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岁岁安如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第四十九章: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再看看宁光坦然的样子,哪里像说自己干件坏事,分明更像宣布自己拯救了世界。

        她跺脚同时扬起阵阵小风,小风夹着特别的味道蔓延开来。

        有个五大三粗的格斗男拍地而起,喝道:“洞内有毒物!”

        他身边大哥吸口气捂住口鼻,跟着大义凛然道:“太毒了!待我去查看一番,拔了毒物。”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决心。

        “不是!”一搅和,把吕安如生气的点打断,她用力摆手。脑子让熏得又乱又秀逗,解释之词顿住。

        扭头看到艾拉走出,搀起自己。吕安如松口气,带其走到光明处,说道:“我和艾拉排查过了,已经去除了。有些余味,过会便好。”

        彪悍猛男见两美女,选择无条件信任:“下次粗活不用你们来,交给我们就好了。”

        吕安如乖巧点头应是,恰巧低头瞅见有排虫子滚着黑球,从暗处排列有序地推出。气味重新变重,众人寻着气味,意味深长地在地上和她们身上来回端详。

        吕安如扶额哀叹,小屎壳郎们啊,要不要配合得如此神速?她还要脸呢。

        把艾拉丢在原地,独自坐到不明真相的孟梦和周生旁边。

        艾拉努力自圆其说:“我和这些小虫子们商量过了,它们会把里面的残留已久的毒物清理干净。”

        艾拉可没吕安如的厚颜无耻功力,越说声音越小。

        治愈社妹子们实在忍受不了,挥手洒出医药箱所带的清洁粉,淡淡薄荷味扬起,总算空气转好点。

        宁光目送吕安如落荒而逃,捧腹大笑不止。

        其他人早忍俊不禁,跟着破功笑出声。忽的一人笑得翻倒在地,随后有人陆续开始学姿势。

        艾拉本想独自抗下所有,眼见大家动作愈发夸张,梗起脖子爆发道:“过分了啊你们,不至于吧。”

        哪知无人回应,倒在地上的人们抽搐几下,开始疯狂在全身抓挠。

        “演演就行了!”自己好歹也是女孩子啊,一点面子不给留。

        五个治愈社妹子率先反应过来,快速跑到人们身边,俯身挨个检查完,为首披发女孩急迫说:“被我们暂时压制的毒性爆发了。”

        继而把焦灼的目光转向宁光,又感觉不敬,低下头请示道:“殿下,麻烦您让它们交出解药。不要借故拖时间了,再耗最多半小时就真的无力回天了。”

        宁光眸子越过狮王,落在吕安如身上。在他认为,此事只要吕安如点头,没啥处理不了。

        狮王没恼,同样沉默等她答复。但吕安如知道,狮王此刻的沉默不代表它没思想,而是希望她能说出最合理的选择。如果不合理,会有后话。

        哪怕这种信任,一样让她很是负累。她本不愿现在强出头,算起来他们并未损失多少。正常考试或者试炼,不可能没摔摔碰碰。

        动物们却失去太多,她若现在让宁光配合自己。集合所有带加密的收纳包,把其他动物们均分装入带出去,完后把包交给我方保管,放走动物后归还。

        或许可行,但有些包带防盗监控,骗得了一时怕不了一世,稍有点闪失,事情就恶化到一发不可收拾。关键帽子现在的状态没法去缩小动物,此方案只得自动放弃。

        正权衡利弊,传来娇弱的声音:“吕学妹,我知道之前我们多有得罪,但现在还是希望你能以大局为重。你们一组六人恐怕不好通过后面关卡,人多总归好照应些。”

        “就她能考虑大局?如果真能考虑,开始不会和咱们打起来。”高樱的唱反调如影随形。

        治愈社妹子的话本就带有色眼镜,非常混淆视听,又让高樱没脑子挑破。

        听得艾拉火气直冒,好像她闺蜜才是仗势欺人的战争贩子,“你们说话真可笑哦,是打算在漩光殿下面前挽尊吗?好弥补之前的失利。”

        “这位姐姐好凶哦。”治愈社妹子更娇弱了,楚楚可怜的样子地宛若刚被恶霸欺凌过,“我不过是怕集美们记恨与我们罢了。”

        “你小嘴巴巴的颠倒黑白挺厉害啊。”

        吕安如鬼头鬼脑地从动物群里找了圈,拉出一只长相最奇怪的,身后紧跟着老猴子。

        来到艾拉和治愈社妹子旁边,朗声打断争吵道:“先缓缓,处理完事情消停吵。”

        隆重把长相奇特的动物请到大家眼前,介绍道:“它呢,叫端,是只脑虫。你们多数人可能没听过此种类,因为它的同族在很久很久之前就灭绝了。你们绝对猜不出,它拥有什么厉害独门绝技。”

        “什么?”

        “啥啊?”

        吕安如故意把声音放低,拿出恐怖片特有音色:“它呢,可以消除人一段记忆。”

        照实把吸引到的人不同程度吓吓。

        “对,我可以作证。”布朗特自豪拍拍胸脯,察觉别人质疑的目光,理直气壮道:“你们不信问自己人,动物进化古史上面有介绍。”

        宁光身旁一人默默对他点点头,宁光不动声色地眸色转暗。其他人自然看到这不经意求证的一幕,心底各种担忧不由加深。

        铺垫好,吕安如继续道:“我知道你们时间紧迫,我长话短说。解药呢,可以给。但你们应该明白,任何东西都不可能白给,对吧。”

        话音一落,方才叫嚣女孩子立马蔫了。高樱还和钢铁战士一样,反口骂道:“我就知道你不会安好心为我们考虑,你如果能安好心我叫你声妈!”

        吕安如有些雾蒙蒙的鹿眼瞬间亮了,“你说到做到啊。”

        “谁失言谁孙子。”

        “好的,本来你们的记忆是肯定得被消除。但我和狮王申请了,你们记忆可以不消除,解药也能一样给你们。”

        吕安如说得坦诚,歪头问高樱:“所以,你是想当闺女还是孙女呢?”

        高樱有点傻眼,心里飘过无数个草,没遇到过大喘气间隔如此久的情况!但自己向来言出必行,狠狠地瞪着吕安如。在她慈爱的目光中,咬牙在心底默默送上两字,草泥,嘴上蹦出后字:“妈。”

        吕安如才懒得考虑高樱心里的补充,别人更不会去设想,眼见为实。

        甜甜答应:“唉!主要我觉得人的自觉性得靠自己。叮咬你们的虫子也是在外界早灭绝的生物,外面没解药,不然治愈社不会束手无策。它们的解药呢,有个弊端,”

        大喘气又开始,这次没人敢接难听话,怕和高樱一样蠢上套。

        吕安如扭头对宁光笑靥如花,“需要三年服用一次,不然会毒发。所以麻烦漩光殿下秉承为其他人考虑的角度,监督他们,不要让他们出去乱说此处任何事情。毕竟得罪我是小事,得罪给解药的动物就大了。也希望你们互相监督,不要因为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好汤。”

        众人齐惊!!有只憨憨的鼹鼠,亮出洁白门牙,诚实呼唤道:“吕姑娘,”药效没有时限啊。

        冲飞速窜过身边动物,将鼹鼠卡在爪中,下面的话戛然而止,其他动物纷纷对吕安如投以热泪盈眶的炙热注视。

        宁光似早料到她会有弯弯绕绕的套路,神色平静,回以儒雅的笑容,特别民主的答道:“我会监督,至于其他人意愿,看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