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岁岁安如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果然三岁看老

第五十二章:果然三岁看老

        “我说过欺负小冥就不行!武器是我和他一起研究出来,你不过最后画上小图案。如果加上你名字,大家只会把所有功劳都归功到你一人头上,那才是真正的不公平。”

        女孩挥动小拳头,双丸子头一颤一颤。同样回忆起过去种种的宁光,神情有些恍惚,小小的人影和他身边的人儿重叠在一起。

        吕安如越想越觉得不可理喻,怎么这人始终没长大过,如实道出心中不满:“之前情况纯粹由心而发,不由自主。再者你不能看到什么珍稀,都想纳为己有吧。你没看它们为了躲人类都已经藏到这种破烂地方了,何必做事太绝呢?”

        纳为己有,当时宁光有想过,毕竟能让父王开心的事情并不多。只不过让吕安如一说,心中突生的负罪感太莫名其妙了。撕掉不该有的念头,恢复镇定自若,道:“任何我想要的东西,最美之物都该属于我,归顺于我才能长久平安的存在。”

        吕安如现在只觉得,自己让咒术派女孩下咒之举太有必要了。如果没看似多此一举的举动,宁光指定回去会立刻对动物们采取行动。面对贪婪之人,就该把他所有后路封死。

        宁光没等到熟悉的炸锅训斥,侧头望去,正巧和吕安如目光撞在一起。他心跳猛地空了拍,近在咫尺的浓密睫羽下小鹿般眸子,透亮澄净,却透着丝丝同情的意味。

        粉嫩的唇瓣道出轻声嘀咕:“果然三岁看老,贪心倒是愈发增长。”

        “对,对你一样贪心想要。”

        从嘴巴溜出的话,后悔已晚。

        女孩眸子中同情慢慢转为愤怒,倒是顺眼多了,宁光柔笑:“我意思你和你弟弟也该归顺于我,效忠我,这样咱们两家大业才能长久共赢共存。”

        提到家字,吕安如眼中的怒火更胜,只是被硬生生藏回去:“希望王子殿下努力做好储君,日后接手大任造福国家。我们身为臣子,自然费心辅佐。我也会注意自身态度,无需您告知。”前提是你先做好了。

        “自然。”宁光回答地更自然,似早习惯此类提醒。

        吕安如深呼吸几下,把蛋糕包装拆开,用小叉子分了一小块,塞进宁光嘴里。接着把剩下的蛋糕二分为一,趁生美娜开心地给宁光抛媚眼,先后送进自己嘴里,反正花痴看到宁光吃了就好。

        口中甜味充盈,吕安如心情转好不少,想起小时候一直好奇的事情,问道:“当时你不是死都不肯低头,为什么又会答应啊?”

        一幕极其不愿回忆的画面自动跳出宁光脑海,听完小小人儿的训斥,他心中不甘和难受更重。只是余光看到顶撞父母被揍的盛冥赶来,他改口答应了吕安如的要求:“以后不许当众让我难堪,你发誓做到,我就去认错。”

        有台阶,吕安如肯定顺势下来,欢欢喜喜发誓。

        当宁光看到盛冥因没能及时保护到吕安如,有些失落的样子,他觉得自己的买卖做得不亏。

        “喂,问你话呢。”

        宁光恍然回神,满目柔光地注视着吕安如,答道:“我是男孩子,让着你是应该。”

        吕安如不禁浑身一颤,起满鸡皮疙瘩,鬼信,前几秒不还宣示皇权呢。

        “你去哪?”

        宁光拉住已起身的吕安如袖口,吕安如回头用目光示意松手,宁光动作不变。

        “当然去眯会。”吕安如打着哈欠,她真的挺困。

        宁光让出天鹅绒毯子,道:“你在这睡吧,地上凉。”

        吕安如不但没感激,惊恐地推掉宁光手,偷偷瞄眼远处藏在包后被子中的仇视,低声道:“你看到那边的女孩子们没?”

        宁光凑到她脸颊边,神秘兮兮回道:“嗯,你在意她们?”

        “据我估计,她们每个人都藏有好吃的,咱俩现在必须保持距离,不能表现出太熟。等把她们好吃的都骗来,到时我再用你的毯子。”

        瞅着吕安如认真的小表情,宁光噗嗤笑出声。他以为她要说,别把她推到众矢之的。

        吕安如拍拍她肩膀,郑重点点头,一副托付重任的样子,随即走了。

        回到艾拉等人身边,没坐热屁股,整个山洞开始震动,震动维持了五秒钟左右,传来禺骜的喊声:“有动静了!估计有人来了。”

        大家异口同声答道:“我们知道。”

        吕安如站起身,独自来到冲和狮王面前,沉声道:“狮王借一步说话。”

        追随她听到洞穴深处,冲憋着气,不张嘴用嗓子发出恩恩呀呀的问句。吕安如斜眼他夸张的样子,驱赶道:“你听不听都一样,一边去吧。”此处石后早被默认当成厕所,不一会味道更冲了。

        冲不肯走,吕安如没时间嬉闹,开门见山对狮王说出心中打算:“一会你们往反方向游吧,咱们就此别过吧。回去后赶紧找个新的巢穴,此处不安全了。”

        狮王明白吕安如的担忧,下来新的人类,如果它们再暴露,危险且给她们添麻烦。

        便不墨迹地答应,安排能先行离开的飞禽们现在开始动身。

        吕安如径自走远,把最后告别的时间留给冲。

        月翔学院,监录视频前。

        牟心悦心时刻提在嗓子眼上,抓住尹伊胳膊的手随着屏幕上战斗情况,时松时紧。得亏是尹伊,若是黄齐特早残忍推掉软绵绵的小手。

        “哎鸭!吓死我了,还好躲开了。”牟心悦惊诧不断,“学弟不去引人进危险,引怪作甚鸭?”

        尹伊耳钉微闪,莞尔笑道:“他在害老黄。”

        听到可能牵连心仪之人,牟心悦更紧张了,忙问:“什么意思阿?”

        “注意看,精彩来了。”

        就见主屏幕中,赶来的考生们见盛冥在打看守怪物,纷纷上前帮忙。黄齐特去阻拦,反被群而攻之。

        甚至有个考生带头高喊:“黄学长在扮坏boss,大家当心!先给他送走,咱们就安全了。”

        瞅着怒打保护之人的考生,并疯狂上去给怪物送人头之举,牟心悦彻底呆若木鸡。

        尹伊意味深长地敲出一排代码,叹息道:“掉榜率飞飙哈,马上破150人了。老黄果然够硬,还能挺着不倒。未免太辛苦了,小心悦,你快去救助吧。”

        “啊,好的。”牟心悦倏地回过神,往门口跑去。

        “是救考生,不是救老黄哦。”

        尹伊补充,牟心悦听着幸灾乐祸的笑声,被戳破的小心思臊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