”

        宁光队伍人们被齐刷刷丢在地上,没人叫苦连连,默默凑成一团,估计在商量什么事情。可能是坏事?反正吕安如没心气关心。

        往洞里深处走去,艾拉和老猴子跟上,老猴子特别热心地说道:“不用往里去了,一来飞禽兄弟就侦查过,是死路。”

        “我不是探路。”吕安如脸一红,她是内急,刚刚坐在冲背上,她怎么可能去解决问题。

        老猴子机灵地悟懂,对吕安如和艾拉隐晦地点下头,带着讪笑跑开。

        山洞有点小,勉强够动物和人们落脚,除了山洞内侧暗处有几块落石,没啥更深的隐蔽空间,吕安如钻到落石后,对艾拉低声说道:“你先帮我守着,我上完帮你守。”

        “行。”艾拉答应,吕安如蹲下感觉不对,补充道:“你哼会歌吧。”掩盖声音。

        “好啊!”艾拉特爽快答应。

        吕安如猛地回想起艾拉惊天地泣鬼神的跑调加破音,匆匆改口:“还是聊下天。”

        艾拉有些失望,巴巴嘴,转念想到,自己可不就是为询问而来,便不纠结了,问道:“为什么不让禺骜找绳子啊?和这些人太长时间捆在一起,我很没安全感啊。”主要也怕万一困久了,弹尽粮绝,动物们野性大发,到时让咬得半死不活被接走,留下牙印。

        “禺骜再找只能是毛编绳或藤蔓所编绳子,一次最多通过2-3个人。抛去吃饭睡觉的时间,现在洞里所有通过,得,我算算啊。”吕安如刻意说得比较大声,同个问题她不想回答第二次。

        脑子才开始运转,孟梦扯开嗓子答道:“快了一个月十七天零四小时,慢了两个月出头。”

        “听听,人家的心算能力,答案精确到有零有整。”

        吕安如高声赞赏,孟梦学着周生腔调,朗声客气:“不及吕安如心思万分之一。”

        坐在洞口的人们盯着孟梦手里的计算器,无语半晌,这样互吹也可以?

        “我去,好臭啊!”艾拉捏住鼻子,伸头轻声抱怨。

        吕安如推开艾拉脸,继续一本正经道:“就算禺骜先用绳子把我登山绳弄上去,一次多增加3-5人通过。折算下来时间,同样熬不起。”

        说着,吕安如淡定走出,把艾拉搡到石头后。

        自己开始解决,艾拉立马不咋觉得臭了。

        在河上掀起示弱风的治愈社小男孩,没心没肺问道:“现在怎么办?”全然无视同伴们异样的目光。

        “等,下次有人开启大门,咱们不就能顺利上去了。”

        吕安如张嘴回答,只觉一股邪风从鼻腔口腔侵入肺腑,差点没吐了。捏鼻子晚了,沉声问艾拉:“你好意思说我?”

        “哎,大女子不拘小节。你忍忍吧,我马上好。”

        “这和等天上掉馅饼有区别吗?异想天开!”高樱时刻不忘抓机会嘲讽吕安如。

        吕安如捏着鼻子,往前走两步,答道:“正统启动最后通道的方式更麻烦,总会有些人能摸过来。再者,幸运本来就是成功的必要因素,外行人。”

        “你!”

        “我们,”发问男孩有些羞于启齿,吞吐着说不出。

        宁光补充道:“下来时,我们把四周炸毁了,现在门口温泉堆石成山。除非有特别的办法,不然进不来,别提启动机关了。”

        !!吕安如气得差点晕过去,跺脚骂道:“你们怎么总喜欢干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