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岁岁安如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傲娇是病,得治!

第五十一章:傲娇是病,得治!

        生美娜抿抿嘴,保证问:“我不会,你如果不信,我可以打欠条。”

        “好啊,写吧。”客套话下,吕安如从包里掏出笔记本撕下一张,连同笔递给对方。

        “好…好吧。”生美娜手抖地写完递回。

        吕安如接过,仔细校队完,从纸后歪出,对高樱露出可掬的笑容:“你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高樱差点老血呕出,冰冷冷答道:“没有!”

        “有了随时找我哦。”她现在好像体会到了帽子当奸商时的快乐了,刚刚发药也顺便收卡就好了。一颗一张,累积下来能收一百五十张左右呢,可惜啊可惜。

        吕安如满面哀愁地站起身,走向宁光。

        身后生美娜紧追上来,捧出一块紫薯蛋糕,不放心地叮嘱:“殿下尊贵,大家都只剩压缩饼干了,想必他吃不惯。我这里留了一块蛋糕,最少给殿下换换口味,麻烦学妹转达。”

        “不用这么麻烦吧?现在能填饱肚子就好了啊,没太多讲究。”吕安如盯着生美娜手里的蛋糕,微微咽下口水。

        生美娜拉开吕安如手,把蛋糕盒提带塞进她手里,坚持:“殿下配得上世间所有最美好的东西,麻烦你一定转达。”

        按在手背上的力道,让吕安如不自觉问出一句发自肺腑的问题:“我能一起吃吗?”

        力道有点变大,生美娜半晌才从牙缝挤出一字:“能。”只要王子殿下吃了就好,忍了!

        吕安如捧着蛋糕,回忆起生美娜声泪俱下的描述。王子殿下,为国为民吃不下东西,怕吃了大家就没得吃。

        她呸!宁光只会觉得,压缩饼干此等低贱食物岂是王子殿下可食用。哪怕饿,都不会尝一口,不然玷污了王子该有的尊贵。傲娇是病啊,得治!

        生美娜回到原本位置,发现本来尚算要好的小伙伴们都表现出很忙的样子。正眼都不瞧自己下,甚至有个女孩子故意趁她低头竖起中指。

        不由心生厌恶,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不努力还搞集体孤立一套。生美娜才懒得哄这些又蠢又爱嫉妒的人,换位置,坐到高樱身边。

        高樱虽是同样没好脸色给自己,但最少人家是由始至终保持的臭脸。

        “干嘛求她啊?没志气。”

        突然一句冷话,搞得生美娜有点纳闷,她?思绪一动,明白指的是吕安如,笑道:“她不喜欢漩光王子殿下,但应该之前和殿下认识。殿下对她很特别,好像在包容妹妹,刚好可以利用。”

        “特别,呵呵。”高樱露出古怪的笑容。

        “难道不特别吗?”生美娜提醒,“不说殿下态度问题,动物们本该怕人恨人,唯独对她一组人不一样。更别忘了,你可是一下都没击中她。”

        “看。”高樱指向吕安如方向,就见她一脚没踩稳险些摔倒,后面小心翼翼地扶墙前行,“我和她交手时候,她体格各项指标直超我。而现在甚至不如你个治愈社身体素质,所以一切都是她侥幸罢了,瞎猫乱撞到激活了某个爆发点罢了。”

        “没必要解释太多,反正我的目的达成了。”

        高樱哼笑声,送上评价:“胸大无脑,肤浅。”

        吕安如揉揉磕在石壁上的脚,暗骂着前行,篝火边的人们太不讲究了,围那么密集干什么,不知道很挡光啊!

        到达宁光所处位置前方,被一人拦住,吕安如定睛一瞧,认出对方:“你不是影护副官李墨吗?才初级毕业啊。”

        李墨沉默不语,脸色有点发黑。不知道是背对火堆缘故,还是说到其痛处了。

        吕安如踮起脚尖,拍拍李墨肩膀,安慰道:“没事,我懂,一切尽在不言中。”

        李墨有点小感动,没看出小魔女平时酷爱恶作剧,真正遇到事情挺体贴人。扭头向宁光申请,宁光点头,李墨放下拦截的胳膊。吕安如通过,坐在专门给宁光铺在地上的天鹅绒毯子上,心中不禁啧啧,果然走到哪都是排场第一啊。

        摸着柔软的天鹅绒,吕安如睨眼李墨,对宁光说:“你看他表哥李可早就是影护第一高手,他才初级刚毕业。平时难免有些风言风语,多伤人啊。你没事要多鼓励下属啊,不行吃饭多给他加个鸡腿,找个私教也好。”

        李墨脸色更黑了,真想掐着吕安如脖子高喊:劳资是在执行特殊,故意降的级。还你懂,你懂个毛!

        宁光余光扫过李墨怒不能言的愤懑样,嘴角扬起一丝不经意的笑意,下一刻快速收回。

        宁光不说话,吕安如抬眼看到生美娜不停对她双手合十求求的样子。只得抿抿嘴,先开口道:“小光光,又犯病了是不是?现在这种时候,吃饱了才有体力继续考试,别摆架子了。”

        “我比你大。”

        吕安如愕然,对着宁光侧面捏捏拳头,心底不停告诉自己30张赞赏卡,30张,要冷静。

        在对方瞳仁扭转过来前一秒收回,摆出如花的笑靥:“光哥哥,你吃一口吧,就当给我面子。”

        “你先没给我面子,违背了约定。”

        宁光的话掀起吕安如深藏在脑海中的回忆。

        八岁时,打架的两人被罚一起跪在夏国皇宫紫光殿门口。她手臂上有几条不深不浅的口子,被宁光用暗器划伤。当然宁光更没好多少,手腕上留下两排血牙印。

        两家长辈决定不偏不帮,一起罚,什么时候有人都能体会到自身错误,才能起来。

        吕安如跪了不到四小时就跪不住,腿麻是其次,关键到饭点了,飘来的饭香实在折磨人。

        摸摸咕噜咕噜叫的肚子,小手戳戳宁光,打商量:“喂,你去认错好不好?”

        “我只是无意伤到你,你不但打我还咬我。当时那么多人看到,可以作证。”

        宁光说得委屈,但态度非常强硬,摆明了不愿服软。

        “什么无意?你分明就是记恨小冥,故意偷了我们新研制出武器整他。”

        吕安如不示弱反驳。

        被挑破计谋,宁光脸红地直视远方,“就算我针对盛冥,又不是欺负你,你干嘛冲出来挡下所有。武器是我们三个研究的,你却只说你们,不公平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