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寒门部落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 翩翩少年

第九十六章 翩翩少年

        看着土匪们惨绝人寰的屠杀,寒平心里面一团乱麻,他离部落中间尚有一段距离,在土匪们开始屠杀之时他已经开始救援,可惜由于距离太远,依旧有很多人倒在了血泊之中,永远的沉睡了过去。

        城墙外面的乌寒看见部落里族人被疯狂的屠杀,他仰天长啸,怒吼着一棒子轰开前面拦路的土匪,后者立刻策马离开,他准备上前,立刻又有土匪驾马拦住他的去路,他们似乎开窍了,知道打不过乌寒,决定拦住他,乌寒杀戮了那么多土匪,也该让他知道他们的厉害了,他们想着。

        乌寒直接被土匪们拖住了,抽不开身,土匪们不和他正面交锋,他们迂回着包围,直接把乌寒弄得心烦意乱的。

        “啊啊啊啊啊啊!”

        他仰天长啸,胡乱的挥舞着长棍,试图轰开前面的敌人,可惜这一切都是徒劳无益而已,乌寒早已经声音沙哑,披头散发的前进着,此时的他只有一个目标:前进!

        看着目眦尽裂,披头散发的乌寒,土匪们心里面一阵激动,他们相信,这样下去,这个战神一般的人物,乌氏部落的天之骄子迟早被耗死。

        至于城墙上面的部落勇士,早已经乱了阵脚,他们喊叫着,怒吼着冲向部落中央,可惜他们距离太远了。他们只能用吼叫声发泄心中的怒火。

        所幸,寒平终于是到了。

        一个马匹上架着一名妇女的土匪追上了一个奔跑的小女孩身后,他嘞起马绳,只看见烈马高高的举起了双蹄,他准备残忍的踏下,结果了小女孩。

        马背上的妇女直接吓的大惊失色,手脚并用着,挣扎着,可惜她的挣扎徒劳无益,她留下了痛苦的泪水,就在马匹将要落下之时,妇女悲痛欲绝之时,土匪狞笑之时,一个清瘦的少年毫无征兆的出现了,他抬头看着下落的马蹄,眼里面充满了嗜血。

        土匪被突如其来的清瘦少年吓了一跳,不过他再一次露出来残忍的笑容,继续催促着马蹄下落的速度。

        一个少年,那么消瘦,还想抗衡马匹?

        旁边有人看见出现在马蹄下面的少年,心里面一惊:是他,他要干什么?难道要救人?他们不敢在往下看,都闭上了双眼,不敢再看。

        “喝,孽畜,死。”寒平怒吼一声,迎着马蹄一拳轰出,拳头直接轰击在马蹄上。“咚”一声巨响过后,只看见马屁直接倒立然后然后直直的倒下,马背上的妇女惊慌失措的叫唤着,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寒平瞬间到了,一把拉下妇女,然后回到了小女孩前面,少妇赶紧抱起小女孩痛哭流涕,寒平笑了笑,瞬间出现在另外一个方位。

        至于马背上的土匪就没有那个逃跑的机会了,他直接被战马压在地上,挣扎了好一会然后领盒饭去了。

        闭着眼睛的人们睁开了双眼,意想之中的场面没有出现,清瘦的少年早已经离开。却看到人仰马翻的土匪和马匹,小女孩和妇女完好无损的抱在一起,他们震惊了,那个少年?

        惊吓过度的母子两人终于回过神来,妇女赶紧转身,想答谢寒平,却已经没有了少年的踪迹。

        这一刻的寒平没有时间理会她们的想法,他的眼里面充满了嗜血,连带着身体里面的魔血都在这一刻苏醒,他的身上,一股魔气开始复苏,就连已经被收服做了刀魂的血刀都有了一丝颤动……

        寒平来来回回穿梭在人群中央,不停的救下乌氏部落族人,他没有动用武力,直觉告诉他,那名武者要坐不住了,他不想打草惊蛇。

        果真,身上一个巨大刀疤,眼里面满是怨恨的武者仇恨的看着正在救人的寒平,心里面早已经波涛汹涌,要不是顾忌马上的魏瘦,他早就冲出去和寒平大战三百回合了。此生,他最恨一个人,名叫寒平。

        似乎感受到了什么,魏瘦招招手,他旁边几个土匪靠近,然后魏瘦动了动嘴皮子,他们立刻驾马奔向精明老者的石屋,那名武者心里面一慌,滴血的大刀动了动。

        寒平依旧在救人,他不停的轰炸着土匪们,很多人被寒平打得找不到方向,还有很多直接去领盒饭。

        这可吓坏了乌氏部落的众人,这还是任凭他们咒骂的少年?特别是乌为和乌娇两人,心里面早已经后悔不已,七上八下。

        就连魏瘦也是眯着眼睛看着不停救人的寒平,他脸色一沉,当机立断,一个口哨,接着所有土匪策马回到魏瘦身边。

        这时,发狂的乌氏部落勇士也赶了回来,他们痛哭流涕,赶紧把活下来的妇孺儿童挡在身后,眼里面充满了疯狂。

        寒平则停下了,他平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对面的土匪,无悲无喜,只不过一双眼睛格外吓人,他站在那里就好比一座大山,让整个乌氏部落充满了安全感,直到多年以后一直记得。

        (多年后在寒冰部落发生巨变之时,乌氏部落族人想到了这个清瘦的背影,许多小孩子已经长大成人,他们自发跟着乌寒班助寒冰部落抵御外敌,为寒冰部落的平叛立下了汗马功劳。)

        魏瘦眯着眼睛,看着没有一丝丝灵气波动,就好像是一汪清泉的少年,在这平静之下却是狂暴的暴虐,他的心里面有也没有一个底。

        “所有人给我宰了他,哪个杀了他,二当家的位置归谁。”魏瘦语出惊人。要知道,新组建的第六分部还没有二当家,听着魏瘦开出的条件,再看看平静的少年,土匪们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刻策马杀向寒平,这就是所谓的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城墙外面的乌寒看着族人已经保护好了妇女儿童,寒平一人独面众土匪时,提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小兄弟,坚持住,待我处理了他们,就来帮你。”

        “呼~”乌寒长叹一口气,他看着部落被屠杀,他慌乱了,差点交代在这里。

        “下面,该你们了。”乌寒转过身握紧手里面的长棍,沙哑的说着,于是提着长棍冲了过去。看着恢复过来的乌寒,土匪们直接吓破了胆,开始拼命逃跑,可是,逃得掉吗?