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岁岁安如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谢谢老板,欢迎下次惠顾

第五十六章:谢谢老板,欢迎下次惠顾

        张欣星的借口非常冠冕堂皇,又勉强能说得过去。除非是主动撕破脸皮揭穿她,不然回绝反而显得莫名其妙,人家都为你们如此考虑了,你们还不懂感恩,的确有些不识好歹啊。

        吕安如压住要发作的艾拉,答应道:“好的,麻烦你对队里一切事情守口如瓶。”

        “我知道,我刚刚也发誓并被下咒了。就算没这些,我同样不会出卖大家,请放心。”

        “好的。”

        张欣星脱队离开,艾拉气成河豚样,不停对着她背景比划鄙视的手势。吕安如安慰地拍拍河豚背,把孟梦拉到一边,低声说完几句话,沉声问孟梦:“能做到吗?”

        孟梦凝视着吕安如坚定不移的神情,里面除了势在必行的决然,剩下全是对自己的信任。他以为考试后面的路程,大家肯定不会再掏心掏肺对待他了,最多面子能过去。现在接到如此重要的任务,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吕安如支棱着耳朵等了半天,没等到设想中的激动答应。

        有点吃不准,反问:“是有啥困难吗?不能差分毫的做到才行,我需要个准确的答复,如果做不到现在就告诉我,不要骗我。你也知道事情的重要性,不能有含糊。”

        “不是,我只是有点激动,我能。”孟梦睁大眼睛,手指深深扣入手心,笃定道:“我能做到。”

        “呃,能就好。”吕安如尬笑,孩子激动的方式好别致。

        “水来了,准备走!”

        守在洞口的人一声呼唤,大家和下饺子一样掐住鼻子,往前游进水中。

        由于上面持续有新的水源注入,所以水流始终不稳,正常人游动还是蛮容易受影响。还得比较费力,才能往禺骜所处的地面方向扑腾。

        不过只是普通的正常人,吕安如他们就省心多了,动物们拖着他们到地面才离开。

        送别它们,等了快二十多分钟,宁光队伍才陆续游上岸。在动物处吃了几次亏,差点丢了命,上岸基本没人询问动物去处,问了等于自己找难堪。

        艾拉就和瞄准器似的,一眼就发现其中叛变的张欣星,没事便送去一记斜视,表示不爽。可惜人家张欣星心态比她稳多了,和没事人一样,装看不到。

        不光看不到,人家还主动为队伍操心:“新下来的人不会立刻追上来吧?”

        瞅瞅那忧心的思愁样,艾拉气得牙痒痒:“你故意耍啥宝呢?这里的抽水构造不是咱们才下来时,孟梦就讲解了。楼梯在外侧,抽水系统在内侧,咱们现在就在抽水系统的内侧。他们怎么可能立刻追过来,除非有人通风报信。”

        张欣星被耿直怼完,也没了兴致,阴沉沉哦了声,绕到远处人群处去了。

        “查理,给你次机会,你说她这样举动算啥?”人走了,艾拉还怒难平。

        查理想想,答道:“在厕所吃臭豆腐。”

        “啥?”艾拉一下懵了。

        吕安如淡笑,“他意思是多此一举。”把艾拉转过身,开始洗脑:“眼不见为净,给他们组闹心去吧。”

        艾拉双手从脖子往下压着顺气,自我开导:“对!让她去那边玩阴奉阳违去吧!”

        “是呢,定时炸弹给别人。仙女去帮大家烘干衣服吧,咱们早点上路。”

        “好嘞。”

        法社的小伙们也纷纷召出明火,帮大家快速把衣服烤干,重新上路。

        吕安如刻意靠在宁光身边,有了宁光的许可,李墨便没多阻拦她的贴近。

        宁光睨眼吕安如自己哼着小曲,自我解闷的样子,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如果更别扭点呢?不禁心生尝试之意,浅浅呼唤道:“丫头。”

        声音不重不轻,却恰到好处的掀起屡屡粉色的暧昧氛围。更特别‘无意’地传到了其他人耳中,立马有n道狠辣辣的目光齐刷刷射向吕安如。

        她比较怂地缩缩脑袋,做贼似的答:“干嘛啊?”

        看着她极度不耐烦,还得强忍的样子,宁光嘴角不知不觉扬起不易察觉的弧度。

        问了又没回话,吕安如翻宁光一眼,嫌弃道:“无聊。”

        手臂忽被他一拽,吕安如和炸毛的兔子似的,甩掉跳出半米远,喝道:“你离,”我远点,后面三个字,在宁光等着她出丑的注视下硬生生吞下。

        宁光两步重新走回她身边,迁就的样子,宛若不管她走丢多远,他都会找到追随。

        “小心脚下,刚刚有块石头绊路。”

        贴心的提醒,吕安如对宁光挤出个她自己都觉得丑毙了的笑容,“好的,谢谢殿下关心。”

        鱼怎么还不上钩啊!再不来,她真的演不下去了。怎么之前知道把握机会,现在就如此愚钝啊?她暗示的还不明显啊?

        但吕安如没猜到的是,大家都以为她在宣告主权呢。

        只有生美娜看出点猫腻,鼓起勇气,来到他们身边,却被李墨拦住。

        被李墨不怒自威盯了两秒,生美娜霎时泄了气,往后退步,准备开溜再寻机会。

        “美娜是我朋友,放她进来吧。”

        吕安如及时雨一样出现,其实她等好久了。

        李墨望向宁光等许可,之前可是宁光下达死命令,除吕安如外一律不许让靠近他。

        宁光视若无睹地直视前方,李墨了然地不予放行。

        吕安如是谁,可是出了名的‘任我行’,才不管主仆二人态度,拉起生美娜就往前走。

        如此强硬通过,李墨反应过来忙去追。伸手去拉吕安如之时,被宁光狠狠一瞥阻断,默默退到三人身后。

        吕安如边走边悄然竖起食指,道:“接受不?”

        有过一次经验,生美娜也省去繁琐的套近乎,配合谈价钱:“十张?”

        吕安如摇头,露出‘你太异想天开’的表情。

        生美娜肉疼地加个零,询问:“该不是一百张吧?”

        “嗯,同意的话,位置立刻给你。”

        位置一词,听着愈发悦耳,生美娜的纠结立刻烟消云散,爽快答应:“好,现在一共欠你一百三十张。”

        “谢谢老板,欢迎下次惠顾。”

        吕安如笑盈盈地送上结尾语,快速消失,给金主足够的空间和时间,服务绝对贴心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