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岁岁安如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你够横

第五十七章:你够横

        眼见生美娜就那样简单地站在宁光身边,宁光非但未远离,还和她谈笑两句,好多姑娘傻眼了。

        吕安如边走,边偷摸摸地搓搓手,偷瞄下女孩子们蹉跎又渴望的样子,现在就差一味猛药了。轻咳声,对右边小男孩不经意地勾下手。

        孟梦喜上眉梢地蹦跶过来,拿出包里事先吕安如交给他的赞赏卡,激动说:“吕姑娘我刚凑齐赞赏卡,来还账了。”

        吕安如纳闷地‘哦?’声,随即恍然大悟道:“你是说那件事啊,成了吗?”

        孟梦半抬圆圆的脸颊,奋力点点头。宛若回忆起什么特别美好事情,满面洋溢着满满的幸福,“是的,成了,所以专门和别人换了卡,第一时间给你。”

        “好的,有需要再找我啊。”吕安如收下赞赏卡,没事人一样保持速度前行。

        孟梦则被几个女孩围住,不停询问:“你们咋了?”

        “没咋啊?”

        第一个人选错问题吃瘪,第二个上:“哦哦哦,应该问你为嘛给她卡啊?”

        “小事,估计你们没兴趣听。”

        “有。”

        “我们特别有。”

        孟梦骄傲笑道:“在初级时,我委托吕姑娘帮我和爱豆女神搭线,混个初印象认识下。本来我以为最多和对方打下招呼,你们知道我收获什么惊喜吗?”

        各个女孩睁大眼睛,好奇追问:“什么?”

        “嘛呀?”

        “快说,快说。”

        孟梦抽抽鼻子,开心到声音嘶哑:“在进考场前,我女神竟然给我发私信,祝我考试顺利。”

        “我晕,你太好运了吧,简直是锦鲤附身!”

        “你女神是不是牟心悦学姐啊?”

        孟梦有些懵懵,牟心悦?好熟的名字。

        头让一只手按着点了两下,对方直爽笑道:“不是他好运哦,是安如比较神。她可是盛冥学长的姐姐,有渠道啊。从投胎就先人一步,羡慕不来哦。”

        女孩们立刻顿悟,感情吕安如和漩光王子压根没牵连,她不过是帮大家给心仪之人牵线的人。

        反应过来后,相继凑到吕安如身边,开始下单。

        孟梦感激地冲艾拉笑笑,艾拉却露出惋惜的神态,哀叹数声,待女孩们全走远轻声道:“唉,安如太辣手摧花了,未成年都能下手教坏。”

        吕安如现在可是最忙的人,才没空管是非小事。首单生意生美娜可赊账,其他人一律现结才接。

        不多时,她收了快120张赞赏卡,算生美娜欠她的130张,现在把帽子和查理的欠账结清还有余。

        美滋滋地把卡收好,眼前一暗,抬眼映入李墨的臭脸。

        “王子让我请你过去。”

        吕安如头皮有些发麻,脑子快速一转,依然没想出好办法,走一步算一步吧。

        强撑笑脸对女孩们说道:“别急,我先去探探口风。”

        在声声拜托中艰难前行,她估计宁光不可能摧毁辛苦维持在外的高贵形象,所以不会是他先翻脸。定是生美娜说漏了嘴,爆出交易详情。宁光表现不悦,生美娜推脱与她。

        想着,生美娜迎面而来,吕安如已经做好被骂的准备。反正富贵险中求,到时就不能怪她反泼脏水了。

        摆好battle的气势,生美娜飘然路过她身边,留下句谢谢,回到女孩群里,摆出优越者的得意。

        什么鬼啊?吕安如眨眨眼,有些瞧不透。

        目光始终没离开过她的李墨,眼中闪过几丝愤恨。他比漩光王子大三岁,比吕安如大快五岁,可以说看着两人长大。多年过来,真没瞧出眼前的女孩有啥吸引人之处。矮到无法与身材一词搭边,除了长得非常漂亮,能在人群中让人见之不忘的漂亮外,剩下一无是处。说花瓶她都不够格,又瘦又小。和王子站一起,活脱脱好像被拐的长期受虐待幼女。

        偏偏他最尊贵的殿下,他所守护的殿下,从小眼中只有她。从互打到之后想尽一切办法驳回,到现在默认了吕安如不一样的存在,习惯是最可怕的东西。

        但在吕安如的眼中,他看不到等量的在乎和期待。他决不许任何伤害到他守护的殿下,哪怕有造成伤害的可能都不行!若是让他发现,不自觉捏紧了别在腰间的枪。

        说是找她,却没放缓速度等她,吕安如真想扭头离开,他爱干啥干啥去。但毕竟才收了卡,总不能现在就表现出不合。

        硬着头皮追上宁光,默默走在他身边。

        “不愧是盛家的女儿,经商头脑远超同龄人,账算得门清。”

        旁人看来诡异的宁静,吕安如乐得清闲。真正让人不舒服的是明夸暗嘲之话,尤其牵扯出家人,吕安如贝齿咬咬下唇,问道:“王子殿下不如话说得再明白点,我听不懂。”她在激宁光,不信他敢摊开说。如果敢,她也不亏。大不了鱼死网破,反正她光脚不怕穿鞋。

        “从小父王就教我,在任何时候,抓住别人的弱点便胜利一多半。”宁光扭头半眯起凤眸,深深凝视住吕安如,柔声问:“如果,我现在说喜欢你,你会多心痛?”

        吕安如抿起嘴,深深吸口气,巴掌大的脸颊气得有些绯红,挑高声音问:“王子殿下,您说什么?”喊完,转怒为笑,嘚瑟地挑挑眉,用嘴型挑衅摆出WHO怕WHO?

        她以为会和往常般,宁光生气的瞪视警告,完后事情不了了之。

        却听到一声扣动多数女孩心扉的深情宣告:“我喜欢,”

        吕安如当时基本是出于本能反应,喊出下面的话:“什么?你喜欢的女生就在你队伍里?哇,对方真的太幸运了。”

        一喊让宁光脑子有点卡顿,半晌无奈浅笑,沉声道:“你够横。”

        “知道就好,”吕安如拍拍宁光肩头,“以后少和我开此类玩笑。”打死他,他都不敢再玩第二次,皇室选妃是能如此开玩笑吗?

        “我,”

        下面的话,被杀出来的豹子打断。

        禺骜奔到吕安如身边,急切问道:“冲呢?”

        禺骜不属于低智商动物,它没刻意隐藏踪迹,更没刻意回避其他人的提及冲。只有一种可能,出事了!

        “冷静,你跟我来。”

        顾不上宁光,先稳住禺骜情绪,把它带到路一旁,等队伍过去,问:“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