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岁岁安如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略懂一点,不足为提

第五十五章:略懂一点,不足为提

        “怎么会达标鸭?”牟心悦惊奇。

        “刚刚考生们混战,在场留下能继续考试之人,都会标记上你们所保护过的痕迹。”

        “高战斗中的消耗,等于高效率的保护。”

        又是两声回答一起传来,牟心悦只觉耳朵让吵得嗡嗡作响,抱头喊道:“你们一个个说鸭,不要一起说,好吵鸭!”

        “哈哈!”

        “呵~”

        想到个关键事情,放慢脚步,取下一只粉色耳钉搁在嘴前,悄声问道:“尹伊学长,你确定学弟不会再去制造麻烦了叭?我们可以回去休息啦?”

        “嗯,确定。”

        牟心悦总算踏实了,不然他们还得费劲巴哈地一直守着,好累鸭。最关键齐特学长还不落好,简直气死个人。

        “好在学弟不算太死心眼鸭。”

        “呵~他是不想在意之人察觉他的特殊照顾。”

        听完牟心悦更酸了,“心悦好想要同款弟弟哟~~~~~~~~”

        趴在洞口的吕安如第一次近距离见识到了,什么叫飞流直下三千尺。湍急的水流如同天神的池子被打翻,淌入深不见底的黑暗中。

        说深不见底夸张了,能见到底是真,很深也是真。

        于是从听到第一响流水声,大家就开始收拾东西。

        冲和狮王他们道完别,本打算化作人形,帮吕安如他们抗完最后路程再入包。但太明显了,加上不能骗宁光队伍往走完全错的方向去,那样会和狮王他们折返道路撞上,得不偿失。

        吕安如索性让冲变成微型进包,冲画完最终路线地图,她小心收好后,帽子撑着最后一丝清醒将他缩小。

        看着帽子难得舍己为人的样子,她痛下决心,回去绝对不当鸽子精,兑现诺言。所以呢,沿途就别怪她黑了,嘿嘿,必须想尽一切办法赚赞赏卡。

        权衡完种种利弊,她决定对宁光坦白一部分真相,最少给动物们逃跑的时间,先骗他同行一段再说。

        瞎编乱造一通,把周生所说的卦象加工的神乎其神,宁光竟然没任何疑问信了。

        “一起走的话,你们八人进我队吧,附带队伍保护。”

        面对他真挚的样子,吕安如有些犹豫。若是现在进了,怎么好意思再去赚赞赏卡黑队友啊。其次呢,要不要带着他们走到底吕安如一直在纠结,毕竟冲不乐意,而他是提供路线之人。现在加了,等分开离队?未免有点不厚道啊。

        盯着宁光手中的队伍令牌出神,宁光把令牌又往前递递。

        他不是迷恋吕安如到放弃原则性,就他对吕安如的了解来说,往往有对自己特别有利的情况不第一时间接受,肯定会有其他更有利的事情在前。

        冲这点,他觉得值得主动先亮出诚意。

        “吕姑娘,有件事我要和你说下。”

        周生的声音及时解围,吕安如扭头,问道:“很重要吗?”

        周生点头,不等他说下句,吕安如抢答道:“好,我跟你过去。”顿下,回头安抚宁光道:“我去和队伍商量下哈。

        宁光点头,哪怕透过厚厚的眼镜,都能感觉出周生的错愕,他没要避开宁光的意思啊,两人在玩什么西洋镜?

        对艾拉等人摆摆手,拽着周生来到老根据地,‘厕所’石头前。

        不用询问东西都收拾好没等废话,他们除了随身小包,重量级东西从来在她包里。直奔主题,问周生:“怎么了?”

        周生推推老旧眼睛,把手里三张卡牌亮出:“这月的三次卜卦全部用完,再测只怕失准。我便开牌用时间流算过凶吉,代表过去的是逆位战车,现状是逆位高塔,未来则是正位杖五。”

        “没看出你还懂塔罗牌啊。”

        吕安如赞叹。

        周生谦卑摇头:“都是略懂一点,不足为提。”

        “打亮点。”

        艾拉应声提亮照明红火,打从上河开始,隐藏道路出现次数愈发减少,证明离主路很近了。

        周生手里的三张牌,第一张上是翻倒的车子里面坐着驾车的骑士,所有一切稳固的东西都颠覆本该有的位置。第二张画着被雷集中的塔顶和逃窜的人们,最后一张有很多拿着棍棒的人聚集在一起。

        借光观摩了会,吕安如抬头问周生:“直接说意思吧。”

        周生全当吕安如是为了照顾其他不懂的人,耐心解释道:“前两张牌代表,我们会经历很大和场规不符的情况,得通过破除场规理念,奋力争取得到新的机会。这些已经验证了,表示牌开得没问题。”

        艾拉听懂头疼,不耐烦催促:“简单点,说重点。”

        “两小时内,我们会迎来内战,通过内战就可取得此次考试最终胜利。”

        “内战?”吕安如细品定位之词。

        周生郑重点头,艾拉把头摇得好像拨浪鼓:“不会,不会,别瞎说。”队里这几人,认识时间不长,但一起所经历种种,比很多认识数年的点头之交多。她有信心,不会眼瞎看错人。

        让艾拉反驳下,周生立马没自信了,声音放轻不少:“那,可能我看错了。”

        吕安如嘴中不断重复内战两字,倏地想起一事,问周生:“会不会内的定位比较大,同种族就算?等于其他考生也算?”

        周生让问得有点没底气,吞吐道:“应该,大概有可能吧。”

        “我知道了,刚刚宁光,”发现同伴们和看怪物一样看她,抿抿嘴,换个称呼,“漩光王子让咱们进到他队伍去,我本人不愿过去,并坚信冲所绘路线没错。若有其他人想过去的,现在可以离队,加他队伍。”

        周生算完,她更坚信,应该分开走。

        “不用问了,我们跟你啊。”布朗特替弟弟回答。

        艾拉搂住吕安如,腻歪地蹭蹭脸,“瞧你问的,不当自己是我内人,等着回去受罚吧。”

        吕安如没直接下定论,把目光移向张欣星和孟梦。

        周生随着她目光,察觉不对,推下孟梦,主动问出:“你想过去?你要过去,以后莫再跟着我了。”

        孟梦和受惊的小鸟似的,忙否决:“不,不,我只是在想,如果一会要分开,咱们找什么借口显得自然。”

        “他们不一定会跟着咱们走,冲所画的是动物行走的道路,等于第二层场景,他们没发现。”

        吕安如补充,孟梦点头欣慰:“那就好。”

        “安如妹妹,我的补给始终不多,就不留在队里给大家添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